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修心七义论讲记

敏公上师:思死无常修法——摘自《修心七义论讲记》

2016-12-07 17:19:29 分类:修心七义论讲记 246次浏览
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,“人决定死”的。一切有情你要么不生,生下来决定要死的。第二,“死无定期”。死固然是决定的,但是,是不是像北俱卢洲一样到一千岁之后才死?时间有定的呢?但是南阎浮提就不一样——没有定期:胎里边也可以死掉,才养下来,婴孩,也可以死掉,乃至老死的也有,各式各样的,不定。第三个,“死时惟佛法能作利益”。死的时候什么都带不去,你哪怕财富满天下,一分也带不走,眷属很多,一个也跟不了走,你唯一的,佛法修的时候,功德是跟着你跑的,你走到哪里,它跟到哪里,这个是永远不会离开的,所以说只有佛法可靠了。这个是三个根本。


        每个根本有三个因相,三个方面来说了,那么九个因相。


        下边就广谈了。这个就是修死无常,我们可能是大家都听过。听过之后,如果不思惟的话,这个所知的,很肤浅。讲的时候就记起来,“哦!听过了,没什么了不得。”放下书之后,什么印象都没有了,对死无常的那些概念完全就是抛弃了,只追求现世的一些事情去了,还是作常的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说一切法都是要经过思惟的,前面说过了,要经过多多的思惟才能起作用。所以说我们这一次学,希望大家不要以了解为满足,了解之后好好地去思惟,要把真正的这个心生起来,那么你这一辈子就不会空过了。因为死无常的心生起之后,就感觉到这个时间不能浪费了,赶快要修佛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下边是每一个都分三个了。“决定死”,又分三个因相。第一个,“死来不可拒”,决定死,那是决定要死的!就是说死来的时候是不能逃避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经中所载佛与声闻缘觉均经灭度”。我们说经里边,最高的,佛——佛陀,跟他的大弟子声闻缘觉,这些最后还是灭度的。那么凡夫毫不修行,怎么免得了无常呢?这么修行成就最高的佛陀还要示现涅槃,何况我们凡夫呢?


        从历史上看,过去一些学问很大的、大富贵的,秦始皇,并吞六国的,威力极大的,但是现在在哪里呢?都不见了。“尽舍形寿”,这些人再了不得,当时了不得,现在也早就不在了。那么我这样子的凡夫岂能例外呢?现在大地有情,我们说现在的一切有情——就是在昂旺堪布讲经的时候,寿命一般最多是一百岁了,当然也有个别的例外。我们听说现在有一位一百三十多岁的,还有,但是极例外的,偶尔有这么一个两个人。一般说一百岁已经是了不得了,最多一百岁,还不是要死的?我自己想想看,你怎么能逃得掉呢?


        “推之未来,凡受生亦必有死”,不但是现在的人,将来的人,只要你投生了,将来总是一天要死的,那么死的意义决定。“彼死主操吾生命”,这个死主就是无常了,这个无常把我们的生命操纵在手里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来也,虽有大力,不能挫其一毫;多财,不能邀其一宥;升天入地不能避,移形改貌不能脱。故死来决定,不能拒绝也”。这里打几个比喻了:死来了,你力气再大,死亡来的时候你不能损它一根毫毛,它还是很轻而易举地把你拿起走了;你钱再多也不能行贿,阎王的鬼使来了,你给他行很多贿,给他很多钱,希望他把你免掉,这个也做不到,再多的钱也行不了贿;哪怕你逃到天上去,你有神通了,钻到地底下去,也是免不了。这个我们都说过了,四个兄弟他们有神通的,还是免不了;“移形改貌不能脱”,就是说你要死掉了,换个样子,形状改变了,面貌也改变了,人家认不出了,你就不死了吗?也不行。你再怎么改形改貌,都是要死的,所以说,这个不可抗拒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,“寿量日减而知必死”。在没有死之前,寿量一天少一天,最后完了,就死掉了。“人人寿命,有如藏金,日耗日少”。我们的寿命——“藏金”,就像现在银行的存款一样的,你没有收入,单是靠这个老本吃饭的话,那么用一分就少一分了,用一块就少一块了,越来越少,少到后来,用完了就没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人年复一年,消其寿算,以就死城,度日益多,距死城益近”,普通的人,一年一年,他一年一年地在过,看起来好像茁壮成长,很好。但是从另一方面看,他也靠近那个死城。他的路,就是从生到死的这条路,越走越近死亡的城。那么你走得很快,那你离死城也就很近了;越是度的时间多,那么离死城也越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还是说一般的、不遭意外的平等寿量而言,就是说能够享受天年的,这是这么一说,就是活一天少一天了。 假使说横死的,“何况更有横夭,速于常人者耶”,那么横死的就不要说了,《药师经》里边就是说九个横死,“其余复有无量诸横”,很多,这仅仅举了九个例,这些都不是享天寿的了,突然之间一个横祸就死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譬彼行将屠宰之羊群,步步接近屠场,缩短寿命;人亦如之”,而人一年一年过,人家看了很高兴,小孩子一年一年长大了;年纪大的一年一年长寿了,好像是很好。但是从另一方面看,等于说一群要杀的羊一样的,它被赶到屠杀的地方去的时候,一步走近一步,一步近一步,离它屠杀的时间越来越近了。最后呢?看过《动物解放》的知道了,在屠宰场里边是残不忍睹的,是极残酷的事情。人呢?虽然不是刀杀,但是无常把你的命夺掉了,也是一样很苦恼的,所以说没有什么好欢喜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决无不死者也”,这个世界上不死的人是没有的,从古以来,哪个人能留到现在呢?
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,“思惟虽存在时,亦少修法之暇,而死必决定”,前面说死决定的,这里反过来,死决定了,这个前提在这个时间——你生存的时间,修法的时间极少。如伽喀巴大师说,“今以人生六十岁计”,他当时的人大概平均年龄六十岁吧,他就说一个人按六十年来算,除掉他小孩子不懂事,晚上睡觉什么都不知道,饮食、害病,那么这些什么事都干不成,吃饭的时候不能干其他的事情,害了病更不要说了。这个六十年里边能够修学正法的时候,把前面的小孩子、睡觉、饮食、疾病啊那些除掉,他说六十年里边算起来,最多不过四五年的时间,拿来真正修行。甚至尚不到四五年,这是最多的数字了。其他的,不到四五年的更多了,人间的杂事很多,各式各样的,冲壳子、谈说闲话了,有些人还要看什么东西了,电视了,那个是时间更浪费得多了,哪有四五年呢?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以闭关清净修法之时日计算,至多不过千余日而已”,假使你一辈子六十年的话,你精进地修行的人,闭关,那么算起来,一辈子,最多是一千多天,就是三年左右了,这个我们说已经了不得了。但是时间与只有六十岁来比呢,也不是很长的时间了。“今修学人,能逮此数者,尚不多见”,真正能够精进修学的人闭关三年多的,那还是很少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或与佛无缘,或虽有缘而迁延自误”,有些么跟佛无缘了,当然是谈不上修法了,有的虽然跟佛有缘,也闻到法了,也可以修了,但是自己耽搁了。等到死主——无常到的时候,那时候追悔莫及,来不及了。“喻如日影沉山,转瞬即归黑暗,诚可悲矣”,临死的时候,好像太阳下山了,一下子天一片黑了,那是可悲了,因为什么?佛法没有修嘛!那么我们看到这些,就赶紧趁我们在世的那一天,有一天就修一天,有一个时间就修一个时间,哪怕一分一秒都要争取。能够多修一点,将来总算也有点本钱了。因为你死了之后,只有佛法能跟着你跑,其他的东西是跑不了的。你子孙再多再孝顺,你走了之后,他根本就不能跟你一起走的,没有办法的。 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“以上三因”,就是说决定死的三个因:一个是死来时不可拒;寿命么是越来越少;在世的时候,没有死之前,能够修的时间也不多的。这个是总的来说,决定要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众生虽然是决定死,但是还是“不是马上就死的心”,就是还可以等待。你说决定死,还可以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,现在还是忙他现在的事情了。那么他“认死虽决定,但此刻不会死”,总认为死么当然是决定的,无始以来哪个人不死?他也承认,但是他总想到现在不会死的,将来那一天再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维持此心,直至死前一剎那,尚不放舍此心”,这样子认为他现在不会死的这个心,一直到死前的一剎那,他还不放下,就是说还不想死。“重病者,至死亦不肯自承”,重病号决定要死的,他自己也不肯承认他决定死。这是人的心都欢喜生,死,害怕,就是一般的人都这样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故此教授于决定死之后,续有死来无定期之说明焉”。单说决定会死的,有的人还想到“反正现在不死”而去搞其他事情去了,不修行了。所以说,这一科下边,决定再来一个“死无定期”——你不要感到你将来还有多少时间,说不定一刹那就走了的,这个没有定期的,老的小的都一样的!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前所说,推延懈怠之心,及此刻不死之想”,前面说的,虽然决定要死,但是,修行要推迟要懈怠,或者想到现在不一定会死,这个有几个原因?一般是分析了两个原因:


        “一、为少壮少病故”,这个人他现在还年轻,他也从来不害病的,身体很好,他认为不会马上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二、年高体健故”,年纪虽然大了,身体很好,他也不会马上就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咸易忽略”。这样子的人,都会忽略死无定期的事情了,马上就死他不承认的,他还要搞很多的世间法。“死无定期之重要性”,他忽略了死无定期的重要性。所以说,跟了这个决定死,要来一个,给你知道,“死无定期”。不要说:决定死虽然承认了,但是还早得很,慢慢来好了。他告诉你死无定期,死的时候,没有说一定要你老透了之后才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那个时候五台山解散了,回到上海来。就听说有些退休工人在打牌,有一个工人打着牌,他胜了,很高兴,把牌一举,一举,好了,就走掉了。为什么?高血压,中风了。正在高兴的时候,马上就走掉了,完了。这个他又想不到的。所以说,死无定期。你说决定死,还想到现在不会死,那么告诉你一个:死来没有定期的,什么时候死你不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“死无定期”第二科,也分三个因相。第一个,寿量不定。这是说北俱卢洲他是决定是一千年,没有话说的,那么他寿命有定的了,时间到了才死,时间没有到,活到几百年的时候,他就可以放心的,还早。南阎浮提却是寿量不定的。“佛说南赡部洲众生,寿命无定”,这是业报的关系,南洲的众生寿命不定。“兹值末法时代”。人在刧初的时候,八万四千岁,后来一点一点地减。到现在末法时期,“人寿尤其无定”,那么到了末法时期,人的寿量,更没有定了,因为这个死的缘很多,后面要讲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之寿夭,既苦于不能自知,而死主又不为预告。死在何时,非能预知”,人到底活到好多长?自己没有神通,你不知道。那么阎王——无常什么时候来,也不跟你打招呼。实际上招呼早跟你打过了——有些世间上的事情,人家死掉了,就是给你打招呼了,你还是要死的,那么这个要看自己能不能看了。直接的招呼,给你写封信来告诉你、打个电话告诉你,那是不会的。死在何时,你不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有的时候,小孩子在母胎里就死了,这个现在多得是——打胎。有的是他没有办法——养不活,他在胎里自己掉下去,那是没有办法。但现在,却是很多人主动地杀生,杀那个胎儿,这个很残酷,母胎里还没出世,就死掉了。有的出胎了没有好多时间,就死掉了,这个旧社会很多,旧社会里边,因为是男的孩子能够劳动,能够养活家庭,女孩子没啥用处,有的时候养下女孩,便桶里一丢,就把她送掉了。这个是过去旧社会很多,现在没有了。有的是出胎没好久,死掉的,病死的,或者他是先天不足等等,还是很多。有的是几天之后就死的、有的小孩子时候死的、青年的时候死的、中年的、老年的都有,各各不同。“有身体原强,而忽然死者”,身体本来蛮好的,极好,身体很强壮的,突然之间死掉了,这些还是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故无论少壮康强,皆不能恃”,不管你身体年轻、身体强壮、健康都不可靠。什么时候死?打仗不要说了,这个炮弹横飞了,血肉(之躯)怎么顶得过呢?那平时你说车祸,你身体再好,年纪再轻,你马路上碰了不巧,给汽车撞了,那不是完了吗?这个东西是不可靠的,当然我们说这个是有因果的,但是从世间上来看,哪个能预料呢?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种,“死缘多,生缘少”。我们本来的寿命已经在不可靠之中,而这个环境里边,可以致死的缘极多,给你长寿的生存的缘极少。“世间生缘少。”可以使我们生存的缘不多,而可以致死的缘却是随地都是。拿一根针摆点什么毒药,一刺就死掉了,或者有微生毒细菌的,你碰一下也死掉了。寿命如在风中的灯,“不待油尽”。一般说,灯——过去的油灯,油烧完了灯就灭掉了,但是大风里的灯摆在那里,油还是满满的,也可以给它吹掉了,这个死缘多——“不待油尽,突然熄灭之因素甚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佛说横祸飞灾不属于疾病者,有八万四千种”,就是《药师经》的横死这一类的了,佛说的有八万四千种。属于疾病的有四百四十种,四百四十种病。属于魔事的有三百六十种,都可以使人丧失寿命的。那么这是外界的缘了,这个是很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人身四大,地水火风,喻如四毒蛇,同置一筒,互相吞噬,以强凌弱,任何一种炽盛,余三则受损害,人必患病。故因四大不调而死者,比比皆是”,人就是四大和合而成的,这个身体——地水火风。地水火风四大不调,哪一个特别厉害了,其他的也受了损失了,就是害病了。害了病之后如果没有好好地调理的话,那就是死掉了,所以四大不合死掉的也很多。打个比方,等于一个竹筒里边,有四条毒蛇摆在里边,要它们和平共处,那很难的。有一条蛇比较强一点、力量大一点,它要把其他三个,要侵害它们,那么这样子四大就不调,不调到最后就死亡了。所以说这个死缘极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亦有生因转为死缘者”,不但是死缘多,生缘少,甚至于生缘可以变死缘。下边就举这个例。“护以眷属,居以宫室,饱以饮食,疗以药物,此皆所以养生,而为生因”,这个我们说,眷属很多保护自己;“居以宫室”,很好的宫殿住起来,这个环境很好;“饱以饮食”,吃得饱饱的,养生;“疗以药物”,有病么,有医药给你治。都是养生的事情,是生的因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个生因弄得不巧的时候,却成了死缘的也有。“然眷属不和,反招损悔”,眷属很多,但是他不和了,吵吵闹闹的,把你弄得焦头烂额的,甚至于早死。假使你眷属很多,过去皇帝,他造反了,把你杀掉都可以的。“宫室卑湿”,这个房间虽然好,假使太潮湿了,也要害病;饮食虽然好,但是吃过量了,还会害病;药本来是疗病的,但有的医生他是庸医,就是很差的医生,他药用错了,也会杀人的——“因医致死”,药吃错了,死掉的还是有的。这些本来是生因,结果成了死缘了。所以说不但是死缘多,即使生因也会变为死缘的。那就是死的缘是太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外死缘甚多,难以遍举”,他就举个例,还多得很,难以说尽的。“人皆有份”那么这些缘每个人都有份的,就是早来迟来的关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死无定期,又已决定”,那么这个死无定期,可以说决定如此了,你不能说你一定活多少时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三、人身脆弱,随时可死”。人的身体四大和合的,血肉之体。龙树菩萨就说过那个话,“人之形体如风中烛,水中沤,一吹即灭,一触即坏”。人的形体就好像风里面的蜡烛、水里面的一个水泡泡。风中的烛一吹就熄掉了,水泡一碰就坏了,那是极危脆的、不可久持的,你不去碰它,它还是要坏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经云,大地须弥大海,一经劫火,悉成灰烬,何况人身血肉,胡能久存”,经里面说的……火水风三大灾,火灾先烧初禅天,把所有的海都烧枯掉了,须弥山、大地全部都烧成灰了。那么一个人的血肉身体你怎么保得长呢?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第二科,死无定期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科就是说,这样子我们死的时候,有什么办法呢?除了佛法之外,其他都没办法的。“众生平时不畏无常”,众生一般都是想得好,(堕入)常的一边,总是计划很多:小的时候,想长大的计划;长大了之后,成家的计划;成家之后,子孙的计划。搞不完的,都不想无常的事情。等到临命终的时候,突然之间,宣布你要走了,那么就害怕了,“悲啼”,甚至于哭,手忙脚乱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学佛的人,应当跟他相反。“随时思死无常,迫切追求正法”。既然死无常大家学佛的人都知道必定要来的,那么你趁人在的时候,好好地修正法。“串习力成熟,时至而行,决无惊恐,心有所主也”,你平常好好地修法,串习力,修法修得习惯了,成自然了,到那个时候,你走的时候,心也不会恐慌了,自己有所作主了。一般说,修行好的人,临终的时候,有护法菩萨保护你,引导你走到好的地方去,你就不会害怕,不像那些造恶的,临终的时候地狱相现。记得以前有一位,他做的事情不太好——害人,他临终的时候,就大喊——“火啊,大火!”,就喊起来了。人还没有断气,火已经看到了,这么就苦了。所以说从这一点讲,在生的时候,千万多做好事,尤其是修佛法,不要做坏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习知死主为我冤仇,早晚必将贼我,即精勤修学,以作堤防,临终如赴长途,资粮具足,无有顾虑”,“死主”,这是打比喻了,既然知道冤家——这个死,它迟早要来的,那么你平时呢,就要好好地要精勤修学来预防,这个预防并不是把死顶住了,就是说,即使它来了也不怕了,因为你学了很多。临终的时候,等于说走远路一样,去了,带的资粮,带得很充足,毫无顾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修正法,尤其扼此菩提心要教授,即为御侮之兵器,上路之绝好资粮,死来不但毫无痛苦,且当安然以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说,要修习佛法了,最好的佛法是什么呢?就是“菩提心要教授”——菩提心七义的教授,这个是最好的。菩提心得到之后,就不害怕了。“即为御侮之兵器”,一切欺负你的兵都欺负不了你了。上路的极好资粮,你要走长路了,要到无常路上去走的时候,最好的资粮。死来的时候,不但没有痛苦,而且“安然以逝”。“佛称善逝”,就是佛毫无痛苦的,他是很好地走了,无所畏的。这里比喻就是说,你只要有修菩提心的话,那你不要害怕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摩尼宝,只能使你在现世时候得这些财富,临终了你毫无用处。这个菩提心的教授,却是你把菩提心真正能够生起来的话,死亡来之后,你不要害怕了,决定是到好地方会去的,那么就看我们有没有菩提心了,所以说菩提心重要。我们为什么要讲这菩提心呢?就希望大家知道这个重要性,那么好好地修它。即使圆满的菩提心生不起来,造作、近似的菩提心也给它气味生起来,或者种个种子也好,总比没有好。这个是对自己有好处,当然对大家也有好处了,菩提心就是利益一切众生的嘛,当然对大众有好处,自己也有好处。要害大众的,绝对是害自己,这个东西大家要记住,《法师供》里边的“持爱自己灾害百损门,持爱有情一切功德基”,这是从经典里边的精髓摘下来的,我们天天在念,那么能不能用起来,就要看自己了。要多多地念,多多地思惟,那么(菩提心)也可以从造作地,慢慢地、任运地能够生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已化死事为顺缘矣”。死就是最大的违缘了,但是我们有修菩提心呢,就可以把违缘化成顺缘,修行的顺缘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举个例,就是“死”这个违缘也可以化成顺缘。“造本论者,伽喀巴将示寂时”,就是说伽喀巴大师了,他要涅槃的时候,他连着喊“错了,错了”,他的大弟子说:“我们的师父是大修行人,你怎么临圆寂的时候,看到什么东西错了呢?”伽喀巴大师就说了, 我现在看到的境界,跟我发的愿相违的。他说我是修菩提心的,悲心嘛,最苦的众生在地狱,他就是发愿死了之后要到地狱去生,救他们,代那些众生受苦去的,现在,看到的却是净土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说,你真正修菩提心的人,你想下地狱都下不了,净土自己找上门来了。那么我们想,这样子的事情太殊胜了,那你菩提心赶快要把它生起来嘛。他就净土现了,跟他发的愿不一样,他说“错了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彼彼发愿为菩提心作用。即因此心,反生净土”。因为他的发心是菩提心的发心,菩提心的果就是净土,那没话说嘛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知此,则生时修学正法有得,临死即得把握;即具撼天之力者,亦不能推向地狱中去”,从这一方面我们可以知道了,平时你只要修行佛法,真正能够得到一点把握的,就是得到一点好处的,那么临终的时候自然有把握。就是说假使这个地方有撼天之力,把天都可以震撼,动天摇地那么大的气力,也没有办法把你推到地狱去。因果嘛!……“尤以修菩提心利益为大。由此可生一种决定,而专勤修习菩提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后惟佛法能作利益,其理至明”,那么我们从这一面看出来,你要临终的时候害怕的话,就修菩提心好了,绝对不要害怕。修得好的,净土自然会现的,你害怕什么呢?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里边又分三个因相,那就是说明,只有佛法能够跟着我们跑的。“一、亲友围绕无一能留。二、悦意财物,不能携去。三、自身骨肉亦须弃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这三科他就讲得简单些了,因为很容易懂。当你临终的时候,亲戚朋友再多,围绕着你,但是没有一个把你留得住,也没办法跟着你跑;你财富再多,也没有一分钱可以带起走;那你自身的骨肉,是属于你自己的,你还能不能带走呢?也带不走,也把它睡到那边,让它烂掉了。唯一能带走的就是佛法了,所以说,我们要平时多学点佛法。


     古印度过去一个大德叫梅囉,曾经说过一句话,“帝王卿相,庶民乞丐,死后同归旷野,尽全世界为其财宝,亦终空手而去。尽全世界以为其眷属,亦无一人随行。故财产眷属,均不能作死时利益。”过去古印度一个大德叫梅囉的,他说过这个话,不管你在世的时候,是做国王或者是大臣,“卿相”,或者,是最差的,那就是老百姓了、乞丐了,在世的时候,高下悬殊,但是死了之后同等——平等!都归旷野,这个旷野就是说,过去古印度是(死了)丢到尸林里去的了,都属于旷野去了。即使全世界的都是你的财富,你一分也带不走,空手而去;假使说全世界的人都是你的眷属,你走的时候,一个也带不走,没人跟你走的。


过去我们中国有个习惯——殉葬,国王死掉之后,要把他的宫娥婇女很多陪他一起死。这是迷信嘛,虽然是埋在一个坟墓里,但是她又不跟你走的,各是各的路,各人各的业报。这个而且是很残酷的事情。这个是从理上看,你财啊、怎么样的眷属多,你走的时候就是一个人,没有人可以跟你跑的。所以说财富也好,眷属也好,死的时候,对你毫无用处。 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知此理”,你这个道理知道后,“及死无定期,死来决定等义,则知死后空虚,惟有正法,始能利益”。那么你把前面这三个“死无定期,死来决定,死时只有佛法可以带起走”的话,你把这个了解了之后,那就好好地修,就想到只有佛法对我们有利益,其他的都是空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不是有人写信来嘛,家里的纠纷了,什么财产的问题了等等。这些,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,都是空事,一口气不来,啥都带不走,什么都扔掉了,不管了。那么只有好好地修行,趁这个时候,你能够把时间省下来,你好好修么,对你将来有好处嘛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昨天一个居士,她的丈夫有外遇了等等,她忧愁不堪了。我说你好好修行吧,修了行之后对你有好处。这些事情你起了烦恼了,你又改变不了他的心境,你何必呢?划不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是我们说,只有佛法对我们有好处,其他的都是空事,好放么就放下了,不要去追求了。那么佛法里面最好的是菩提心了。所以说,“由此可生一种决定——就是说一定要好好地修菩提心。


 ——摘自大宝恩师《最胜耳传修心七义论讲记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