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修心七义论讲记

敏公上师:“因难得”与“果难得”——摘自《修心七义论讲记》

2016-12-07 16:39:29 分类:修心七义论讲记 276次浏览



“因难得”与“果难得” 

——摘自大宝恩师《最胜耳传修心七义论讲记》 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“因难得”,要得到暇满的因,是很难的;一个是“果难得”,果上说也是极难的。那么这两边来说,那是难上加难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众生虽知此义,囿于世法,积习过深,不即起修。今日诿诸异日,少年诿诸老年,甚至期诸二世”,那么这个道理,我们得了暇满人身,应当好好地修行了。这个道理,虽然是知道了,但是,我们说一般众生,他是被世间法圈住了,这个过去的习惯势力太深了,他虽然知道要修,不马上就修。今天推明天,明天推后天,年轻的时候推老年——年轻的时候时间很忙,要搞世间法、要工作等等,等老了之后,退休了再修等等。这些话我们现在现实的也听到很多了,甚至于说“这一辈子我做不到了,下一辈子再修吧”这些人有没有?还是有的,修,来世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我们说假使你二辈子得了人身了,那么也可以说了,但是你二辈子能不能得呢?可以说是极难、极不能得,因为照你现在这种心态,二辈子得人身是不容易的,所以这是不可能的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阿底峡尊者这么说过:“难得今难得,二世更难得,现应取要义是也”。阿底峡尊者就是针对这些说过这个话了:“难得”,现在这一世是难得,下一辈子更难了!所以说不要等待了,赶快现在马上去“取要义”,把重要的心要就修起来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喻如花,由种子与水土等”,这位法师是学问很大的,他讲的道理总是打比喻了,把缘起的法给你讲得很透彻,就看我们能不能领会。他于这个地方把这个缘起的事情,用花和种子来讲一下,假使花,由种子跟水土因缘和合,那么开了花了。人身“亦须诸缘和合”才能得到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月称论师在《入中论》里说,“劣报之人身,须持一戒乃得”,最差的人身——得人(身的人)里边又是聋子、又是瞎子、又是白痴,这么一个人,至少前辈子要持一条戒,才能得到。如果一条戒也没有,那么这样的人身也得不到。再做狗身啊、畜生啊,地狱、饿鬼去了。所以说,既然得到人之后,最少最少的一条戒是要受的,才能够得到这个差的人身,如果五条戒持好了,那是圆满的人身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谓下劣残缺支节之人身,犹须前世曾持一戒,乃能得此;决非轻易得来”,就是说,哪怕是盲聋喑哑、残缺的这个人身,还得要过去持好一条戒,才能得到。那么来之不易了,不是轻易得到的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要具足暇满的人身,里边是有智慧,外边是受用又不缺乏,过去世起码要守十善戒——这个十善要受持,还要修六度为助伴,还要发清净的愿力,那么才能够得到暇满的身体,这就更难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世能种如是善因,二世始得”,今世能够种这个善因,下一辈子得到;今世不种的话,下一辈子暇满人身得不到的。你说等了下一辈子修,看你现世是不是种了因了,如果没有这个因种下去的话,“下一辈子来修”是空话。根本下一辈子人都得不到,何况要修行?这个话我们要对世间上有这个思想的人——很多嘛,要提高警惕:“否则决不能得!”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彼希望二世者流,以无因而望果,犹之未曾播种而望收获满仓,何能如愿”,希望二世再来修的话,这些人,这是没有下因而希望得到果,那么打个比喻呢:没有播种,田里的种子还没有播下去,你要想收获,满仓库都收满,这个是妄想。有了因才有果,有了种子下去才好加阳光、水土,好好地耕耘,才能够收谷子,收多少还不知道。你种都不种,要收满仓的谷子,那不是妄想吗?“何能如愿”呢?做不到的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上知暇满身,由多因和合而得,甚为稀有”,那么我们暇满的身体,既要因又要缘,多种多种的因缘和合才能得到的,这个是很不容易,因为它不容易,所以才难得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龙树菩萨的《宝鬘论》说过,“众生业力,偏于恶而少趣于善”。我们龙树菩萨《宝鬘论》就说过了,我们众生的业力,一般就是偏于恶的,恶的多,善的少。从这样来看,下一辈子得暇满人身是很难,恶道是很容易了。所以说从因位上来观察,从因上来看,暇满人身是难得的,这是从因上看的。下边是果上看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次从果位上,观察难得之理”,从因上看暇满人身难得,这是告一个段落。那么果上来说,也是极难的。寂天菩萨说:“人身导如大海过渡之舟。谓当依此身为舟,渡生死海,以登佛果之岸。”这个“导如”可能是写错了,可能要找其他本子对一下。人身,好像是大海里过渡的一个舟一样的,这是寂天菩萨说过的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我们这个身体,好像一个船渡大海,渡什么大海?生死大海,要到上彼岸,就是成佛的彼岸去了。要渡过生死大海,达到佛的彼岸,要船,这个船就是我们这个暇满人身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勿于茫茫生死海中,随波逐流,盲目而行,失其所依,以至堕落,感受苦果”,我们这个生命就是说靠这个人身要渡过生死大海,到佛的彼岸去了。那么你忘失了目的了,在茫茫生死大海之中,随波逐流,跟随那些波——五欲,到处乱流了,盲目而行的话,那你将来就堕落了,受苦去了,那是太可怜了,把自己的崇高的使命,就完成不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说果有多少呢?六道轮回,六道的果。地狱道的众生是最多,我们是说,六道里边哪些众生最多呢?地狱道最多。那就是造恶的众生最多,所以在地狱道里的最多。其次的是饿鬼,再少的是畜生。畜生我们见得够多了,那个牛、羊、鸡、鸭子,这个已经是够多了,而这个虫虫、蚂蚁各式各样的,那是更多了,不可说了。“其数递少”,一点点减下来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三善道里边的人,人道的众生,是最少了。“远不逮于畜生”,人与畜生比起来,要少得多了,比畜生、饿鬼、地狱要少多了,当然,比畜生少么,比饿鬼更少,比地狱是少得不得了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就是打比喻了,有的人因为看到人很多。“居大都市者,但见人多,今如说少,必不相信”。你佛教里说人少,“哎,不可信,我们看人多得不得了”,因为他在四川的了,成都是四川最大的城市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成都一市,常有人满之患,然成都每一住户中,所有虫蚁,乃至水内、地下、壁间、虚空、胎卵湿化之微细众生,殆无量数,其数皆超过成都全市人口,可知人少是实”,我们说成都是四川最大的城市了,人是很多了,很多很多。但是我们说跟畜生一比,我们说成都每一家人家里边的蚂蚁、虫,水里边、地下、墙壁里边的、虚空之间的,胎卵湿化的各式各样的小的虫虫,那数是不可数了,它的数字比成都的人,不晓得超过多少倍。“可知人少是实”,那么人跟畜生比起来,确实是少得多了。 




        那么你再想“成都人中,具足暇满身者极少”。成都人那么多,但是有暇满人身的更少。暇满人身得到了,又能够听佛法的,更少,听到佛法之后能够信受的、去修行的就更少,少而又少。“殆屈指可数”。那么整个成都市里边,能够依佛法而修行的人有多少呢?手指头扳扳可以数得出来了。“如是思惟我之暇满,又闻法生信,诚为难得”,你这样一想的话:我既能得到暇满,能够听到佛法又生信心,这个是何尝的难得了,不容易的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下面就打比喻了,这个比喻我们经常听到的。经里边有这么一个比喻:盲龟——瞎了眼睛的乌龟。“浮木之喻,云有盲龟,巢于木上,”一个瞎了眼的乌龟,它在一块木板上做了一个窝的。有一次这个木头给大水漂走了,这个乌龟,木头失掉了,它从木头上滚下来,跌到海底去了,要一百年,才能够冲出海面一次,但是冲出海面之后,东边冲出来,这个木头在西边,南边冲出来,木头在北边,这个龟跟木头要碰到在一起,这个机缘是极少极少,经过几千万年,是不是能够碰到一次都很难说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瞎了眼睛的乌龟失去它的木头沉到海底里,比喻什么呢?众生失了人身,堕了恶道去,那么恶道时间很长了,再得人身是难而又难了。一百年出海面一次,是说时间很长,才得一次人身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得了人身之后,或生东方,佛在西方;或生边地,佛在中土,都听不到佛法,好像是碰不到木头一样的。那么经过多少多少的几千万亿年,乌龟才能碰到木头。碰到木头,它是瞎的,(木头的)孔孔在哪里也不知道,东碰西碰总算碰上了,木头里钻出来,回到它的老窝里去了,这个难又难啊! 
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比喻众生无始以来,“旷劫”,要多少劫,碰到佛法,要进入佛的法门,好像从孔子里钻进去一样,那是极难极难的了。瞎了眼睛的乌龟要碰到海面上的一块木头,又从板里钻进去,这个我们想想,几乎不可能!那么我们碰到佛法,也是这样的困难,今生得了佛法,又入了法门,非常困难。我们现在在座的各位,基本上都已经达到这个要求了,应当庆幸自己很不容易了,千万不要随便放弃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言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,此类尚多,不能具说”,那么这一类的事情,比喻很多很多,道理讲得也很多,他不能全部说出来了,那么只说了个比喻就算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故现已离恶趣而得人身者,必当把握此生而修善业。否则仍同往昔,必复流转沈沦”,所以说劝大家,已经离开恶道得到人身的,就是我们现在这些,就要好好地把握这个人身,好好修善法,就是修佛法了。否则的话,一下子,恶道又去了,那什么时候出来就不晓得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寂天菩萨说过,“身如过去所造业,堕恶趣时恒居多,恒常流转恶趣苦,故恶趣苦难出离”,寂天菩萨曾说过这句话,我们身体因为过去造的业,都是恶趣的多,恶业多,所以说我们的果,堕恶趣的时候总是多一点,经常在恶趣流转受苦,所以说恶趣的苦,是很难出离的。既然我们现在得了暇满人身,好容易脱离恶趣的苦难了,那么再不努力修佛法,太辜负自己了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畜生道中,贪等三毒均增上,烦恼粗重,不似人身,尚有一剎那间,天良发现”,不要说三恶道了,就是畜生道,畜生道大家都看见了,贪瞋痴都增上的:“贪”,就是抢东西吃,大家知道,为了一点东西,打架——咬;“瞋”,人家来抢你么就起瞋心了;“痴”就跟猪一样的,吃饱了就睡觉了,什么都不知道。贪瞋痴,在畜生里边,比人要增上得多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“烦恼粗重”,就是烦恼很盛,倒不如人间,做了人之后,至少还有一刹那间的“天良发现”,就是善心还会发现一下。恶道里边是极难了,所以说恶道千万不能去。畜生道虽然是恶道里最高的,但是也不行,与人比起来差得远了,修善法的机会几乎没有的。   人身寿命,“有千年、百年、十年、数月数日,乃至一剎那之异。彼道中数数轮转,多造恶业,极难出离;彼历多生,难得人身;犹人历多生,难得佛法”,那么我们说人,做了人是难了,但是人的寿命有千年的——过去的轮王在世的时候,人寿命很长了;有一百年的、十年的,乃至数月数日,乃至一剎那都有,各式各样的。南瞻部洲的寿命是不定的,不像北倶卢洲了,是一千岁。那么我们说这样子,在人道里边数数轮转,寿命也不定,而造的业,多是恶业,极难出离。“彼历多生,难得人身”,经过好多生,好容易得到人身。我们这个比喻就是说,人,就是我们流轮生死之后,要多少困难,经过了多少生才得人身,而人身里边又是要经过多少(生)才能闻到佛法。这个就是说是难之又难了,是果上说的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