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律海十门讲记

敏公上师:八关斋戒开示

2018-06-10 19:53:26 分类:律海十门讲记 1386次浏览

八关斋戒开示

——摘自《律海十门》讲记 八戒近住分别门第四

   


(八戒颂句及授受仪式与种种解释)


乙一 总 颂

皈依佛法僧 净心持八戒 不杀不盗取 不婬不妄说

不饮用诸酒 香花鬘涂身 歌舞娼妓等 坐高广大床

非食时而食 竟日夜不犯 并供养三宝 和尚阿闍黎

一切如法教 奉行无违逆 于上中下座 三业常恭敬

复方便勤求 坐禅及诵经 乃至诸学问 劝助作福等

广开涅槃路 闭三恶道门 作出家之基 增长正业行

从诸果诸向 罗汉道果成

下边就八关斋戒的问题了,近住戒。“八戒近住分别门第四”。“分别门”就是专门讲八戒近住的。近住跟近事两个有一点差异,都是居士,但是八戒叫近住五戒叫近事,这个有差别。差别在哪里?下边就要讲。

“皈依佛法僧,净心持八戒,不杀不盗取,不婬不妄说,不饮用诸酒,香花鬘涂身,歌舞娼妓等,坐高广大床,非食时而食,竟日夜不犯。”这八条戒,一昼一夜不犯,这是八关斋戒。我们说所有的戒都是尽形寿的,只有这个八关斋戒是一昼一夜的,不能尽形寿,因爲在家人他的条件不能长期地受八关斋戒。也有的人住在庙里边一辈子受八关斋戒的,这些人个别的是有,但是不能每一个居士都叫他这样做。同时呢,八关斋戒的受,也是要今天受了之后,明天还要再受,不能说受一次终生受持,这个不行的,决定是一天一夜。

“净心”——出离心、菩提心、清净的心,持八关斋戒,“不杀不盗取”。我们这个戒呢,就是说,别解脱戒里面有声闻的——专门是声闻的,也有共菩萨的。我们中国是大乘,律宗是大乘,道宣律师创律宗是属于大乘教,所以说最后呢,都是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。那麽这个八关斋戒,我们说也是最后要“佛道无上誓愿成”,要度衆生成佛道,这是属于大乘的。它的戒相就是“不杀不盗取不婬……”,这个“婬”就不是邪婬了。我记得以前出了一本《辞海(宗教分册)》,其中就有一条,“八关斋戒——不杀不盗取不邪婬……”,外行写的。八关斋戒怎麽叫不邪婬呢?八关斋戒不邪婬的话,那你受了这个戒夫妇还能够做婬欲的事了?那不行的。所以说这个事情呢,每一个专业都要有自己内行人搞的,他搞了个宗教分册里边,八关斋戒写了个不邪婬,人家看了都笑。

“不妄说”,不妄语。“不饮用诸酒”,什麽酒都不能吃,天然的酒、人工做的酒、稻谷(种子)做的酒(米酒)等等,这些都不能吃。

“香花鬘涂身,歌舞娼妓等”,这是合一条,涂香、涂花、擦胭脂、擦什麽膏等等,那麽“歌舞娼妓”,“歌”,唱歌,“跳”,手舞足蹈就是跳,我们前面说过的,你手舞足蹈就是跳,不一定要台上去跳舞才是跳,也不一定跳舞厅才是跳、跳舞;“娼妓等”,就是那些妓乐的事情。

“坐高广大床”,那一般指高的、新的、特别华丽的床,那怎麽高呢?过去有尺寸,一肘一尺高,这麽高。反正一般的考虑,人有高低,你坐在床上,两个脚能挨到地的,这个可以;脚挨不到地了,比你小腿还要高,那就是高的床。

“非食时而食”,过了午之后,到明天天亮之间,这个是非时食的时候,不是吃这个食的时候,你去吃东西了,那就是犯一条。

“竟日夜不犯”,一天一夜,时间是一天一夜,不是终生的。

那麽受了这个之后,是不是就够了呢?还要供养三宝,“并供养三宝,和尚阿闍黎”,自己的和尚,“和尚”是亲教师,“阿闍黎”是轨范师。受沙弥戒就是和尚、阿闍黎都有了,八关斋戒是一个就可以了。但是其他教诫你的那些师父们也属于阿闍黎,亲近师也是阿闍黎了。

“一切如法教”,一切都要如法地听他的教导而行;“奉行无违逆”,一切如法的教都要奉行,不能违背他;“于上中下座”,出家人的里边上座、中座、下座,都要恭敬,“三业常恭敬”,身口意都要恭敬。有的人身很恭敬,磕头、顶礼嘴里也说得好,心里不恭敬,这个就是有欠缺,心里也要恭敬。身口固然要恭敬呢,心里还要恭敬。那麽有的是身口都不恭敬,心里更不恭敬,那就不行了。受了八关斋戒,这些都要做的。

“复方便勤求,坐禅及诵经”,这些还不够,还要方便,假使你有时间、有机会,要殷勤地求坐禅、诵经。“禅诵”了,出家人的事情,就是要麽是禅,要麽就诵。我总感到奇怪,我们这里有些人不愿意诵,又不愿意禅,那麽出家的意义就失去了。八关斋戒尚且要方便勤求坐禅及诵经,那麽受了比丘戒,你不想禅,不想诵经,那你干什麽呢?和尚不念经是一个笑话了,人家说和尚嘛就是念经的了。再马虎的显教丛林麽,大概三皈依还得念一下,每一个人都要去一下的。

“乃至诸学问”,这些还不够,还要“学问”,各式各样的学问;还要“劝助作福等”,劝人家,帮助人家做培福的事情。当然自己还要做了,你做了之后还要劝人家做;人家力量不够,你帮助人家做。

“广开涅槃路”,要走向涅槃,涅槃的路就是涅槃的资粮广泛地积集起来,走向涅槃的路。“闭三恶道门”,三恶道的门,那些造三恶道的恶业不要做,把它门闭掉。

“作出家之基”,这个近住戒,就是居士亲近出家人,准备将来发心要出家的,这是出家的基础。“增长正业行,从诸果诸向,罗汉道果成”,增加你的正业正行,身口意三业。那麽将来的果报呢,“从诸果诸向”直至“罗汉道果成”诸果诸向到罗汉道,大阿罗汉就是佛,不一定仅止于这个二乘罗汉。

乙二 近住律仪之总义

近住律仪之总义者 俱舍颂云:

近住于晨旦   下座从师受   随教说具支   离严饰昼夜

“近住律仪之总义者”,这是一个颂,它把近住的一些戒相、要做什麽事情、将来的趋向跟目的都讲了,那麽它里面如何受,“俱舍颂云”,学过《俱舍》的就便宜了,这个颂是讲过了的。

“近住于晨旦”,“近住”就是受八关斋戒的居士,“于晨旦”,每天,照规矩是天亮了之后日出之前,就要受八关斋戒,到明天天亮就是一昼夜。假使你离开寺院比较远,或者有其他的事情耽搁了不能一早受的话,也可以在早斋以后乃至中饭之前,都可以受,总之要早晨,下午就不行了。

“下座从师受”,要受的时候,他要在下,不能坐在师上——高于师,他要在师父下边。仪式当然是胡跪合掌,并不是说他坐在地下,跟师父一样坐着那不行的。这个“下座”就是说他处的地方要比师要低,不能高。“随教说具支”,随了佛所教的,佛的时教;“说具支”,这个八条不能少一条。“具支”就是说——近事戒能受,支分可以一支、二支、三支、乃至满支,而这个八关斋戒呢,要麽不受,要受八条都要受。

……“离严饰昼夜”,就是不准搞那些装饰品。我们的念珠,有些请来流通处的念珠,上面有个须须头的,比丘是不准用的,装饰品都不能用。

乙三 近住名诠之分别

近住名诠之分别者 俱舍论云:

如彼阿罗汉清净体上,半月一次清净居住者,近住是也,如彼清净之体,随时学故。有他解云:谓近住者,尽其所有寿命中间,于三宝律仪等,不远居住故。谓是于此解脱高位等,能作接近之方便者,名爲近住,唯于善根作增长培植而已再布萨宣说中云:诸近住者,于时时中,此近住律仪应作受持守护想。

“近住名诠之分别者”,什麽叫近住呢?它的名字怎麽解释呢?“《俱舍论》云”,什麽叫近住?“如彼阿罗汉清净体上,半月一次清净居住者,近住是也”,他跟阿罗汉一样清净的体,就是他的体和阿罗汉一样,就是出家了,出家的清净体相,半月一次,清净地安住在里边的,这叫近住。“如彼清净之体,随时学故”,要像清净的出家的具足的阿罗汉果,像他一样清净的体,随时来学习。这是一个,《俱舍论》的解释。

“有他解云”,另外一个解释,“谓近住者,尽其所有寿命中间,于三宝律仪中不远居住故”,他一辈子对三宝、那些出家的律仪不太远地住,就是近住,相近而住。“谓是于此解脱高位等,能作接近之方便者,名爲近住”,也就是说对解脱的高位——成阿罗汉果,能够做亲近的方便。也就是说亲近出家人的最高的体,受具足戒的,近住,亲近而住。“唯于善根作增长培植而已”,但是他毕竟还不是出家的体,只能接近了,所以对于善根作增长的培植,并不是真正的得到——于诸善根作增长,培养它,这样子。“再布萨宣说中云:诸近住者,于时时中,此近住律仪应作受持守护想。”有这麽一本书,是近住的布萨的仪轨,它这里说,“诸近住者”,那些受了八关斋戒的近住,“于时时中”,经常近住的律仪要“作受持、守护想”,就是你不受的时候,也要守护它,也作受持、守护地想。那麽这个近住的名称是这麽解释。

乙四 近住戒八支之分别

近住戒八支之分别者 俱舍颂云:

戒不逸禁支 四一三如次 爲防诸性罪 失念及憍逸

释颂云:若离婬欲、盗取、杀害、虚诳之四根本戒,是自性罪,能弃之尸罗支分四也。若离饮用醉心变转之诸酒物等能弃者,是单独之不放逸支,以诸律仪不具足,悉由放逸而成之故也。不非时食等能弃之最后三支者,以此能生懊恼,应随时随顺厌离故,是当具猛勇之禁约支也。如是八支,一日一夜能断弃者,是近住律仪之总相。

下边它就八个支分,近住有八条戒,这八条戒是怎麽的呢?也是引《俱舍论》。所以说《俱舍论》是根本教,很多解经的论都是引《俱舍论》来解释的。这里也是把八关斋戒根据《俱舍论》的颂来解释。

“俱舍颂云:戒不逸禁支,四一三如次,爲防诸性罪,失念及憍逸。”我们学过的都知道了。这八条,四条是性戒——杀、盗、婬、妄,一条是不放逸支,三条是禁支。那麽,四、一、三,戒支、不放逸支、禁支,一共是几个支分?三类的支分总加起来是八条。这八条里边,戒支是四条,不放逸支一条,禁支是三条,按照次第。“爲防诸性罪,失念及憍逸”,爲什麽要加这下边的四条呢?保护使不犯性罪;“失念”,不要把正念失去;也不要憍逸,一憍逸就容易犯罪了,失了正念也容易犯罪。这样子不放逸、禁支可以保持我们不失正念,也不因爲憍逸而犯根本的性罪。

“释颂云”,这个颂怎麽解释呢?“若离婬欲、盗取、杀害、虚诳之四根本戒”,出家人不婬放在第一的,在家人不杀放在第一。这个是有区别,出家人婬戒特别重视。所以说这个居士八关斋戒,它这里也是把不婬放在前头。“若离婬欲、盗取、杀害、虚诳”,就是四个性罪、四个根本戒,“是自性罪,能弃之尸罗支分四也”,就是戒支。能够远离婬欲、偷盗、杀害、虚妄语,这四个根本戒,这个是自性罪能弃之尸罗,四个根,四个支分。就是说戒支有这麽四个,是防止那些自性罪——性罪的,能够把这个性罪去掉的尸罗,就是戒——戒支。

“若离饮用醉心变转之诸酒物等能弃者,是单独之不放逸支”,第二个酒戒呢,离开饮用那些醉心的,使心麻醉、转变——本来是正知正念的,变糊涂了。“诸酒物等能弃者”,“诸酒”,这是很明确的,“物等”,那就是包含五辛、烟之类的。那麽烟能不能吃?有的人说五戒里面没有说烟,八关斋戒也没有说烟,但是“物等”就是包了。明确地说,不能吃烟酒,我们有明文的,根据经上来的。

这张宣传的纸很好,因爲很多人就是没有依据就不承认烟是不能吃的,那麽我们这张纸呢,我在宝光寺的时候就贴在我们的大字报栏里边,玻璃框子里夹起有的人不要看,我说不要看也得看,把它摆了很久;因爲有的人想抽烟的,看到这个就讨厌,他抽烟感到“佛没有说烟不能吃嘛,我可以公开吃了”,这个摆在这里,不准吃了,他的习气又重,就感到很麻烦。你麻烦,我就是要给你看一看了。这张纸很好,我们想以后自己去印,印了之后流通处到处去送去。

这是不放逸支,一个,不逸支就是一条,这是单独的只有一支的不放逸支。爲什麽要立一个不放逸支呢?“以诸律仪不具足,悉由放逸而成故也”,所以能够“律仪不具足”,就是要犯戒的话,都是放逸。所以放逸是犯戒的一个直接的条件,所以我们现在自己要检点一下,你一天到晚放逸不放逸?我们说“是日已过,命亦随减,如少水鱼,斯有何乐?当勤精进,如救头燃,但念无常,慎勿放逸!”就是一天到晚叫你不要放逸的。如果你感到放逸,睡睡懒觉,白天没有事躺在床上——舒服舒服,这个放逸的,那个对犯戒就很接近了。放逸就是导致犯戒的东西,一定不要放逸。出家人是精进修行的,你要度父母衆生,自己要出离三恶道,要出离三界,你忙都忙不赢,你怎麽还有工夫去放逸呢?以前经里有比喻:一房间的毒蛇,在那里,随时随刻要把你咬死的,你怎麽还在放逸睡大觉呢你睡着了,毒蛇跑出来把你一口就咬死了。你来不及地要提高警惕了,不能放逸的。所以说一切律仪不具足,都是放逸导致而成的,所以说不能放逸。那麽酒的东西更麻烦了,酒是能迷性的,把你的真心迷掉了。我们衆生无始以来的习气,坏的东西多得不得了,正是靠正知正念把它镇住,如果你把正知正念用酒麻醉掉了那你不是一切习气都翻出来了?一触即发,就是干柴烈火,只要一点火马上就烧起来了,这个很危险的,一定要正知正念经常提起来。

下边,“不非时食等能弃之最后三支者”,最后三支——不着香花鬘涂身、不坐高广大床、不非时食,这个,“能弃”,能够把它除掉的,这个最后三支是禁约支。“以此能生懊恼,应随时随顺厌离故,是当具猛勇之禁约支也”,这个能够産生懊恼,懊恼就是对戒不顺了之后心里要起反悔的心,起烦恼心了,应该随时随地要厌离它。这些都是要禁止做的,而且要具猛勇的禁约支,要有猛、要有勇地去才能把它禁住,你如果不猛不勇的话,禁不住。有的人晚上他受了八关斋戒,实在熬不住了,就想吃一点东西。你不受八关斋戒不吃无所谓,有的时候受了好像非吃不可。这个什麽东西呢?就是衆生习气。这个时候逼倒你就是要去犯戒了,那你要勇了、要猛了,你就是“我偏偏不吃,我就拼!”这个样子你就胜过了;如果“现在熬不住,我只好吃一点,吃一点我把它少吃一点”,少吃一点吃得很有味道,“再吃一点”,再吃一点干脆吃个大饱!反正总是吃了,就是这样子。这个就是没有勇猛了。

“如是八支,一日一夜能断弃者,是近住律仪之总相。”这个八条,一天一夜能够把它断掉,把它断弃,一天一夜不犯的话,那就是近住律仪的总相,就是八条相。

复各各分别者:

下边还要仔细分别。“复各各分别者”,再仔细地一条条分别的话,上述是总的,下边是别的。

丙一 一日夜不杀害

若凡具有生命之伦,下至蝼蚁之微,亦不害心而作毁伤,何况明知故作杀害故不说直然杀害,即畜藏兵器、棍杖、钩网、猎具,于他有情,责打害命行爲,虽断自命因缘,而亦不作。况复于他思想加害,并以恶心发起行爲,乃至能作害及生命之业,如是等决定弃断,不作杀害生命之行。

第一、“一日夜不杀害”,一天一夜不杀害,杀害什麽?“若凡具有生命之伦,下至蝼蚁之微,亦不害心而作毁伤,何况明知故作杀害。”一天一夜里边凡是有生命的这一类。“有生命”的嘛,有人就是,我们也收到一些信,他故意跟你狡辩,他说一切植物都有生命,你们这个不杀生,那太宽了,连菜都不能吃了饭(谷)也不能吃了,都是有生命的。我们说“有生命”就是“有情”,有心识的,没有心识就是植物,不是属于我们的这个的。所以我们说,“衆生”这个话衆缘和合而生,那一切都在里面;而“有情”,不能包一切,器世界就包不进去了。那麽有生命的,我们说有心识的,是有生命的,不是指那些植物的。所以说下至蝼蚁之微乃至最高的天人,最高大的天人,我们学过《俱舍》知道,天人高度有几个踰缮那,高得不得了。我们在五台山清凉桥,在库房里有个四大天王的鞋,那麽大,一双布鞋。四大天王已经给他们拆掉了,但是鞋一个还留在那里,跟船一样一个鞋,大得很;它塑像也塑得很大,因爲他本身四大天王是很大的。那麽“下至蝼蚁之微”,小到蚊虫、蚂蚁那麽小的东西,都不以害心损伤。以害的心去损伤它都不做,何况把它明知故杀呢?不要说杀了,就是伤害它都不伤害,故意去伤害它的心都没有。那麽误伤就不在例此了,你不注意地伤了之后,不是故意的,那就不属于这里边的。

“故不说直然杀害,即畜藏兵器、棍杖、钩网、猎具,于他有情,责打害命行爲,虽断自命因缘,而亦不作。况复于他思想加害,并以恶心发起行爲,乃至能作害及生命之业,如是等决定弃断,不作杀害生命之行。”这个就是严格了,不但是不杀,伤害也不能伤害;不伤害还不算,就是“畜藏兵器”,那些杀人的凶器,“棍杖”,打人的棍子、杖,及至钓鱼的“钩”、捕鸟的“网”,“猎具”,打野兽的那些工具,都不能藏,这些都要舍掉。“于他有情责打害命”的“行爲”,或者对他有情打他、害命等等,“虽断自命因缘,而亦不做”,就是自己牺牲了生命也不做。这个就难了,很多人可以条件之下,可以不做麽就不做,等到逼到自己都没有办法了,就要做了。假使你说一个老虎来了,它要吃你了,你怎麽办?菩萨当然是无所谓了,一般人就不行了,他就要自卫,要把它杀掉了。那麽在这里你是受了八关斋戒,不能杀了,乃至牺牲自己生命都不杀,这个一般人不能理解的。我们说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上,却是这样的事情做了不少的。真正严格的呢,当然我们说你受了八关斋戒不一定就被老虎吃掉了,这个都是业报的问题你没有这个业报,老虎看了你都不吃的。印光法师,老虎还从他皈依了;我们说广钦老和尚也不是嘛,他山洞里老虎来了,他没有事。假使要责打害命的事情,乃至自己断命的因缘也不做,那何况不是害命因缘呢?所以说在受了八关斋戒之后,不但是不害命了,损伤、责打这些都不能做。有人说“我不杀就可以了”,你打人呢?“打人没有打死,我可以的”,不行的!打不能打的,打野兽都不行,牛马你打它都不行。那麽你说耕地它不走了,你不打它怎麽办呢?那个时候爲了耕地开许,并不是故意去打它,那不要打了。

“况复于他思想加害”,前面是身口二业,心里边的意业呢?心里想害他的心思也不能要。“并以恶心发起行爲”,那些恶心发动行爲,那是因爲心的意发身口。“乃至能作害及生命之业”,作害及生命的那些职业,杀生的职业,钓鱼、作厨师、那些刽子手。这些东西“决定弃断”,决定放掉。那麽这又困难了,假使有的人他是当兵的,这一天你兵不当了,行不行啊?那你不要受了,当兵的职业你就不要受了;你如果没有打仗的时候那当然可以受。“不作杀害生命之行”,杀害生命的事情,一点也不能做,边边都不能沾。并不是那麽简单,就是不杀就完了。那里包含的事情还蛮多的。

丙二 一日夜不盗取

他人实物,虽芝麻谷芥之微,亦不生起贪便之心,何况不与而取,乃至价格不作完全清白、物质失真、偷盗公然、私昧窃取,如是之类,纵至断命因缘,亦不于他财物偷取,诸不应作,决心弃断。

第二、“一日夜不盗取”。他人的东西,一日一夜不能盗取,就是不与取了,人家没有给你的不能拿。那麽小的芝麻,有人说五钱,五钱之下没有关系——不行!“芝麻谷芥”,芥子、芝麻那麽小的东西,一颗芝麻也不要去拿他。不但不拿,“亦不生起贪便之心”,贪便宜的心都不能生起,心里都不要生起一个贪便宜的心,何况实际去拿呢?拿的时候大的东西不说,芝麻那麽小的也不能拿。“何况不与而取”,心里都不能起贪便宜的心——念头都不能起,何况你……“乃至价格不作完全清白”,那些做生意的,价钱“不做清白”,就是乱开价;“物质失真”,就是假货充真;“偷盗公然”,公然的盗,那就是强盗,公然地光天白日地抢东西;“私昧窃取”,晚上偷偷地、人家不知道摸口袋之类的,都是看人家不注意的时候做那些事情。

“如是之类,纵至断命因缘,亦不于他财物偷取”,就是自己的命断了也不做。那麽这些,我们说凡夫要下狠心、勇猛的心才能够下决心不做;见了道之后的斯陀含果,见道以上的圣者就是天然做到——道共戒,以断命因缘他不会犯性戒的,杀、盗、婬、妄的事情绝对不会做的,他是天然不做,你也不要去强迫他,他自己不会做的。我们不是记得有个公案吗:一个沙弥去乞食,跑到一个人家,那里一个女孩子,看上这个沙弥,把他请进来,把门关了,要做婬欲的事情。这个沙弥就是断命因缘也不犯婬。他就找一个借口叫她出去一下,他拿把剪刀把自己杀掉了。这样一来把那个女孩子也惊动了,感到无常,刚才还是一个端正相好的青年人,一下就成了一个可怕的样子了,那是无常。

那麽断命因缘也不做那些事情,“亦不于他财物偷取”,人家的东西,就是断命因缘也去不偷取(不与取)。“诸不应作,决心弃断”,那些不应做的,决定断弃,决定要下决心,决定不做。不做到什麽情况?杀了你也不做,这个不容易了。

丙三 一日夜不婬欲

若是丈夫,于彼妇人,尚不贪心眼视,而况稍作不净等行。故勿用说直然婬欲,纵欲与彼女人,以手触、一席卧、根二行等,虽断命因缘,亦决不作,坚心依附律仪,断除一切婬欲不净之行。

第三、“一日夜不婬欲”,一天一夜不做婬欲的事情。

从男的方面来说,“若是丈夫,于彼妇人,尚不贪心眼视,而况稍作不净等行”,就男的来说,对于其他的女人,心里以贪欲的心,眼睛看都不去看,何况做一点点不清净的那些男女不干净的事情,一点也不做。

“故勿用说直然婬欲,纵欲与彼女人,以手触、一席卧、根二行等,虽断命因缘,亦决不作,坚心依附律仪,断除一切婬欲不净之行。”这个昨天有人讨论,有人给我汇报,婬欲,他说不婬欲就是不男女的交媾就可以了,其他的没有关系——不行!这里就很明确地告诉你了,不要说“直然婬欲”——就是两根交会不要说了,即使你跟女人手碰一下都不行;“一席卧”,一个床上卧当然不行,一个櫈子上坐也不行;“根二行”,这个东西,因爲我们在那时候,那些笔记簿都给它烧掉了,以前我笔记还是蛮仔细的。那麽这个“根二行”呢,只好猜了猜谜子。当然我们以后有通藏文的,在《律海心要》里有这个文,把藏文的原文去考一下,现在我们只能猜了。“根二行”,两根交接是真正的婬欲,二行就是,大僧二僧,其次的,次于二根交接的事情,就是两根不是直接婬欲的事情,那些男女的不净的事情也不能做。

那麽这样子呢,就是说我们八关斋戒,不但是婬欲,女人碰也不能碰。那麽你仔细的话,东西也不能直接拿了,这是以比丘戒里边的标准来衡量了。这些事情虽断命的因缘也决不做,就是把你杀掉了也不做,何况你自己愿意以婬欲心去做呢?当然不能做了。那麽要这样子“坚心依附律仪”,坚定的心、坚固的心依照律仪来做,“断除一切婬欲不净之行”,一切婬欲的不清净的行动全部要除掉。这样子你说你不进道,怎麽进道呢?就怕我们持戒马虎,马而虎之的,大的不犯小的常犯,那就不行了。这个就是大的固然不犯,小的断命因缘也不做。那个样子持戒的话,你戒德威光就大了。

很多人他就是闹鬼神病,你戒德威光大了之后,鬼神不能侵犯你的。每一条戒有护法神不说,就是你自己的持戒的心就有威光。本来衆生都有佛性,戒就是佛的心里流露出来的。你这个跟戒合的话,那跟佛的心就相应了,威光就会出来。再是护法菩萨,又是每一条戒有五个护法菩萨的加持,你还有什麽恐惧的呢?在四川,科技大学的一个教授,他带他夫人一起来,我们聊,聊到后来就是气功的事情。他就说,那个气功师在他们那里表演,气功师就这麽一动,手这麽一翻,别人就跟着翻了;而他站在那里,气功师搞来搞去,他不动,翻不了他。他有什麽功能?他说我也没有什麽功能,就是受了个三皈五戒。他持得好,三皈五戒持了——翻他不动。

丙四 一日夜不妄语

虽无关碍无意笑语等,亦不虚假微少妄说,何况应弃非法过人增上虚假之言。故纵遭断命因缘,而亦不作妄语,于是等虚僞作爲,妄语等口恶之行,决心断弃不爲。

第四条、“一日夜不妄语”,一天一夜不打妄语。“虽无关碍无意笑语等,亦不虚假微少妄说,何况应弃非法过人增上虚假之言”,这个就厉害了,无关紧要的、无意的、开玩笑的话,也不说虚妄的。一点点假的都不说,何况“应弃非法过人”,何况那些大妄语,非法过人的增上的妄语,这个更不能说了。这是犯根本罪的,自己说自己证果证道,说什麽天人龙来供养他,我看到什麽什麽等等,这个不能乱说,这是大妄语。小妄语是一般的妄语,这个是大妄语。小妄语可以忏悔大妄语不通忏悔。那麽这里就说得严格了,无关紧要的、开玩笑的、无意识的那些虚假的话一点点都不说。

“故纵遭断命因缘,而亦不作妄语”,所以说哪怕你杀了头,也不打妄语。这个我们是做不到了。我们很多人不要说杀头了,人家骂你一顿的话,他就赖了“哎,我没有做”,这个东西,妄语就守不住了,做了就做了,也没关系嘛,忏悔就可以了,人家不会得把你杀掉。就是你做一些小事情,把你杀掉了,会不会啊?不会的。那麽你就是要面子了,“没有做”,没有做是打妄语了。故纵遭断命的因缘也不要作妄语。

“于是等虚僞作爲”,虚僞的作爲,就是说假话的那些行爲,“妄语等口恶之行”,这个妄语里边包括什麽呢?包括那些绮语、恶口等等,这些口恶的行动决定要“断弃不爲”。妄语、恶口、两舌离间、绮语,这个口四恶都包在妄语戒里边。

如是杀害、盗取、婬欲、妄语四者,称爲根本四戒者,是能转成毁坏一切律仪之罪行,令其究竟,以致解脱涅槃之根本被焚,世间善法之种子烧煮,不复更能发生长养诸善法故。

这四条根本戒,也是性戒,不管你受戒不受戒,犯了这四条都是有罪的,要堕落的。因爲这四条,爲什麽叫根本戒?“能转成毁坏一切律仪之罪行”,这四个东西能够把一切律仪毁坏掉,这个罪,使它“究竟”,这个罪,你要把它犯到最高究竟的罪,而把“解脱、涅槃”的可能性全部焚烧了——就泡汤了,没有希望了;不要说解脱涅槃没有,全部焚烧,“世间善法之种子”也给你烧煮。一个种子一煮的话还能出芽吗?不能了。所以世间善法也破坏掉了,那就是什麽呢?三恶道去了。肯定下三恶道,而且还是地狱。

“不复更能发生长养诸善法故”,这个四个根本一犯的话,一切善法,世出世间的——解脱涅槃的出世善法,世间的人天善法,全部破坏,再不能长养了。那就是注定到三恶道去的了。犯了四根本是地狱,没有话说的。所以说是根本戒,这是最厉害的。

丙五 一日夜不饮酒

凡诸种子酒、人造酒,何种饮用之物,能令心作醉狂转变之涂抹及饮质等,皆是饮酒一类。若凡此等能作醉狂转变之质液饮物,虽断命因缘,亦不饮用,障明智、增放逸,而能毁败戒善,勇于行恶故。

第五、“一日夜不饮酒”,这是不放逸支。“凡诸种子酒”,那是米、麦子做的酒;“人造酒”,人工做的酒;“何种饮用之物,能令心作醉狂转变之涂抹及饮质等,皆是饮酒一类”,不管你哪一种酒,人造的、种子的,或者哪一种吃下去的东西“能令心作醉狂”,能“转变”,使心失去自己原来的正常的状态的,醉了狂了,能够産生心醉狂转变的涂抹的那些香料都包在里边,“及饮质等”,不一定是酒,吃了那种东西能使心醉狂的、迷醉的,全部都属于饮酒一类。那就很宽,五辛都包进去了。五辛爲什麽呢?我们说葱,生葱,我们小孩子的时候就有这个话,“你这个人吃生葱的”,就是说你这个人脾气太大了。葱生的吃下去就是瞋心大;熟的吃下去,婬心大。这都是转变自己心理的,所以《楞严经》讲这些也是不能吃的,这跟酒是一类,所以说都不能吃的。那麽刺激的一类东西,烟酒之类的东西都属于“醉狂转变之质液饮物”,涂抹的那些东西都不能吃、不能饮、不能用,“虽断命因缘,亦不饮用”,就是你要断了命了,也不能吃。

在那时候,我们这批人都被他们押去当作牛鬼蛇神关起来了。他们有的人就故意拿了酒叫你吃,这个时候你怎麽样呢?你跟他顶嘛,马上就打起来了;不顶嘛,犯戒。只好说我头痛,吃下去,要难过死了,不敢吃。骂就让他骂骂两句就骂,毕竟还没有犯戒。

“亦不饮用,障明智、增放逸”,把你的智慧障住了,增加放逸心,吃酒之后就要放逸的。一切习性,我们说,本来人有理智,西洋这麽说一个人的,“一半是天使,一半是野兽”,就是你理智控制住的时候,可以做到天使一样,那就高尚,但是理智不控制的时候……,假使没有理智把它控制住的话,都会跑出来,所以放逸不得。增加放逸,“而能毁败戒善,勇于行恶故”,一放逸,把戒的善法都毁坏掉了,而做坏事容易行恶,做坏事却很勇敢。我们看以前的绿林好汉要去作案的时候,或者刽子手要行杀人的时候,都先吃酒醉,吃得醉熏熏的,胆子大了,那就不怕了;没有吃醉的,害怕的。所以这个东西不是好东西。

丙六 一日夜离高胜床座

近住者于其住处,一日夜离美卧具、高胜大床。若纯金装饰器物、价值重大之床座卧具等,凡属新造新购求者,悉不受用。易堕贪染,障高洁心,追求防护,扰乱不宁故。

第六、“一日夜离高胜床座”。不一定是床,座也包在里边。“近住者”,受近住戒的人,在一天一夜里边,“于其住处”,在他住的地方,这一天一夜“离美卧具、高胜大床”,美好的、高胜的大床、卧具,还包括那些“纯金装饰”的那些东西,这些床座有的雕花的什麽东西,装了金的等等,“价值重大”的“床座卧具”,不但是床,座位也一样。我们说,悟达国师因爲他的皇帝赐了一个沈香床,那是床座,坐的,结果就生了一个人面疮,这个冤家就是钻到空子了。所以说这个东西,高贵的东西最好不要用。那麽这些近住的受了八关斋戒这一天,高贵的、价值重大的床座卧具都不能用;凡是“新造”的、“新购求”的,“悉不受用”,都不要去用它。反过来说,旧的、已经不是价值那麽高了那麽也可以开许用的。

爲什麽不能用呢?“易堕贪染,障高洁心”,因爲这是新的,价值高的,你坐在那里肯定是起个贪染的心,感到这个很好,自己福气大,坐这麽好的东西,把你高洁的心障住掉了。“高洁”就是说脱俗的、高贵的那些心,“贪染”的心一起来,高洁心当然没有了。“追求防护,扰乱不宁故”,没有的时候要追求,有了之后要防护,把你的心搞得不安宁,不能修道,所以说这个东西不要用。

丙七 一日夜离歌舞装饰等

歌唱笑舞、妓乐诸戏,头身插带花鬘、及身涂香、佩带庄严、尔茶、姜黄、脂粉、红花等类,身面涂抹,以此色物转成容颜殊妙之作,诸如是类,能作发起贪欲、害正费财、颠倒心神、难安住故,悉皆远离。

第七条、“一日夜离歌舞装饰等”,一天一夜要离开歌舞装饰,“装饰”是装饰品。

一切唱歌跳舞、伎乐的那些游戏,都要离开,爲什麽?这是妨道了,我们说个老实话,就是妨道。近住麽就是要向出家人学习了,这些东西都是妨道的。那麽现在就是无孔不入了,在你念佛、唱赞里边给你来个妨道的,以现在的歌曲的调来给你掺进来,你念起来唱起来感到飘飘然很舒服,好像很好听——你已经歌舞伎乐的味道就带进去了。我经常说,这个东西对在家人、他们没有信佛的,或者居士,他们可以用一下,没有进来的用这个把他接引进来是可以;你已经信佛了、出家剃了头、在学道了,你再去用这个歌舞伎乐的调子来唱?

我们最近收到一个,因爲我们赠送处送了好多书,有些人是好心反馈一些礼物来。我就收到一个磁带,“南无地藏王菩萨”,很好;一放,全部是音乐化的东西。这跟庙里根本气氛都不投了,怎麽放呢?怎麽办呢?只好以后给哪个居士要麽给居士林,送给他们去听听去算了。念的时候,如果你不知道它在念地藏菩萨,就是在唱音乐了。这些东西,我们说出家人不要去贪着。还有一个,比丘最好不要去听比丘尼的那些唱念,反正软绵绵的东西,对你到底起什麽作用,你自己心里就知道了,不要人家说了。你听了比丘尼的念诵,你起什麽作用呢?你听它是好听,好听就是对你贪心生起来了,这个贪心里边还有女的成份在里边,不是好事情。色声香味触都能够引起染污的心的。

以前一个国王,他宫娥彩女很多,他要享受,到山上去打猎。打猎打好了就要享受了,叫他的卫队把山封起来,不准人进来。他自己住在山里边,把男的就排开,让宫娥彩女都裸体唱歌跳舞奏音乐,他自己一个人独享。其他的人当然是都跑得远远的了,看不到了。结果这个时候,巧得很,一批五通仙人从他山上飞过,他们听到下面音乐,这个东西一看,有的看到女人的样子——色,起染污心有的听到唱歌的声音、音乐的声音起染污心,有的闻到她们的香味道起染污心,染污心一起,神通就没有了,神通没有就“哗”都掉下来了,跟鸭子一样,“啪啦啦”一大批掉下来。这个国王气得不得了,“你们这批东西是什麽东西,我在享受,你们来沾光来了?”就把他们鼻子、耳朵都砍掉了。这个倒霉不倒霉?

你如果贪这个色声香味触——贪色固然是倒霉,你贪声一样的,那麽你去听那些音乐,是一样的。

“歌唱笑舞”,这些唱歌、跳舞,“妓乐诸戏”,那些看戏之类的,或者是下棋之类的。“头身插带花鬘”,头上、身上插一些花,带一些花鬘,或者身上“涂香”,“佩带”一些“庄严”品,耳环子、金项链等等;“尔茶、姜黄”,这些都是顔料之类的,“姜黄”,看上去是黄顔色,“尔茶”也只好去查藏文的原文了;“脂粉”是红顔色的胭脂粉了,“红花”也是红顔色的。这一类东西在身上脸上涂了之后使人家好看。“以此色物转成容顔殊妙之作”,把自己打扮得好看。我们在 W 就看到很奇怪,有些人我看到真奇怪了,好像模特儿一样的,或者是唱戏一样的,把眼睛、脸上画得就是一个演员的样子。她却是一个营业员,站在商店的专门柜台上,这个东西恐怕其他的城市还没有。上海那麽大城市还没有,那里却很多,看到很多人都这麽打扮的,令人吃惊。这个是太过份了!装饰得好像是画出来的人一样了,不像个真的人了。这个装了干什麽吗?你自己想想看,这样子装来干什麽?目的不是勾引男性就完了嘛。很卑鄙嘛,这样子做。

“诸如是类,能作发起贪欲”,这样做都是引起贪欲的,“害正费财”,把正事害掉,又花了很多的钱。据说香水,巴黎什麽香水,那麽小小一瓶,不知道多少钱,你涂在身上香了一下子,钱都耗掉了。人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被你弄掉了。上海有个居士,他小青年了,人家给他介绍个女朋友,她跑到街上这个要买,那个要买,这个要买,那个要买,什麽都要!“唉呀”,他说,“我只有这麽点钱,给你要了那麽多,哪里能够照顾到那麽多呢?”后来那个女人,见他钱不多了,他是一个什麽厂的职工了,好多钱?他钱花得差不多,有一段时间她就不睬他。过了一段时间他再去看看他这个女朋友,看到她和一个男的手勾了在路上走。把他气得来,回来就是饭也吃不下,他还跟他母亲说我什麽彩电、冰箱都给她,她还跟人家去勾了手来走,她钱还不够,她这些东西还嫌少,还要向其他人再去要一点。这样子的人,干什麽用?“害正费财”了。

“颠倒心神”,把自己心神颠倒,专门去搞那些财色名食睡的烦恼去了。“难安住故,悉皆远离”,不能做到了,这些都要远离。不要看小事情,这个对妨道是很厉害的。

丙八 一日夜不晚黄昏食

若过中食界限,乃至明日东方日出之间,于干饭、饼饽、汤面等熟食之食物,弃舍不食,身安息调、健康永年、世福绵远、悲他有情、而后速出三界。一切有情皆依食住,能减食饮习气,则世系渐脱故。

第八,“一日夜不晚黄昏食”,一日一夜,晚上,就是过了午之后,晚上不要吃了。“若过中食界限”,就是过了午时,中食一顿吃饭的时候,这个界限过了之后,“乃至明日东方日出之间”,到第二天太阳没有出来、明相没有现之前。第二明相,什麽叫第二明相?就是在屋子里边手伸出来能够看到指纹了,这个时候可以吃了。如果外边有点亮,朦朦亮,屋子里边手伸出来掌上的指纹还看不出还不能吃。所以说受了八关斋戒,第二天很早吃早饭(明相未出),实际上是不如法的。到第二天的东方日出之间,这个中间,非时,不能吃的。“于干饭、饼饽、汤面等熟食之食物,弃舍不食”,那些烧熟的饼、馒头、汤面、干饭这些都不能吃。

那麽这个《律海心要》,我们汉地的《四分律》那就是米汤也不能吃。要把米汤里边的米粒子都滤过才能吃,这还要害病了,没有办法,医生说非吃不可才能吃。一般就不吃。那麽茶呢,当然是可以吃的。流质的一般可以,总是里面不能有一颗一颗的那些粒子的东西,就不要吃了。那麽你们吃奶粉呢,要打打散不要一颗颗的奶粉在里面吞下去了,这不太好了。它明明化得了的,你把它化一化好了。

“弃舍不食,身安息调”,这个过午不食有什麽好处?身安,息也调。你吃得胀胀的,气也透不过来了,那麽少吃一点,晚上不吃呢,身也安,息也调,“健康永年,世福绵远”,身体健康,“永年”,还能长寿,世间的福气绵远,你晚上不吃福气也增大——少消耗一些财物嘛。

有的人说,“哎呀,晚上不吃,身体吃不消”,你看看到底吃得消吃不消?身体健康了,永年了,不是说害病啊,你是吃得消的!我们看《药师经》,你们天天念的了,哪个有病的话,要受八关斋戒,然后怎麽怎麽。八关斋戒还治病呢,你说有病就不敢持了,不是颠倒了吗?八关斋戒是治病的药方子,你怎麽不要呢有病嘛赶快把药方子拿着。那当然要看情况,有些人他有某些毛病呢,当然说要看医生怎麽说,但是不要去执着,“一定要吃软一点,晚上要吃得好好的,饱饱的”。在家人的习气就是:早饭很早,来不及烧,马马虎虎的,路上买一个什麽东西,嘴里边吃边走;中饭到外边吃,舍不得花钱,就是马马虎虎的吃一顿;晚上回来,一家团聚了,大吃大喝,吃得胀胀的,这个东西是跟饿鬼相近了——饿鬼是晚食。佛教中午食,天是早上食。他早上马马虎虎,中饭是节约得很,晚上大吃大喝,这饿鬼习气养成了,这个不好。

“悲他有情”,这个就是饿鬼了。饿鬼,肚子饿得很,它晚上要吃东西的,你如果晚上大吃大喝,叮叮当当的,它听了心里难过,它自己吃不到,你们大吃他们没有吃,增盛他们的烦恼,所以悲悯他有情呢,晚上不要吃。“而后速出三界”,还有好处——能出三界。真正要修行成道的,晚上不能吃的。

“一切有情皆依食住”,这是《俱舍》也有,舍利弗的《集异门足论》一开头就这句话。一切有情都依靠饮食而住的,这是有情,就是三界流转的有情,他都靠饮食的。“能减食饮习气,则世系渐脱故”,把饮食习气只要稍微减掉一点,则世间上的系缚就慢慢就解脱了。所以说你想离三界的话,连饮食都离不掉,你怎麽离三界呢?

孟子说: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饮食、男女,人的欲望就在这里头。“男女”有的时候还不一定有,但是“饮食”是一刻都离不开。几天不吃饭你就不能生存,这就是有情的业报了,他是烦恼业报就系在那里——非吃饭不可。但是我们说,得了初禅以后,禅悦爲食了,就不要饮食了。不要说出三界,出了欲界,这个饮食就可以除掉。那麽你饮食不肯除的话,欲界都出不了,何况出三界呢?要出三界,你要锻炼锻炼,晚上一顿不要吃了。如果坚持下去的话,把你系住在欲界里面,不要说三界了。你欲界还不说了,饿鬼道的最相近了,晚上是饿鬼吃饭的时候,你一定要晚上吃,一定要做饿鬼,这个我们也无可奈何,没有办法了(笑)。

此后四者,称爲支分戒,虽非大恶,而能助成根本大罪,世称自好之流,亦不免干犯,以放逸无禁制故,智者应思。

“此后四者,称爲支分戒”,这个后面四个是支分。前面是根本戒,四条,杀盗婬妄是根本戒,后面是“支分戒”,它的支分,不是重的。

“虽非大恶,而能助成根本大罪,世称自好之流,亦不免干犯,以放逸无禁制故,智者应思”,这所有的这四条戒,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大的过错,但是“能助成根本大罪”,就是能够造成根本罪的因素,后面这四支不禁止的话,前面四个根本就没有保障。所以说我们要把后面四条抓住,尤其是酒戒——迷性的。我们那一天不是讲过嘛,酒吃醉了,五条戒都犯完了。

比丘戒四根本是核心,你犯了之后,涅槃性就没有了。那麽要保护这四个不犯的话,等于是城堡一样的,有七道防线,一层一层一层……。你一层防线破了还有第二层,第二层……,一直到最后一层。你如果二百五十条好好守的话,不会破到根本去的;如果你不守的话,放逸懈怠的话,那最后它直接冲到你四根本涅槃性破掉了,那就完了,慧命就断掉了;法身慧命一断的话,你成佛得解脱的希望就没有了。生命断了之后,下一辈子还可以再来;慧命断了之后,那就永劫沈沦了,那危险的。

所以说虽然这四条不成大恶,但是能助长、造成根本罪的。而世间上“称自好之流”,世间上有一些自以爲是能养生的人、有修养的人还“不免干犯”,不免犯这些。我们说以前那些名流,文学家,像李太白之流,他是自以爲很清高了,但是酒却吃得醉熏熏的,这个东西他就是,这一条就受不了——放逸。苏东坡,是什麽禅师投胎的,但是他,七个女人,这不得了了,这个你怎麽受得了呢?这个就是习气。世间上习气对道都不合的。这四条,世间自好之流也不免干犯。“以放逸无禁制故”,也就是放逸,没有禁制。

“智者应思”,那麽我们有智慧的人好好思惟,只有碰到佛教才告诉你这个东西,一般人不知道的,以爲这个没有关系的,做了可以做的。不邪婬嘛,你自己的妻子没有关系嘛,他来了七个……。结果佛印禅师就以身教他,他摆了一个炉子,七个水壶,这个烧一下那个烧一下,轮流烧,烧了一夜,七个茶壶都烧干了,就炸掉了。第二天苏东坡就问他的小妾(他的最小的女人,教她去敬侍佛印禅师的),就问她:“他(佛印禅师)晚上做什麽事情?”她说:“晚上什麽事也没做,就是一个炉子烧七个茶壶,东烧西烧,烧到后头,茶壶全都烧干了,爆掉了。”苏东坡一听,懂了,他七个女人。所以说你说不犯戒吧,他又不是邪婬,但是跟道是不顺的。“智者应思”,只有佛才能够告诉你这些。所以我们碰到别解脱戒真是大幸了,不要以爲好像无所谓的样子。

乙五 近住授受之仪式

近住授受之仪式者 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,具有信心,欲于圣者八支具足之近住戒中住者,晨起从于比丘、或婆罗门、或其他具戒等随一智者、现前行之,皆复相应。净身净意,于适合所作处,偏袒右肩、右膝着地、合掌启白、应如是说:弟子某名,从于此时依戒受持竟,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,应不杀生命,而且背舍杀业,弃诸棍杖、兵械、弓箭、杀具、罗网、渔猎、害生毒药什物等,时生惭愧,发起本具慈悲之心,令其具足能行。于诸有情有生命物、一切大小爱命乃至细若虫蚁之微,以后决不断彼之命,而且于背舍杀生之业等,应能作者。

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,尽其命终之时不作杀生,并背舍杀生业等,弃诸棍杖、兵械、杀具,于诸有情一切大小爱命、乃致细若虫蚁之微,决不断彼之命,而且背舍杀生业等。

如是等、我弟子某名、从于此时受持竟,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、能作不杀生命,而且背舍杀业,弃诸棍杖、兵械、杀具,惭愧时具,本有慈悲具足能行,于诸有情含生之类、一切大小爱命、乃至细若虫蚁之微,以后决不断彼之命,并背舍杀生之业,决定能作也。

今此初分,如彼阿罗汉圣人清净学处,并能随时习学,随时精进练修,随时能作实行。(以上是具足式,以下略说者当念先说戒相之文意,条条以次加入)

“近住授受之仪式者”,那麽前面近住的戒,八条分别地仔细讲完之后,近住戒该怎麽授受?

“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,具有信心”,自己要有信心。没有信心的话,喔,大家受,我也跟着受。我想起一个事情,有一次外地两个居士有什麽事情来,碰上了,住在这里,第二天来随喜听经,看到听经之前大家受八关斋戒,他们也是参加了。嚄,我想这两个人很不错。受了之后,后来回去了。没有好久写个信来,说那一天他来,大家受戒,他们也不好意思,也跟着受了;受完之后回去想一想他们两个人越想越不对,“哎呀,这条我受不了,那条受不了”。他们是在家人以爲这是受沙弥戒了。他说:咳,在家人怎麽受出家的戒,受不了的!赶快,想了半天,这样子乱受又不好,只好来写个信跟你抱歉,他们要舍戒。——八关斋戒一天一夜早就完了,还舍什麽戒呢?它又不是沙弥戒,他也不懂什麽戒,他们是硬了头皮,大家来受,他们又不好说不受。这样子受,本来就不得戒,可以说。没有信心又没有出离心,你得什麽戒呢?不要舍了,开始就没有得什麽戒。

既要有信心,“欲于圣者八支具足之近住戒中住者”,他的心里明白,圣者就是要亲近圣人的,跟圣人的戒体等流下来的那个八支,这个八条具足的近住戒要在这个里住,就是要受那个戒。那麽他既要有信心也愿意受这个八支的戒,然后“晨起”,早上起来,到有比丘的地方,或者婆罗门或其他“具戒等随一智者”,当然我们中国,就是佛法僧的地方以比丘爲准,到比丘面前去。边地和其他的地方找不到比丘,那麽就是在其他的人——受过八关斋戒的,“现前行之”,在他们面前受戒,“皆复相应”,这个都可以。

“净身净意”,那就是说,我们经常跟你们说,受戒之前要自己观想自己沐浴干净,穿了干净的衣服,就是净身,把身体要洗干净。受比丘戒你们都是做到了,在登坛之前沐浴、穿新净的衣服,而平时呢,八关斋戒也要重视。就是没有做到呢,也要自己观想自己洗干净了。身净了之后还不行,还要“净意”,心里边要干净。心里边把这些烦恼东西都息下去。

“于适合所作处”,殿上,或者其他可以受八关斋戒的地方。“偏袒右肩、右膝着地、合掌啓白、应如是说”,“偏袒右肩”是印度的一个礼节,就是表示恭敬,“右膝着地”,这个也是表示恭敬的礼节了。右膝着地,左膝是翘起的,你们受安居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仪式。“合掌”,实际上合掌是这样子了,这样叫合掌,你们在安居都知道了,放在左膝盖上,合掌。这是合十,这是合掌,两个掌合起来(师于讲席中演示)。“合掌啓白”,合掌向上面呈白。怎麽说呢?

“弟子某名,从于此时依戒受持竟”,现在这个时候,弟子什麽人这时候受了戒之后,一天一夜当中,“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”,就是现在开始这一天,乃至到晚上太阳下落,一直到第二天太阳出来,这中间就是这八条东西要受持。“应不杀生命,而且背舍杀业”,不但是不杀害生命,而且杀害的工作、事情也要放掉;“弃诸棍杖”,那些刀杖的东西都不能藏,都把它舍掉。

“弃诸棍杖、兵械、弓箭、杀具、罗网、渔猎、害生毒药什物等”,害生的毒药什麽东西,各式各样的东西,都要舍掉,并且“时生惭愧”,时时刻刻生起惭愧心,“发起本具慈悲之心”,我们本来有的慈悲心要把它发起来,“令其具足能行”,不但发起来,要真正能够具足地做到。因爲杀就是不慈悲,把杀业舍掉,还要把对立面的慈悲心,具足地把它生起来。“于诸有情有生命物、一切大小爱命、乃至细若虫蚁之微,以后决不断彼之命,而且于背舍杀生之业等,应能作者”,对那些伤害有情生命的东西,不管大的小的,只要它是爱命的有情,乃至小到蚊虫、蚂蚁之类的,决定不断它的命,“而且于背舍杀生之业等,应能作”,不但是不杀,而且杀生的那些事情也要背舍——不做。那麽就是“应能作”,不但是受戒的那一天要做到,以后也经常要这麽想。

“如其圣者……”,这个话很多了,我们现在授的仪式是根据我们清凉桥对居士授的仪式,把里边精华说出来,因爲说那麽多你们根本说不来。这个文也是反复的很多,叫你背下来自己来说呢,恐怕你情愿不受了,背不下来嘛。

“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”,跟阿罗汉一样清净。爲什麽阿罗汉是清净的?因爲这个是,出离的最高的果是阿罗汉,菩提的最高的果是佛。这里是讲出离,那些坏事不做,以阿罗汉的标准,那麽大阿罗汉也就是佛了。跟圣者阿罗汉一样的清净,他“尽其命终之时不作杀生”,“尽其命终之时”,一辈子,他不杀生的,并且“背舍杀生业等”,也把那些杀生的事情全部背舍的,就是不干的;“弃诸棍杖”,这是阿罗汉的功德,他天生具有;不要说阿罗汉,就是初果阿罗汉他就有自然的道共戒,不杀生的,断命也不杀生的。那麽我们要跟阿罗汉一样清净,“弃诸棍杖、兵械、杀具,于诸有情一切大小爱命、乃至细若虫蚁之微,以后决不断彼之命,而且背舍杀生之业等。”这是提一个标准,要跟阿罗汉一样清净,他阿罗汉怎麽做的,看看前面差不多,那就提到阿罗汉高度的标准来做。

“如是等”,像阿罗汉的这样清净一样,“我弟子某名、从于此时受持竟”,到现在授八关斋戒,受了之后,“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”,到太阳下去到第二天太阳出来这个中间,也能够做到“不杀生命”,而且也“背舍杀业,弃诸棍杖、兵械、杀具”,同时还要“惭愧时具”,经常起惭愧心,“本有慈悲具足能行”,本来有的慈悲的佛性能够把它发展起来,全部把它发挥出来。

“于诸有情含生之类,一切大小爱命、乃至细若虫蚁之微,以后决不断彼之命”,要跟阿罗汉一样,不断它的命,并且要“背舍杀生之业,决定能作”。

“今此初分,如彼阿罗汉圣人清净学处,并能随时习学,随时精进练修,随时能作实行。”现在是受戒了,以后就是随时随地要跟阿罗汉一样子,向他学习,精进地练修,随时能够要做到。

这是第一条杀生的戒,受的时候要这麽说,说这麽三段。

如其不杀生乃至背舍等,如是若不与取、不净行、虚妄语、及饮用能作醉迷之酒物、入于放逸处所、歌舞妓乐、花鬘香油着身、佩带庄严、装饰身相、高胜床座、及非时食等八支应断止者。

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,尽终寿命中间,不杀生乃至不非时食等,于非时食等八支业背舍。

如是我弟子某名,亦能从于此时受持竟,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,离非时食等八支,并背舍杀生乃至非时食等业,决定能作也。于此八支,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学处,我亦随时习学、随时精进练修、随时能作行持。(如是三说)

那麽下边,“如其不杀生乃至背舍等,如是若不与取……”,“不杀生”一直到“背舍”那麽长一段。那麽这样子,“不与取、不净行、虚妄语、及饮用能作醉迷之酒物、入于放逸处所、歌舞妓乐、花鬘香油着身、佩带庄严、装饰身相、高胜床座、及非时食等八支”,这下面还有七支,“应断止者”,这是第一段。

第二段,“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,尽终寿命中间,不杀生乃至不非时食等”,从杀生开始到非时食这八条全部说,“于非时食等八支业背舍”,八支背舍。

“如是我弟子某名,亦能从于此时依戒持竟,若一日间、日落夜分、至次日日出之中间,离非时食等八支,并背舍杀生乃至非时食等业,决定能作也。”这是简略的话了,要具足说的话,每一条都像第一次这麽说。

“于此八支,如其圣者阿罗汉之清净学处,我亦随时习学、随时精进练修、随时能作行持。(如是三说)”说三遍,那得说很多时间了。那麽我们现在根据我们的传承,就是用现在这个比较简略的方式,也就是自己也不要说那麽多,只说个能持就完了。如果你自己说那麽多的话,八条,一条就是那麽多,你说八条,早就忘掉了,不晓得说什麽去了。好,今天的时间到了,我们就讲到这里。

昨天讲到受八关斋戒的一些仪式,要说很多话,那个要说几番几番的,每一条戒要说几番。当然,这是正规地、具足地说。我们的道场,就把它简略,使那些受的人容易受持,容易问答,所以说,把它简略了,意思还是一样的。那麽这说过之后,每一个戒说三次,那我们也说三次,但是因爲时间关系,第二、第三次略了,照规矩呢三次都要具足地说。

复次师云:善哉善哉,如理成就,并开示受者,生起高上脱俗之心,及有暇难得,与八戒近住之大功德胜利等,乃至发愿竟,而爲成满。

三次说好之后,“复次师云”,授戒的师他就说,“善哉善哉,如理成就。”这个我们每天都说的,“很好!你能够受了八关斋戒”,这样子三次说了之后戒体得到了,“如理成就”,就如法地如理地成就了。

那麽这个之后还要开示受戒的人要“生起高上脱俗之心”,高贵的心,要脱离世间那一套的心——出离心。“及有暇难得,与八戒近住之大功德胜利等”,还有要开示“有暇难得”。我们说八有暇就是离开不能学佛法的那些恶道、那些长寿天、无想天,还有盲聋喑哑、世智辩聪这些等等,都是不能亲近佛法、学法的那些,八个难。这八个难离开叫有暇,这个是不容易得到的,做了人也不一定就是有暇。那麽这样子能够有暇乃至信佛,能够受八戒,那是很不容易,难得。那麽受了八关斋戒之后有什麽功德胜利?那就是功德很大。我们经常讲的,一天一夜八关斋戒,至心回向西方的话还是可以生中品,只是一天一夜,这个功德就极大。其他的呢,各种经论说的很多。“乃至发愿竟”,最后还要发愿,“衆生无边誓愿度……”,我们也这麽发了,“而爲成满”,这个,对八关斋戒说的仪式圆满,到此圆满。

你们这些学了之后,做比丘的都要会给人家授八关斋戒。授八关斋戒呢,一般说不一定是五年(戒腊)。我在清凉桥的时候,大概第二年,上海的居士来,要受八关斋戒,海公上师就叫我给他们授。所以说八关斋戒——五年以上是更好了,一般说就是要这八条都持得清净的,就是晚上绝对不吃的,这样的人授戒呢戒弟子得益。如果他本身晚上不太清净,要吃一点东西或者弄点米汤或者什麽东西,糕点、水果之类的,那你给人家授呢,自己非时食这一条没有,就不能给人家授了,授了人家不得益,也不能发这个戒体。所以说一定要本身自己持戒清净的,才能够给人家如法地授。一般说比丘是最好的,所以说做了比丘的,我们都有这个责任。那麽当然了,能够五年以上的是更如法,实在那时候五年以上的人找不到,那麽自己能够清净受持的,也可以,这八条受持的比丘僧可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