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大乘五蕴论

师长讲《五蕴论》法语精选(五)

2016-12-29 21:39:29 分类:大乘五蕴论 328次浏览


       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比如我们眼睛看,不需要理由的;比如说某人在不在这里,我用眼睛看,看到了就在,没看到就不在。但是无常是眼睛看不到的,那要靠什么?要通过思考,就是用理由来成立。用理由来成立,得找出正因。你说你知道桌子是无常的,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原因是什么,你怎么成立桌子是无常的?如果平时我们不去想、不去思考,就说我知道桌子是无常的,因为经书上这样说的,这样的话力量不够。我们要思考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比如书上说的是所作性故,你也不能因为书上说的是所作性故就说我知道了。所作性故,有的时候有的人对这个也有怀疑,有的人没有这个怀疑。有的是透过它是会坏的而了解,有的是通过它是所作而了解的,每个人的那个执著和怀疑不一样,所以你要找到你自己那一块的执著和怀疑,别人的对你来说不一定有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一开始如果你对身边的五蕴、还有自相续的五蕴觉得没有什么感觉,这一般就是没有了解它的无常性。如果你透过思考,然后怀疑,破除了那个怀疑,这样慢慢地就了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思考:你是先通过细的刹那刹那无常知道它将来要坏,还是说你知道将来要坏,然后推出它是刹那刹那?
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我们要抓住周边的一些事物来思考它的无常。比如以前在博客上登过,如果你用心地去思考、去观察,那么一切外物没有不显示无常的。那么在《瑜伽师地论》里面讲了好多种,十六种外物的无常。比如我们今天来听经的时候外面下雪了,上一次听经的时候没有下雪,这些都可以思考无常。再比如上一次听经的时候还有很多人,今天已经回去上班了,这些都是无常。现在我们在座的各位今天在这里听经,明天很多也来不了了,这些都可以思考无常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们对无常不了解,比如像桌子我们没有认为它是无常的时候,我们所执著认为没有变化的那样的桌子,是不是存在的一个桌子,是不是想错了的一个思维?那就要去思考,平时我们不会这样认为。我们认为这个桌子就是这样一直放在这里,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远离了真相。远离了真相以后,会随之而产生很多很多颠倒的想法,然后会生很多很多的烦恼。这样颠倒想出来的桌子,实际上在这世界上不存在。那么存在的桌子是什么桌子呢?就要去思考啊。这样我们学了《五蕴论》以后,就会了解它是个桌子,首先它本体是什么,它是属于内色还是外色,它是属于色吗,它是属于无常吗?……要这样去思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如果想得到上上的善心,那我们一定要从下下的善心开始做起。

  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在做每一件事时,要经常去总结一下我们身、心的状态有什么不一样。比如放生,你哪怕只是放一条鱼到水里,当你认为这件好事做完了,你感受一下,都会有一些身和心的愉悦、快乐。这种快乐的乐受和轻安是不一样的。轻安,我个人以为就是好事做完以后对善的堪能性会增长。比如有的人去打麻将或者看录像电影可以通宵,觉得一会儿就过去,而对于看佛经或者思维一些人生的道理就会打瞌睡、很没有力量,这就是属于身心的粗重。在你做完好事的时候,你会感觉到这种粗重好像在减弱,轻安在增长,就是这种堪能性在提高。同样的,在做完坏事的时候就会发现对善业的堪能性也会有一些减弱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我们平时要注意,造恶业的时候要特别的谨慎,不要认为好像已经做了很多坏事,多做一点也无所谓了,这个不一样。那么做善业也是同样的,做完以后要会做体验和总结,这个有什么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说信心能够令心清净?打个比方就像沉水珠,好比现在的漂白粉、白矾,这个东西丢进水里,浑浊的水就变清净。沉水珠是古代的一种宝珠,这个珠子丢到浑水里有把清和浊分离的作用,分离后上清下浊,水就净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信对功德产生忍可以后,能够让心就清净,比如我们在观察三宝功德的时候,内心就得到净化。其他的也一样,比如我们对一个有情,你看他功德看得多的时候,就相应地会产生欢喜和欲乐,如果看他过失多的时候,就会产生厌离欲比较多,不想和他在一起,和不高兴相应,那个时候就是心不净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们的心要净,用这个沉水珠看他的功德方面……比如佛弟子对释迦佛有信心是因缘他的功德,同样的释迦佛,提婆达多在缘他的时候看的是过失,就难以产生信心,对同样的一个人就会产生不同的看法。所以我们的信心不是我们想的这个相信、信任,比如我们很信任我们的爸爸妈妈,但是这个相信和你对他们的功德的信心是不一样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运用惭、愧的时候,是修信修敬,对自己的师长和善友,要观他们的功德、念他们的恩德,这样平时你在修的时候,这个力量出来,你在想到他们就很容易制止罪恶。比如像我们在集体里面生活,独处的时间少,这种制止罪恶的力量是很强的,就是一个再懒惰、再放逸的人,在团体当中总是会约束自己,不要太差,太差被别人笑话,即使很放逸也总是被旁边的人推着走。那你在独处的时候就要多修这个惭,就是要想想这个是否对得起自己。在《遗教经》或《四十二章经》中讲,出家人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首先摸一摸头,摸一摸头干什么?就想起自己是出家人,已经剃发出家,舍家离欲,有些事情就要提醒自己不能干,有的人想干点坏事、想放逸,一摸头想起自己已经是出家人,要做好事,这样才对得起自己。


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像在家居士,为什么每天早上要起来念一些经,就是提醒自己跟法相应,对照法对照自己。比如一起来念无上供,就是跟法相应、跟师长相应,知道今天该做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爱是什么呢?爱乐,体即是信。爱里面有两种,一个是有染污的爱,一个是无染污的爱。有染的爱就是贪,比如说爱妻子;无染的爱叫信,比如爱师长,敬爱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平时在修信的时候,要把信和爱区分开,比如有时候有的人信师长,把爱夹杂进去,怎么夹杂?比如想某某大德是我的师父,他很厉害,因为成千上万的人对他有信仰;但是他对师父有爱,觉得这个老师应该对他这个徒弟有特别的认可,只跟他在一起,有些居士是这样的,“我是他的大护法,你们都得听我的”,只能让这个师长对他有特别的一些关照,不能对别人有特别的观照。这样就是把信和爱夹杂,我们要把它区分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对世间的人来讲,有时候的信心本来就是染的,但他以为这就是信心,比如说有些才开始信佛的人,他对师长的信心很强,怎么强?比如某某时候他的老婆孩子病了,他打了一个电话,他的师长念了一句咒语,马上全好了,他就觉得这个师长功德无量,这样的信心也是夹杂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功德就是首先要对真正的功德先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八

        在修信的时候,如果说发现对三宝师长有不欢喜、想远离,这个肯定是有问题,这就从行相上可以判断出自己修得正不正确。比如说修依师法的时候,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尤其是跟师长亲近的一些,像近侍,比如他很多事情做完以后,说终于发现一个道理,离师长越近的人是最危险,所以要越远越好,然后做个决定说以后不能靠得太近,靠近了就容易观过失,观过失就会下地狱,所以要不观过失先离远一点。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,之后如他所愿,师长在极乐世界,他还在娑婆世界,再也碰不上了。


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敬的体就是惭。比如像我们平时跟一些世间的贵人,比如大公司大老板、大官,在一起的时候,都是彬彬有礼,非常地恭敬,这种恭敬它的体性是惭,有惭。
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我们出家人有很多很多的戒律,要恪守这个戒律,比如对上座、同修如果都是如法而行、依戒而行,那应该是情感上是很亲近、很轻松的,但是行为上是不放逸的,就是对他是有恭敬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按戒律而行,比如见到戒蜡高的应该合掌、让道,他来到自己房间,应该站起来,这些如果我们平时不做,其实就是表示我们内心当中惭愧的心不够,见到他已经麻木了,麻木的结果就是他不能对你产生制止恶法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