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护生素食

恩师和《动物解放》一书译者祖述宪教授谈话录

2018-02-14 23:57:06 分类:护生素食 255次浏览


选自《多宝通讯》第八十三期


恩师: 祖老师,你翻译的《动物解放》很好啊!

祖述宪教授(以下简称祖教授): 非常荣幸。

恩师:这本书我们在大力宣传,这个跟我们佛教的宗旨是符合的。

祖教授: 对。

恩师: 我们正要放生,那么这本书就是推动放生。现在我们放生,最困难的就是,想放生没有地方放,你放在水里面,他要抓了走,一般都放在水库么,水库里的都要被喫掉的。天上的要被打下来的。很困难。

祖教授: 对,对。

恩师: 我们现在准备租一块地,租一块地放牛。

祖教授:哦。

恩师: 虽然是数字不高,但是可以,我们准备买老的牛,准备要喫的牛,把它买来之后养老,这批老的牛养好了,再买一批再养。这样子好像比较稳定一点,否则的话,你没有地方放。我们都联系过了,能放的呢衹能放一百多头牛,太多了太挤了也不行了。所以到处没有地方放,我们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。不过,地方还没有搞好。

祖教授: 师父,我就简单介绍一下彼得·辛格这个人。彼得·辛格现在在普林斯顿大学当教授。他是目前在世界上活着的最有影响的伦理学家和哲学家。他的学生听了他的课之后,有的很快马上就素食了,或者有的人听了他的课之后就捐钱,就是给儿童基金会去救非洲的穷人。他的主张并不单纯是佛教的,他也很推崇佛教的。差别呢,他首先一个就是消除世界的贫困。

恩师: 这个跟佛教也是一样的。

祖教授: 对,这个跟佛教一样的,众生平等一样的。第二个呢,要保护环境。因为喫肉,肉食也是破坏环境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这本书里面讲的很多了,实际上这个并不是我们主张素食的人讲的。而是真正想保护环境的人和医学界都这样讲。素食对健康的好处,毫无影响。师父八十多岁了,我也七十岁了,但是我精神仍然很好。我再讲一个有趣的事情,我四十一年以前到这个地方来过。我到这个地方才知道。我当时在上海第一医学院做研究生,我到这里来这里研究一种细菌。跑到山区里边,当时是很小很小一个地方。

恩师: 这里我们没有来的时候是一个中学。

祖教授: 那时这里一点房子都没有,就是老的几个破房子。我再讲一个,彼得·辛格第三个,就是争取改善动物的生存条件,我觉得这个是合适的。但是最后一个,很可能很多宗教或者佛教不同意了。他主张对那些到了疾病的晚期,很痛苦,而又没有解脱的,他主张安乐死。

恩师: 这个跟佛教就不一样了。

祖教授: 是的,这个可能就与佛教不一样了。所以这一点讲起来就……当然我们作为医学工作者,觉得就有可能接受了。

恩师: 这个安乐死现在社会上也有很多人反对的,不仅仅是佛教徒反对。

祖教授: 对对对。

恩师: 这个毕竟是好像是把他活活的搞死了,这个一般好像是有些残忍。佛教徒嘛当然了,认为是杀人了。

祖教授: 对。去年,彼得·辛格另外两本书,在中国翻译出版了,一本叫《实践伦理学》,这本书很好看,其中一部分,有几章就是讲到动物和杀生的问题。还有其它讲到世界贫困、难民等等的问题,这个是欧美各国大学的必读的教科书,就是伦理学方面的教科书。还有一本呢,就是现在全球化了,全球化对穷人到底有没有好处?他讲一个地球,一个世界--地球,全球化伦理,东方出版社,这两本书都是东方出版社的政治法律系列丛书当中的。我觉得这两本书很好看。

恩师: 他这本《动物解放》也是生命伦理学,也是伦理学为基础的。他就是尊重生命嘛!因为动物也有生命嘛!你不能把它的生命当成我们喫的对象,这个不合适的。他的这个思想和我们佛教是符合的。至于安乐死嘛,我们佛教不赞成的。他们是因为没有佛教的三世的观念了,他认为他很痛苦了,不要让他受苦,出发点是好的,但是他对真正的人的轮回生死的情况不了解嘛。不了解么,他不认为这是杀生的事情,这个因果很大,但他不会知道的,这个也不好怪他。

祖教授: 师父大慈大悲,想着怎么样子放生啦……

恩师: 这个本来是我们佛教该做的。

祖教授: 但是正如同您刚才讲的这个情况,您对外面的情况也非常了解。就是现在无地可放。

恩师: 对的对的,确实这样。

祖教授: 你没有地方可放,另外一个,造成一个问题,就是什么呢,台湾呢,他们也是,你这里放生了,好,有些人就捕捉一些鸟来,野鸟来,小笼子里装着,就卖给你放。

恩师: 就是,卖给你放。

祖教授: 所以这个问题……

恩师: 对,今天你放了,他明天又抓来卖给你。我们这里有个居士,他在崇明的,叫他去放生,他也有这个感觉,你放得勤快了之后,他就跟在你后面,等你一走,他就去抓,抓了明天又卖给你,我后来跟他说,你不要定期去放,搞突然突击地放一下,卖的人他不知道,不知道,以为你放走了,明天就不来了。过一段时间,他不知道了,就再去放。现在放生,我们佛教里面有一个,总是菩萨圣诞、初一、十五去放,他就等在那个时候,所以说我们现在就要求不要在那个时候放,那时候放,就等于送给他一样的。这个放生的目的没达到,再一个白白送他一笔钱,他拿到这个钱,一个动物他拿两倍的钱,还是卖给人家喫的,这个太可惜了,我们就是说放时不要让他知道,不要在佛圣诞等好的日子去放。我们放的地方都要是不容易抓的地方。水库里是不能放的,水库里你放了,他水放掉了,都是他的东西了,所以现在没地方放,放在水库里,我感到这个是不妥当的。

祖教授: 所以他是提倡动物保护,来向大家宣传这样的理念,素食。

恩师: 对,我们的目的呢,宣传的目的就是素食,因为你放,无从放起,你衹有少喫肉,少喫他就不杀,如果我们不喫牛肉的话,那杀牛厂就少杀一头牛,也好嘛,这样子嘛,也是放生嘛。所以说我们绝对素食,他的杀牛厂就要关门了,那就没有用了,肉卖不出去了,但是这个也不大可能,那么多人全部要喫素,这个祗是个理想了,但是我们多一个人喫素嘛,毕竟要少杀一点,这个也好嘛。

祖教授: 将来这个工程(大雄宝殿)完成后,信众更多了,能容纳2000人,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供庙里,我旅游的时候,我经常到山里去,我经常我自己带一个塑料袋,把垃圾带走,我到这儿来了以后,刚才我们也有垃圾了,我就建议,将来以后信众那么多,来两千人,,来了都要消费,都有垃圾,带个塑料袋呀,喫的什么东西,我建议,尤其作为佛教徒,我觉得更是容易接受这个东西,来了后,把自己的垃圾,用的东西,自己用一个塑料袋,带回去城市处理,因为,你们这里不可能有什么垃圾处理场,那将来就香火越来越旺盛,信众越来越多,一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,那我觉得,自己带回去,佛教徒如此虔诚来的话,一定能做得到的,这跟一般的旅游游览是不一样的,所以呢,我觉得以后专门这样,让他们来了后有一件事,把自己的垃圾带回去,这样子呢,当地的政府对你们的看法都不一样,还搞环保,就有一个很大的形象,这是我小小的一个建议。

恩师: 对的,我们还是有这个设想的,因为我看到,有时绕殿嘛,有的时候看见后边草地上有小的塑料袋丢在里面,我们有这个设想,以后就是不要随便丢。以前我到澳大利亚去过,他们那里不要说是寺院了,一般的草地,丢纸啊、吐口痰啊,要罚款的,他们很严格的,不能随便的,很讲卫生的,树也不能随便砍的,如果把树枝砍掉,都要罚款的,他们保护环境很严格。我们这里是素质差一点,但是真正搞得上正规了,这个规章制度还是要贴一下,让大家知道,让游客也要知道。本来嘛,寺院里的财产呢,一般说不好随便糟蹋的,所以说,打脏了,也是有罪的。这句话一说,大家都会听的,那个要造罪嘛,都是要培福来的嘛,这事祗要一句话,祗要一贴好了,大家都会听的,我想没啥大问题的。

祖教授: 尽管我个人还没有皈依,但是我对我们中国目前的这个社会,人欲横流,物欲横流,这样的情况,人都追求钱物,追求不到快乐,追求不到心灵的安静。我觉得佛教真正是对社会很有益的。

恩师: 我们说佛教是心灵很好的、很有益的一个寄托,佛教是平等的。再一个问题是说,现在,很多青年啊,思想空虚啊!自杀的很多!这样可贵的人身,你如果信了佛教之后,他就至少要考虑到如何利用这个人身,人身难得嘛!你这一辈子好好的人身得到了,你不去利用它向上进的话,你自己这样子自杀了下去,这个下场是什么呢?杀人啊!自杀就是杀人,这个罪很大。你何必呢,你什么事过不了,把自己送下地狱去嘛,这个是太愚痴了么。所以说,我感到佛教徒对这个社会的治安,对人生观都有很大的帮助。如果全部是佛教徒,警察就不需要了,你要什么警察呢?不要了嘛。

祖教授: 一半的佛教徒就可以了。

恩师: 杀人、偸东西、抢东西更不要说了,如果世界上都学佛了,军队也不要了,打什么仗啊!打仗最残酷了,都是年纪轻轻的,正是一生中最盛放的时候,“吧”一枪,打死了,做啥呢?两边的年轻人都是毫无仇毫无冤的,这样打来打去,死了那么多人,干啥嘛?真是愚痴透顶的,为了什么呢?为了少数人的争权夺势,这个是太可惜了。

祖教授: (随喜供养200元)我也表示对佛教的支持。

恩师: 我们也很感谢你翻译了《动物解放》,我们很欢喜这本《动物解放》。

    00六年农历九月一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