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法相学社课本

《五蕴论》与《广五蕴论》对照学习比较好( 法相学社第一期课本序言 9)

2016-11-29 17:41:03 分类:法相学社课本 479次浏览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法相学社第一期课本序言(9


        (范古农居士著,智敏上师讲解)


        (接上文)


        佛典句义,因中文句读或不易清辨,故须看注解,明了其义,才能清晰。如《五蕴论》云:“云何名为无表色等?谓有表业三摩地所生色等无见无对”。若看《广五蕴论》,便知是有表业所生色,三摩地所生色属于无见无对的色法也。故此二论,读时并看,有此略彼详之益。


        “佛典句义,因中文句读或不易清辨”,我们汉字、汉文的句读,就是标点,是很含糊的,没有什么分号、逗号、句号,就是一个圆圈圈。什么话都是一个圆圈圈,这个圆圈圈有的时候还点错的,因为古代的刻板,校对的人不一定很仔细,也有点错的。就像《百法明门论》里边,现代人的,杨仁山、欧阳竟无他们办的金陵刻经处是校对最好的,但就在《百法明门论》里边,也有好几个标点错了的,所以这个看起来就不清楚了。那么把注解对照一看,句在哪里该断,自然会明了。所以要看注解,“明了其意,才能清晰”,标点才能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《五蕴论》云:云何名为无表色等”,这是引《五蕴论》,五蕴,什么叫无表色呢?“谓有表业三摩地所生色等无见无对”,这一句话,连了一大串来的,没有标点。古代的人一看就懂,现在的人看了就要误会了,有表业三摩地里边产生的色,这个就要误会了,标点点不清楚了。但是你把《广五蕴论》的注解一看,它怎么说呢?是有表业所生色、三摩地所生色,这两种色都属于无见无对,那么就清楚了。有表业后边要点一点。三摩地所生的色,有表业所生的色,“所生色”要两用,既用在三摩地后头,也用在有表业后头,然后这个标点才是对头了。[1]所以把意思看懂了,标点也点得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在上海社科院的时候,他们知道我学《俱舍》的,经常有人来问:“《俱舍》是古代的文字,标点你点得下来?”好像是很困难的事情。我说:“这有什么点不下来?”你只要学过几部论,这个标点就很容易点下来了。玄奘法师的翻译跟他的弟子的注解,很容易点标点,基本上是四个字一句。你去看好了,除非有些地方六个字一句,都四、六字一句的,大部分是四个字一句,所以非常好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故此二论,读时并看,有此略彼详之益”,这个就是对照注解了,有好处。


        佛典中用字,有性业、因果、能所等,皆对待为用。举一可以知二,即举此可以知彼。如云“以……为性”,即有“以……为业”相对,或省略之,此即《五蕴论》与《》之比较也。再如云“所触”即有“能触”,能为主动,所为被动。大概心法为主动,亦为被动,色法唯是被动而非主动。然又可作似主动者乃助动,而非真主动。“因果”关系亦犹“能所”,如能生为因,所生为果;能造为因,所造为果。


        “佛典中用字,有性业、因果、能所等,皆对待为用”,这是互相对待的。“举一可以知二”,你举出了业就知道性,说了因就知道果,说了能就知道有所。所以举一反三了,这个自己应当是说了一个就能够知道第二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云‘以……为性’”,决定后头有“以……为业”,如果他“以……为业”不说的话,你自己也可以想到还有一个“业”在后头,略掉了没有说,这是相对的。“或省略之,此即《五蕴论》与《》之比较也”,或者《五蕴》里省掉的,广的里边就把它标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如云‘所触’即有‘能触’,能为主动,所为被动”,这个能所的问题,他也提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这里有的人始终搞不懂能所的问题,以为能总是主要的。对了,动,能动是主要的,能是主动的,所是被动的。但是,要看是什么动,依靠这个动,那所依是主了,能依就是附带的了。所以要看后头那个字,前面那个,它是“能”是主,“所”是被动了,但是你再看后边那个字,还要两个字合拢来才能决定哪个是主要的、哪个是次要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总的来说,心所法一般是能动,能看、能觉、能听,但是也可以被动,你这个说话的人,也可以给人家做对象。我就看你这个人,我看你在说话,这个也可以作被动。色法都是被动,不是主的,有的时候也可以主动,但不是真正的主动,是助动,比如眼根。能看的是眼识,但是眼根也是能看,它是帮了眼识在看,所以说也是“能”,能看。眼识眼根都是能看,所看的是色境,但是眼根的能看跟眼识的能看又差一点点,一个主一个助。下边就是说,“而非真主动”


        因果关系跟能所一样,能生的是因,所生的是果。因果是由因生果,那么因当然是能生,所生的是果。能造的是因,四大种,能造色是因,所造色是果。


        云“所触一分”者,所触对能触而言,色法为所触,心法为能触。云所触者,别于心法中之触心所也,然身根虽是色法,亦有助动之用,故又是能触,触处为色法,故唯为所触也。云“一分”者别于四大种之能造色,盖四大种亦是所触法,除此外指四大所造色乃是一分,故云“一分”也。


        “云‘所触一分’”,这个问题也是经常有人问的,触的境里边有一分,它是所造色,还有一分是能造色。“所触对能触而言”,这里说所触,是对能触,有所触绝对有能触。能触是什么?能触是身识、身根,所触就是那个境——四大还有轻、重、涩、滑、冷、饥、渴,这些是所触。但是所触里边,一部分是能造,一部分是所造,所以所触要分两分。色法是所触,心法是能触。“云所触者,别于心法中之触心所也”,心法里有一个触心所,这是主动的,我们说这个触,如果不说能所的话,两个要混淆,所以要说个所触,所触就是色法。“然身根虽是色法,亦有助动之用”,身根也是能触。它虽然是色法,它是能触,因为它是帮了这个身识的。“触处为色法,故唯为所触也”


        再说“一分”,四大种也是所触,但是能造,它另外一部分就是所造。“盖四大种亦是所触法”,除此以外,四大种所造的色,这是一分。这个我们都学过了,大概问题不大,就念过算数。“故云‘一分’也”。


        此义虽见《杂集论述记》,然有论云“已说七种造触及前四大十一种等”,可知所说十一种触法中,一分为所造触之七种,一分为能造触之四种,能细心读之,亦得了解耳。此等论所说色法心法等,应作科学书读,不可作议论小说读,盖所说即人生宇宙之原质,乃现实之根据,不同空泛寓言也。


        “此义虽见《杂集论述记》”,《杂集论述记》把它讲得很清楚,但是《广五蕴论》里边也讲了。《广五蕴论》里边说的,“已说七种造触及前四大十一种等”,“七种造触”,就是轻、重、涩、滑、冷、饥、渴,这个讲完了,再加上前面能造的四大,这个所触一共有十一个,这是《广五蕴论》也给你讲了。“可知论说十一种触法中,一分为所造触之七种”,一分为所造的触,那是轻、重、涩、滑、冷、饥、渴;“一分为能造触之四种”,另一分,能造的四种——四大种。“能细心读之,亦得了解耳”,你要仔细地慢慢(读),一遍不行的,你这一遍看不懂,再看两遍。两遍、三遍、四遍、五遍,念个十遍八遍的话,意思也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“此等论所说色法心法等,应作科学书读”,这里我们说的色法心法,念这些书时,当科学来读,就当自然科学一样,都是讲宇宙的真理了。不要当小说看,看过算数。我们看小说,就是看一个大概,不会仔细地咬每一个文字。我们小孩子的时候,古代的那些小说,《济公传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,这些基本上都看过了,那是很小的时候、十岁左右看的。那古文很深,你说你每个文字都讲得下来?不见得。就是看的时候把意思抓到了,好了,看过去算数了,“我知道了”,就是关公、刘备等等,都知道了。但这是马马虎虎看的,大概知道一些就算了。学法相的书,却不能这样子学。这样子马马虎虎学的话,你是马马虎虎知道,说起来呢,就人家问你一个问题,你马马虎虎回答也不行了。人家问你个为什么,你就被将了个军了,舌头也打疙瘩了,不会说话了。这是不能马虎的。因为我们佛教里说的、经里说的、论里所说的,就是人生、宇宙的原则,万法,宇宙、人生最基础的东西。“乃现实之根据”,就是现在摆出一切法的一个根据,也就是元素、原子之类的东西,“不同空泛寓言”,不是小说里边孙悟空、猪八戒编一套就可以了,你大概知道这些,你看到笑、高兴就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我们小孩子看《济公传》的时候,看到后来,自己会笑。为什么?里边都是非常可笑的话,很多很多。我就记得有一个:济公跑到树林里,看见一个人上吊,苦得很,济公也来上吊,“我也苦得很,我也上吊”,把绳子往一棵树上一挂,吊上去了,是吊在后脑,不是吊在颈项里,吊不死的,挂在那里。像这一类很多,这个看过算数了,不需要仔细研究。佛经里就不是这些东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[1] 《五蕴论》:“云何名为无表色等,谓有表业及三摩地所生色等无见无对。”《广五蕴论》:“云何无表色等,谓有表业。三摩地所生,无见无对色等。有表业者,谓身语表,此通善不善无记性。所生色者,谓即从彼善不善表所生之色,此不可显示故名无表。三摩地所生色者,四静虑所生色等。此无表色,是所造性,名善律仪。不善律仪等亦名业,亦名种子。如是诸色,略为三种。一者可见有对,二者不可见有对,三者不可见无对。是中可见有对者,谓显色等。不可见有对者,谓眼根等。不可见无对者,谓无表色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