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学习心得

【四众文选】生死间,大宝恩师救我回来

2016-12-08 06:09:29 分类:学习心得 180次浏览



吉林居士 宗秀
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我是吉林的史居士,毕业于美术学院装潢设计专业,毕业后在中石油公司吉林分公司工作至今。自从一九九九年皈依大宝恩师,算来已十二年,而我竟连一个加行也没做完,放逸懈怠;自恃条件优越,贡高我慢;五戒全犯,还经常断法,认为反正再去请法,师长也会慈悲应允的。就这样,这么多年我仍是个「伪」弟子,直到二〇一〇年发生了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……二〇一〇年九月二十日清早,起床后,我就感觉头晕目眩,十岁的儿子也喊肚子疼。因为自己平时就有高血压,也没太在意,见儿子肚子疼,就以为我俩都感冒了。我怕自己头晕目眩,一个人不能带儿子去医院,就给邻居打电话求助(当时老公给同事出车,很早就出门了)。邻居也是一名居士,平时做功课、念经很少能联系上,这天却及时地联系上了。接到电话,邻居马上赶来了,见我的情况比儿子严重,就打了120。十多分钟后,救护车就到了,当时我还能下地开门,然后坐在床上给老公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我和儿子生病了。然后又给南无寺当家师打电话求救,大家都知道,当家师很忙,平时电话不容易接通,这次却很顺利。记得当我告诉师父说我生病了,电话还没放下,就听到师父在电话里大声念经加持,之后我就躺在床上慢慢失去了知觉。后来据亲人们说我昏迷了十多天,头一天最为严重,CT片出来后诊断是脑出血。两位主治大夫要立刻给我进行头部手术,当时已经快上手术车了,刚好主任大夫来了,看过片子后建议不要手术,先保守治疗。据说这位主任平时忙得很,想找到人都难,这时他恰恰刚上班来到这里,如果晚来两分钟我就可能被开颅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听说后来有一个患者,岁数比我还小,病情和我一样,出血部位也是脑室,出血量还比我少,手术之后,现在已经变成植物人了。在昏迷的十几天里,依稀还能回想起一些见闻,我记得仿佛来到了十八世纪的欧洲,耳边有人告我这是南瞻部洲,感觉像是在荷兰或是英国的一个庄园里,欧式的亭台楼榭,几个管家模样的人恭敬地立在玻璃大门旁边,屋内,有一个刚出生的小男孩,长着一头卷曲的头髪。这个小孩嘹亮的哭声吸引着我的好奇心,于是我就一直向里走。在狭长的过道上,我依次看见了定公上师、恩师、敏公上师和观音菩萨,我只是微笑着和他们打个招呼,却仍被哭声吸引着继续向里走。我看见小男孩被母亲抱着,父亲站在旁边,和欧洲电影里的庄园主一样。哭声一直吸引着我继续向里走……等我走过观音菩萨身边的时候,菩萨和大宝恩师合为一体,一脚把我踢了出来!我至今仍清晰记得,踢我的那个腿穿着师父们平时穿的衣裙。然后我就开始了时断时续的记忆,每天有一阵是清醒的,常常会和护理我的家人讲,看到了灰蒙蒙的村庄,大片大片的田野,灰蒙蒙的平房,少有人烟,只有到寺院才是明亮的;我又看到好多人排着队,好像准备投胎似的,身体就像一个大棉花球被分为两部分,身体和头也没什么形状,就是两个圆,旁边有人会把那些该带的金钱、聪明、名望上秤称好斤两,带给即将投生的生灵,此时也分不出他们的性别,我有时候去和他们说话,但是这些生灵如痴如聋,不理会我;我还看见地上角落里放了两个牌子,一个写着我原来的名字,一个写着我改了之后的名字,都是一个人;我还上天看见许多龙在游,金光环绕;还看见这个世界是多维空间,一个一个互不干涉……经过二十多天的保守治疗,我终于可以起身了,但我的心情一片灰暗,孤独感巨大,患了忧郁症。善友们经常开导我、陪伴我,家人也关心我,我也开始忏悔自己的业障,心里祈祷师长加持。于是我的身体慢慢地有了一些好转,我也开始去学习小组听法。慢慢地,我的身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,我深切体会到因果真实不虚,佛法是最伟大的,师长三宝是唯一的救星!我现在已经不再爱看电视、上网等娱乐,也知道这些太无聊,没有任何意义,真是应该「无义所作实时能止息」!感恩大宝恩师!感恩三宝!是师长三宝给了我新的生命!也感恩我的亲人、朋友和同事对我的关怀和照顾!佛所说的真是一点也不虚,我们必须报佛恩、众生恩,把自己尽快提升起来,做一名真正的佛弟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——摘自《多宝讲寺通讯》第九十七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