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俱舍讲记

【俱舍讲记052】明器世间 | 明天器(一)

2020-06-18 00:00:00 分类:俱舍讲记 35次浏览


颂:


妙高层有四 相去各十千

傍出十六千 八四二千量

坚手及持鬘 恒憍大王众

如次居四级 亦住余七山

妙高顶八万 三十三天居

四角有四峰 金刚手所住

中宫名善见 周万踰缮那

高一半金城 杂饰地柔软

中有殊胜殿 周千踰缮那

外四苑庄严 众车粗杂喜

妙地居四方 相去各二千

东北圆生树 西南善法堂



《俱舍论颂疏》原文

从此第八,明天器。一、明天所居器,二、明天器近远。就明天所居器,文复分二:初、正明天器,二、便显余义。初文分三:一、明四天王天器,二、明三十三天器,三、明空居天器。且初第一,明四天王天器者,论云:有几层级?其量云何?何等诸天?住何层级?颂曰:

妙高层有四 相去各十千

傍出十六千 八四二千量

坚手及持鬘 恒憍大王众

如次居四级 亦住余七山

释曰:苏迷卢山,有四层级。始从水际,尽第一层,相去十千踰缮那量。如是乃至从第三层级,尽第四层,亦十千量。此四层级,从妙高山,傍出围遶,尽其下半。妙高山下,四万名下半耳。

最初层级,出十六千,第二、第三、第四层级,如其次第,八四二千。有药叉神,名为坚手,住初层级;有名持鬘,住第二级;有名恒憍,住第三级。此三皆是四大天王所部天众。第四层级,四大天王,及诸眷属,共所居止。故经依此,说四大王众天,除层级外,七金山上,亦有天居,是四大天王,所部村邑,是名依地住。四大王众天,于欲天中,此天最广。


讲记

那么我们看下面,下面讲四天王天。“天器”,天的器世界。这个颂子,科判上讲的是,讲天器先从四天王的器世界讲起,再讲三十三天的器世界。四天王天的器世界就是“妙高层有四,相去各十千,傍出十六千,八四二千量,坚手及持鬘,恒憍大王众,如次居四级,亦住余七山”“释曰:苏迷卢山”,妙高山“有四层级。始从水际,尽第一层,相去十千踰缮那量”,妙高山这个地居天,因为它安在山上,有四层。从第一层就离水、离海面有“十千踰缮那”,十千由旬就是一万由旬。那么第二层离第一层又有一万由旬。一样的,四层天相距的距离都是一万由旬。“从第三层级,尽第四层,亦十千量。此四层级,从妙高山,傍出围遶”,四天王天的这四层,它是围绕着妙高山的——须弥山。大宝恩师讲的就像盘山公路一样,从山侧、四周围绕着山的这四层,“傍出围遶”。它的宽度,下面讲“出十六千”,一万六千由旬那么宽,就像悬空安在须弥山上,好像是盘山公路一样,就是他们居住的这个地方,有四层。“第二、第三、第四层级,如其次第,八四二千”,这个讲的是它的宽度。第一层有一万六千由旬,第二层有八千由旬,第三层四千由旬,第四层有两千由旬。“有药叉神,名为坚手,住初层级”,还有个叫“持鬘”的住第二级,就是他们的领头了。第一层领头的叫“坚手”,他带领着他的手下;第二层叫“持鬘”;还有叫“恒憍”的,这第三层。这三层都是“四大天王所部天众”,所率领的天众。第四层级叫“四大王众天”,四大天王就住在第四层。“及诸眷属,共所居止。故经依此,说四大王众天,除层级外……”,那么还不单单仅此,他的部属在七金山上也有住着的,是他的部属。就好像他的这些聚落、村邑,就是他的一些部属。他的是城市了,旁边还散布着一些村子啊什么,就住在七金山上,都属于他所带领的。那么“四大王众天,于欲天中,此天最广”,这个天的范围比较广了。在我们有部的律里面他有名字的,像这个四大天王就是持国天王、增长天王、广目天王和多闻天王。这个倒不是民间讲的,有部的律藏也这样讲。持国天王,他是“乾闼婆众围绕”,他应该统领的是乾闼婆;增长天王是“鸠槃茶众围绕”,他统领的应该是鸠槃茶;广目天王,他是“龙众围绕”,他统领的应该是龙众;多闻天王,他是北方天王,毗沙门,他统领的是一切药叉众。那么这是四大天王。



《俱舍论颂疏》原文

释从此第二,明三十三天器。论云:三十三天住在何处?颂曰:妙高顶八万 三十三天居四角有四峰 金刚手所住中宫名善见 周万踰缮那高一半金城 杂饰地柔软中有殊胜殿 周千踰缮那外四苑庄严 众车粗杂喜妙地居四方 相去各二千东北圆生树 西南善法堂释曰:三十三天,住苏迷卢顶,其顶四面,各八十千,与下四边,其量无别。山顶四角,各有一峰,其量纵广,各有五百。有药叉神,名金刚手,于中止住,守护诸天。于山顶中,有宫名善见,见者称善也。四面二千半,周万踰缮那,金城量高,一踰缮那半。其地平坦,亦真金所成,俱用百一杂宝严饰。地触柔软,如妒罗绵,于践蹑时,随足高下,是天帝释所都大城。于其城中,有殊胜殿,种种妙宝,具足庄严,蔽余天宫,故名殊胜。面二百五十,周千踰缮那。是谓城中,诸可爱事。


讲记

“从此第二,明三十三天器。论云:三十三天住在何处?颂曰”,有个颂子,三十三天在须弥山顶,“妙高顶八万,三十三天居,四角有四峰,金刚手所住,中宫名善见,周万踰缮那,高一半金城,杂饰地柔软,中有殊胜殿,周千踰缮那,外四苑庄严,众车粗杂喜,妙地居四方,相去各二千,东北圆生树,西南善法堂”


解释的话,“三十三天,住苏迷卢顶”,它在须弥山顶。“其顶四面,各八十千”,顶的四面长度都是“八十千”,就八万由旬。“与下四边,其量无别”,和须弥山入海的那部分的底座是一样宽的。“山顶四角,各有一峰”,山顶,因为它是正方形,每一边都是八万由旬,所以它的四个角,正方形不是有四个角么?那四个角都有“一峰”,一个山峰。“其量纵广,各有五百”,五百由旬,也是个正方形。这个山峰也是个正方形的山峰,高五百由旬,宽五百由旬。上面住着“药叉神,名金刚手”,金刚手,其他地方讲他带着五百青衣药叉,在守门,预防阿修罗打上来,“于中止住,守护诸天”“于山顶中,有宫名善见”,山顶上有个宫叫“善见”,这个是帝释天的一个宫殿,“见者称善”,叫“善见”。这个宫殿善见“四面二千半,周万踰缮那”,那么它应该是正方形的,每边都是“二千半”由旬。“金城量高,一踰缮那半”,高是多高?一由旬半。“其地平坦,亦真金所成,俱用百一杂宝严饰。地触柔软,如妒罗绵”,是柔软的绵。“于践蹑时”,你足踏下去的时候,“随足高下”,就好像这个弹簧一样,“随足高下”。“是天帝释所都大城。于其城中,有殊胜殿”,这个是帝释天所统领的一个大的城,城中有殊胜的宫殿,“种种妙宝,具足庄严,蔽余天宫”,比其他天人的宫殿要强、要好、要庄严,“故名殊胜”“面二百五十,周千”由旬,它的长度,各面、可能四面都是二百五十由旬,所以周长就是二百五十乘以四,就是一千由旬。“是谓城中,诸可爱事”



《俱舍论颂疏》原文

城外四面,四苑庄严,是彼诸天,共游戏处。一众车苑,随天福力,种种车现。二粗恶苑,天欲战时,甲仗等现。三杂林苑,诸天入中,所玩皆同,俱生胜喜。四喜林苑,极妙境界,并集此苑,观此无厌,名喜林也。此为外饰,庄严大城。四苑四边,有四妙地。中间各去苑,二千踰缮那。是彼诸天胜游戏处,诸天于彼捔指争胜欢娱。  城外东北,有圆生树,是三十三天受欲乐胜所也。其圆生树,盘根深广,五十踰缮那。耸干上升,枝条傍布,高广量等,百踰缮那。挺叶开华,妙香芬馥,顺风熏满,百踰缮那。若逆风时,犹遍五十。


讲记

“城外四面,四苑庄严,是彼诸天,共游戏处”,城外有四面,有四个花园,苑囿,是诸天在里面游戏的地方。


“一众车苑,随天福力,种种车现”,他们在这个苑里面可以乘车,好像春游一样的,在花园里面到处转。第二是“粗恶苑,天欲战时,甲仗等现”,要和阿修罗打仗的时候就到这个苑囿里面取兵器,这叫“粗恶苑”。我们知道按照经论的讲法,我们南洲的这些钻石,都是他们打仗的时候那些兵器磕碎了,掉下来的。那就是说天上的东西当然很珍贵了。“三杂林苑,诸天入中,所玩皆同”,这个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游戏或者一些玩具,有很多,所以叫“杂林苑”,“俱生胜喜”。第四叫“喜林苑,极妙境界,并集此苑”,很多殊胜的五欲的境界都积集在这个苑,“观此无厌,名喜林也”“此为外饰,庄严大城。四苑四边,有四妙地”,那么在这个庄严大城的四苑、四个花苑的四边还有四个妙地。“中间各去苑”,中间离开这个苑囿有两千由旬。那么大宝恩师好像说这个两千有点……可能是二十或者多少,两千可能太远了,不大可能是两千由旬。“是彼诸天胜游戏处”,他们做游戏的地方,“诸天于彼捔指争胜欢娱”,那么这里好像是比试武艺、做游戏的地方。“城外东北,有圆生树”,那么这里,好像其他地方还有讲的一个戏忘天和一个意愤天。这里他倒没有提到,但是论里面好像提到了,大概也是欲天,这是比较特殊的两个。有部是提到的,《大毗婆娑》里面是提到的。戏忘天,就是他在天上游戏得很高兴、很疲劳,然后就死掉了、很累就死掉了,很疲劳。就是说他忘失了自己正念,戏忘天,那么就是这么一个天。游戏得疲劳了就死掉了,戏忘天。还有一个天,意愤天,两个天人就对视,互相瞪着看,生气,就死掉了,这个就是意愤天。比较(特殊的)有两个。有部,其实《大毗婆娑》里也提到了,这个应该是属于欲界天的。下面我们接着看圆生树的问题。圆生树,在三十三天,一棵大树。它是很高,有一百由旬。根就深五十由旬,踰缮那。踰缮那,我们知道十六里,这是现代的算法了,就是根据俱舍的体系算出来的。如果在其他的地方,一由旬可以是二十里,也可以是四十里,也可以是六十里。我们知道,比如《法华经》可能也讲由旬。我们律里面讲得更多了,由旬。它这里按俱舍的体系换算出来是十六里。“五十踰缮那”,一踰缮那就是一由旬,有十六里。那么这个枝条长得很高,“傍布,高广量等,百踰缮那”,树枝、树荫宽有一百踰缮那。那么树高也有一百踰缮那,它的根在地下就有五十踰缮那,在地面上有一百由旬。花开的时候很香,“顺风熏满……”,风是顺风的时候,能熏一百由旬,那么远的地方都能闻得到。如果逆风的时候,五十由旬远的地方能闻得到。




《俱舍论颂疏》原文

问:顺风可尔,云何逆风熏?答:有余师言,香无逆熏义,依不越树界,故说逆风熏。解云:言不越树界者,谓圆生树身,去外枝条,四面各五十踰缮那,如在树下,近东边立,去彼树身,五十踰缮那。若有东风,名为逆熏。此人由在树界内,而得头上枝条等香故,言不越树界也。论主正解云:理实圆生,有如是德,所流香气,能逆风熏。虽天和风力所壅遏,然能相续,流趣余方,渐劣渐微,近处便歇,非能远至如顺风熏。五十踰缮那名近处,百踰缮那名远处也。


讲记

他提个问题,说“顺风可尔,云何逆风薰?逆的风为什么还能薰?我们知道,它迎着风去么,肯定被风吹回来了,怎么还能逆着风过去呢?他提这个问题。“答:有余师言,香无逆熏义”,这个不合理,香不能迎着风冲过去的。“依不越树界,故说逆风熏”,这个解释就是说,他是依这个没有超过它树的界限“说逆风薰”。因为这个树,它枝条很广,最远的枝条离树干就有五十由旬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他虽然离开树干五十由旬,但是头上还有那个树的枝条,还能闻得到一点花的香味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逆风熏五十由旬,其实就是说树的枝条还在他头上了。如果顺风,当然还可以再冲出去香味五十由旬。他解释“树界”的意思,“圆生树身,去外枝条,四面各五十踰缮那,如在树下,近东边立,去彼树身,五十踰缮那。若有东风,名为逆熏。此人由在树界内,而得头上枝条等香故,言不越树界”,“去彼树身”,五十由旬,就是离开树干五十由旬,但是他头上还是有树枝。因为树枝很宽,能延伸出去五十由旬。那么他是这个解释,论主不承认。“论主正解”,所以前面的不是正解。“论主正解云:理实圆生,有如是德,所流香气,能逆风熏”,因为这个确实能够迎着风熏。“虽天和风力所壅遏……”,天上没有那些暴风、冷风、恶风,都是温和的风。温和的风吹过来,也可以把它阻碍住,但是这个香味能够相续地、还是能流过去,到其他地方去。“渐劣渐微”,但越远味道越小了,“近处便歇,非能远至如顺风熏”,当然没有顺风熏得远了。但是能熏五十由旬,就是踰缮那,“名近处,百踰缮那名远处也”。那么就是说论主不承认前面那个讲法。




《俱舍论颂疏》原文

又论云:如是华香,为依自地,随风相续,转趣余方,为但熏风,别生香气?问也。自地者,华也。香依华发,说华为自地也。此义无定,诸轨范师,于此二问,俱许无失。答也。依华依风名二问也。若尔者,何故薄伽梵此云功德聚也。言:华香不能逆风熏,根茎等香亦复尔。善士功德香芬馥,逆风流美遍诸方。解云:引此颂意,难论主许华香能逆风熏也。修善之士,名满四方,能逆风熏,华香不尔也。论主通云:据人间香,故作是说,以世共了无如是能。若据天香能逆熏也。化地部经,说此香气,顺风熏满,百踰缮那。若无风时,唯遍五十。城西南角,有善法堂,三十三天,于彼评论如法不如法事。


讲记

“又论云:如是华香,为依自地,随风相续,转趣余方,为但熏风,别生香气?”他提个问题,这个花香散出去的时候,“为依自地”,就是它自己那个花的香味,我们知道香味是花的一个……色声香味,一个极微嘛。香味是有它的极微的。色声香味触,五个境都有它的极微。比如青色有青色的极微,声音有声音的极微,香味也有香味的极微。就这个树的花的极微,自己跑出去的,“为依自地”,就是它的极微被风带出去的?还是说它这个极微把风熏得带香气了,然后风吹出去的?这是两回事。一个是它自己的极微,就是花朵上的那个香味的极微。这个我们《成实论》专门有个辩论的。辩论什么呢?就是说你这个鼻子能不能闻到香味?我们《俱舍》讲鼻子闻香味是味至境,就是说那个极微要碰到鼻根,根和境要碰到才能闻到味道,鼻子是取至境的。眼睛取不至境了,眼睛不一定要境到你面前。一个山在很远的地方,你看得到了,不一定要到你的眼根面前,碰到眼根才看得到。但鼻子闻味道,要那个香味的极微碰到你的鼻根,你才能闻得到。但《成实论》就认为这个不对。他说如果这个花朵的香味的极微都跑到你鼻根这里来,这个极微越跑越少,你再称一称,重量不是要减少吗?他提这样的问题。你看嘛你称一称,昨天这个花重二两,今天还重二两,那就证明你说的不对。你不是闻了很多它的香味的极微么?都跑到你鼻根那里去了,它应该重量减轻了。所以他认为鼻根是取不至境的。那个香味的极微,它就不用跑过来,不用跑到你鼻根那里,你隔得远、隔着空间也可以闻得到的。所以它今天是二两,明天还是二两,它并没有跑过来。那么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类似的问题。是这个圆生树花上的香味的极微它自己散出去了?还是说它这个极微,熏在风里面的极微上,把风里面的极微也带了香气,是风里面的极微散出去的?风里面有没有极微呢?如果就我们学四大来讲,风本来就是风大。它就是地大……极微由四大构成的,但就风大来讲,它是不能熏的。但是有的风,它有显形色的,就能熏。比如说你看到这个风有灰色的,或者你看到一阵风吹过来,你看得到风的这种。当然你看不到的也有,你看到树枝动才知道有风,这个风你就没看到,只不过是通过树枝动你才推测出有风。还有一种风,它是你能看得到的,哦,一阵风吹过来了。你能看得到的这种风,就是它有极微。这样的风里面的极微就可以被花的那个香的极微熏。这个就好像胡麻压油一样的关系。胡麻这个东西是有香味的,胡麻堆在一堆发酵,把它压出芝麻油之后,这个油也带香味的。那么就说香味的极微和油的极微,因为都在一起的关系,互相熏,那么油也带了香味,就是这个意思。那么还是说是这个花上的香的极微熏,使得风里面那个极微——本来不香的那个极微,也带了香味,所以跟了风散出去了,到底这两个说法哪一个对呢?论主说“诸轨范师,于此二问。俱许无失”,都可以。要么就是花的极微自己被风吹出去了,香味极微,要么就是这个圆生树,花的香味的极微熏到了风里面的那个极微,然后再由风传出去,都可以。“此义无定”,两种说法都可以。“若尔者”,但是他又提个问题,你这样说呢,“何故薄伽梵言”,就是佛说“华香不能逆风熏,根茎等香亦复尔”,不能逆风熏,迎着风不能熏的。“善士功德香芬馥,逆风流美遍诸方”,那些大德知识的功德、善知识的功德,它却跟香不一样。“逆风”,就在逆境的时候也可以熏,他是比喻。那么大宝恩师讲的就是那些持戒的,好像比喻是持戒的香味,在碰到那种比如说诽谤的环境,或者在文革的那种逆境当中,它还是能够逆熏,还传得很远,别人都认为他持戒好,是个比喻。“论主通云……”,论主就解释,他说不能逆风熏的是人间的那个香,不能逆风熏,但是天上的香是可以逆风熏的。“化地部经,说此香气,顺风熏满,百踰缮那”,可以熏百踰缮那,百由旬了。那么就是说它可以熏的了,不像前一种说法,只是树枝在他头上才能闻得到。它有这个作用,逆的风可以熏出去,不会被风全部吹回来。“城西南角,有善法堂,三十三天,于彼评论如法不如法事”,这是很有名的一个善法堂。我们有的地方还介绍了一个叫得胜堂,就是天人打仗,打胜之后就到得胜堂里面。得胜堂,我们以前介绍过,它那些东西、木结构的这个宫殿,其实柱子和梁没有接在一起的。你看的时候好像是接在一起,但是它中间容一线穿过。你拉根线,可以拉过去的,从柱子和梁的接头的地方,就是它实际没有接在一起。那么一样的,那些木结构的殿堂、得胜堂的殿堂,这些起支撑作用的、或者架构,都是中间没有靠在一起的,你拉根线可以拉过去的。但是它为什么能立得起来呢?是福报的问题。我们人间的就靠力学的梁和柱子接在一起才能撑得住。它不需要碰在一起,福报的原因,自然能够立得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