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祖师传承详情
海公上师

4


能海上师简介

 

承文殊教,振锡清凉,显密双弘,遥遵法王。

律履冰洁,智刃金刚,作和平使,为释宗光。

五顶巍巍,三峨苍苍,閟塔崇岳,德音无疆。


——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能海上师塔题铭

 

  能海上师(1886-1967)是我国近代最著名的高僧之一,大般若宗创始人。他显密双修,佛理精湛,持戒之严,世属罕见。他高瞻远瞩,充满高度的爱国之情。对和平解放西藏有积极贡献。生前作为和平使者,曾随郭沫若、宋庆龄两度出国参加世界和平大会,为祖国安定,为世界和平,做为一名僧人,他做出了自己最大的贡献。

 

一、从戎效国 培育军界将才 师德垂范


  能海上师,四川绵竹县人。俗姓龚,名学先,字缉熙,1886年腊月二十二日诞生于四川绵竹县汉旺镇。

 

  能海上师,早年弃商从戎,立志报效国家。1905年考入陆军学校速成班,与刘湘、刘文辉等同学。后以优异成绩毕业,曾任云南讲武堂教官,为军界培养了大批将才,时川籍学员朱德、杨森皆列门墙。


二、出家求法 沟通汉藏文化 显密圆融


  能海上师后因强兵、救国之志未遂,英雄无用武之地,1924年,39岁时于四川新都宝光寺毅然出家为僧,决心献身佛法,挽回世道人心,以期在人生根本问题上,对国家社会有所贡献。嗣后接法于佛源老和尚,为禅门临济宗44世法脉。

 

  能海上师从此深入经藏,探索奥义。他遍览汉地显教各宗经论,深究细学,犹感不足。闻藏密经典甚富,内地鲜有传译,后经大勇法师介绍,决心赴藏求法。

 

  1928年至1940年,能海上师先后两次入藏求法,时间长达七年,备极艰苦,毫不退缩。他殷重礼敬西藏大德高僧康萨仁波切为师,深受器重,尽得显密法要。能海上师虽然在藏地,仍然坚持茹素,不沾荤腥。戒行之精严,世所罕见。

 

  能海上师两次由西藏运回大量藏传佛教典籍,多属汉地所无者。他在成都近慈寺创建译经院,其宗旨系培养精通藏文及各国文字之佛教人才,将汉藏双方互缺之经论,互译刊印;并拟将汉藏之主要典籍,译成各国文字,公诸世界;复将各国有关佛教之论著,译出参考,进行国际学术交流,以期达到“通圣言而遍寰宇,导世界以趋大同”(此系法师当年亲撰译经院楹联)之宏伟目标。由法师及其弟子先后译出经典50余部,刻印显密经论80余部,为沟通汉藏佛教文化交流做出巨大贡献。

 

  能海上师讲经弘法,注译经典,建立道场,先后创建了四川近慈寺、吉祥寺、云悟寺、慈圣庵,以及重庆金刚道场、上海金刚道场、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等,并命弟子清定法师等主持其事。

 

  能海上师显密圆通,参证确凿。常谓:“显是密之显,密是显之密。有则双存,无则并遣。若不知显,则不了密之性相;若不知密,则不知显之作用”。并认为密法若离开显教之基础,即无异于外道。故学人必须有坚实之显教基础,方堪学密。

 

三、虚怀律己 开创大般若宗 圆满无缺

 

  能海上师当时虽德望甚隆,然对各宗大德,礼敬有加。往见虚云老和尚时,先在门外三拜,然后入室互礼。见印光法师,亦恭敬赞叹,谈论佛法。至于入藏学密,依止康萨仁波切时,恭敬承事,一步一趋,每日亲自背水供养,三次礼拜,数年如一日。

 

  能海上师生前律已至严,常自书座右铭曰:“厚福受享,道德堕落;名誉光荣,我执加等。养生优厚,病难更多;枉道求合,般若无缘”。经常教导弟子们必须发菩提心,行菩萨道。吃苦在先,享乐在后,方不愧佛教徒称号。若悠悠泛泛,私字当头。为人所轻,即是以身谤法。

 

  能海上师的最大贡献是开创大般若宗教法体系。根据现有资料,能海上师于1957年,在五台山清凉桥吉祥律院摄集的论著中首次提出大般若宗之概念,后来又曾多次提起,如《清凉记》中有述能海上师语,“自宗即大般若宗”。智敏上师回忆文《海公上师耆年思行实录》也记载:海公上师曾于座宣告“我们的宗派,就叫大般若宗”。

 

  这是能海上师对于中国佛教界的巨大贡献。他依于对诸乘诸宗、各区域传衍佛法的精深理解及修为实践,以《大般若经》所诠为主体,融摄汉传、藏传和南传佛教所释教义之精华,建立起跨区域、跨流派、全圆无缺、逻辑谨严之教法体系。

 

  大般若宗教法以《大般若经》为依,摄集一切的经律论,证法摄集随顺自心正行的戒定慧三学,学修体系从发心至成佛依次第组织善巧建立,能引导修行者正确而迅速地了解佛陀教授,并依此速发菩提心,生起基智、道智、一切相智,获得暂时乃至究竟的安乐。 

 

四、爱国爱教 促进祖国统一 世界和平

 

  1936年,能海法师回内地不久,即应五台山广济茅蓬住持广慧和尚的邀请,主持结夏安居,讲授《四分律戒本》、《定道资粮颂》等。1937年,泸沟桥“七七”事变,抗日战争爆发,法师不愿沦于日寇铁蹄之下,毅然带领徒众回到四川,在僧俗二众人士的支持下,在文殊院下院石羊场近慈寺,开办“护国金刚道场”,率众每日诵经祈祷,息灾护国,并常赴成都、重庆、武汉等地主持“护国息灾法会”,宣讲《仁王护国经》,号召佛教徒抗日救国。

 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,全国人民欢庆抗战胜利。当时法师率弟子正在彭县修建龙兴塔砖窑处太平寺安居讲经,指导烧砖。抗战胜利的嘉讯传来,法师十分兴奋,立即招呼买红纸、鞭炮,并亲自撰联欢庆抗战胜利。

 

  抗战胜利后,搞地下工作的革命志士面临血腥镇压的危险,能海上师同情革命,曾在近慈寺掩护过革命志士,如张秀熟、李书成等同志都在近慈寺居住过。1949年秋,在解放成都的前夕,法师正在彭县龙兴寺讲《金刚经》,当时四川起义将领刘文辉、潘文华、邓锡候等聚会彭县,曾与法师商订起义宣言,法师表示支持起义,为和平解放成都做出了一定贡献。法师听说成都有大屠杀可能时,为了营救王斡青等革命同志,立即结束讲经法会,赶回成都进行营救。 

 

  成都解放后,能海上师拥护党的各项方针政策,当1950年减租退押时,近慈寺原有少量土地出租,无钱退押,法师即叫执事将部分银器送到人民政府退清押金。

 

  他高瞻远瞩,充满高度的爱国之情,对和平解放西藏做出了一位僧人最大的贡献。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前夕,派员到近慈寺向法师询问西藏情况时,法师除介绍西藏民族信奉佛教的特点,请予尊重外,还特派通晓藏语的隆果法师随军作翻译工作。

 

  由于能海上师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政府的政策,爱国守法,相继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,第一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,并作为和平使者,随宋庆龄、郭沫若两度出国参加世界和平大会,以宗教界代表的身份为保卫世界和平、祖国安定做出了积极贡献。

 

五、抒怀盛世 辉隐浩劫五台 生死自在


  建国后,由于对佛教事业的贡献和声望,能海上师应邀出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,住锡北京广济寺,朱德委员长常过从存问,畅谈往事,待以师礼,并赠衣致慰。

 

  能海上师既学佛,不事文藻,遗作仅《国庆十周年颂》五律四首,载中国佛教协会主编之1959年10月《现代佛学》月刊,原诗如下:

 

其一

祖国河山丽,贤能缔造劳。

颠危成往事,人物数今朝。

凤历翻新页,鹰瞵扫旧骄。

红旗升旭日,万古拂云霄。

其 二

周道金绳直,尧天玉宇晴。

行行呈懋绩,队队列材英。

干羽鱼龙舞,箫韶雅颂声。

阳春一和煦,百卉各敷荣。

其 三

万国衣冠集,千乘玉帛同。

斗杓瞻北极,霜霰让东风。

互惠谁为敌?无侵道至公。

和平无数翼,飞去满寰中。

其 四

十年看树木,五顶渐成阴。

金碧崇新构,钟鱼彻远林。

盛世无忧上,禅栖法喜深。

山窗制新颂,身是太平僧。

(按:师时在五台山)

 

  能海上师善书,不以书法名,神韵拟破山。手稿颇多,“文革”中散失。墨迹流传者,吉光片羽而已。

 

  1966年夏,能海上师住锡五台山善财洞,被红卫兵围攻批斗,法师始终不怨不尤,坦然置之,观众生业力现前,深表悲悯。今虽恼我,消我宿业,与我有缘,是我善知识,当令发菩提心。是年底红卫兵宣布:解散全山寺庙,僧人一律遣返原籍。法师认为世缘已尽,曾问左右,是否当走?均默然。至12月31日晚照常参加政治学习,身体并无不适。至半夜,起床小解,遇成宗法师说:“明日代我请假,就说我不好了”。次日为1967年元旦,深德法师起床,见能海上师搭衣拥被,跏趺坐。呼之进早斋。不应,探视,早已寂然坐脱。世寿81岁,戒腊43岁。说走就走,生死自在,非功夫纯熟,曷克臻此。

 

  1978年,葬能海上师遗骨于五台山善财洞侧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题塔铭,文曰:


承文殊教,振锡清凉。

显密双弘,遥遵法王。

律履冰洁,智刃金刚。

作和平使,为释宗光,

五顶巍巍,三峨苍苍。

閟塔崇岳,德音无疆。

 

六、教界巨擎 弘扬戒定慧学 著述无量


  能海上师在佛教方面,以严持净戒、勤修定慧,博得广大佛教徒的崇敬。法师亲自为近慈寺大雄宝殿撰写的楹联“发菩提心由定生慧,趣解脱道以戒为师”,代表了法师的根本佛教思想,所以法师创建道场,总是首先讲授戒律(戒学);其次讲《定道资粮》(定学):然后再讲慧学。这三学被定为近慈寺初学者的必修课本。

 

  能海上师显密并传,大小兼弘,说法以显教为先,修持以密乘为主,弘大乘主要讲授般若法门《现证庄严论》等;宣小乘曾讲授《法蕴足论》、《舍利弗毗昙》等。法师晚年息心《阿含》,称《阿含经》为佛陀的根本教义、信徒的入门要道,写有《阿含经学记》。

 

  能海上师的遗著:在戒律方面有《四分律藏根本阿含摄颂》、《律海十门》,编译有《律海心要》等,定学方面有:《定道赞粮颂》、《止观略法》等,慧学方面有:《慧行刻意》、《无常颂》等;及密教方面译著等。


  在兴办佛教事业、建立道场、住持三宝方面,能海上师自1939年接受近慈寺就任住持后,将一所破旧小庙整修扩建为能住二、三百人的道场,并为沟通汉藏佛教文化,在寺内兴建一所译经院,亲自为撰联文 “通圣言而遍寰宇,导世界以趣大同”。聘请通达藏文的法师来院从事讲学和翻译,亦有外国学者来寺学法,不负法师的宏愿。

 

  上师为志愿静修的上座们创造条件,亲赴绵竹县云雾山将破旧的云雾寺整建为坐山静修的道场。相继又在重庆、上海开设金刚道场,弘传佛教。

 

  解放后,1953年能海上师率领僧众重上五台山,将仅存三个窑洞和一座破殿的清凉桥,整修扩建为能住百余僧众的吉祥律寺。从此法师长住该寺,率领僧众从事生产和学修,直至“文化革命”。在此期间每年都亲领僧众上山植树造林,成绩显着,受到政府的好评,为绿化祖国,庄严文殊菩萨道场做出了贡献。

 

  能海上师,以戒定慧三学为根本,显密并重,三乘兼摄,一生译、著、述之富,不可胜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