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藏经阁

俱舍论颂疏论本第十二

2014-05-09 10:10:01 分类:藏经阁 143次浏览

  俱舍论颂疏论本第十二

  中大云寺沙门圆晖述

  从此大文第三。明三分齐。就中一明三极少。二明二量。且初明三极少者。论云。如是已约踰缮那等。辨器世间身量差别。约年等辨寿量有殊。二量不同。未说今说。此二建立。无不依名前二及名。未详极少。今应先辨三极少量。颂曰。

  极微字剎那  色名时极少

  释曰。上句标。下句释也。极微者。是色极少也。剎那者。是时极少也。一字者。是名极少也。谓分析诸色。至一极微。为色极少。分析诸名。至于一字。为名极少。分析于时。至一剎那。为时极少。一字名者。如说瞿名。问何名剎那。答众缘和合。法得自体顷。又解或有动法。行度一极微。又解对法诸师。作如是说。由如壮士一疾弹指顷。六十五剎那。如是名为一剎那量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二量。就中一明踰缮那等。二明年等。且初辨踰缮那等者。论云。已知三极少。前二量云何(总问)。今且辨前踰缮那等(别问)。颂曰。

  极微微金水  兔羊牛隙尘

  虮虱麦指节  后后增七倍

  二十四指肘  四肘为弓量

  五百俱卢舍  此八踰缮那

  释曰。极微为初。指节为后。应知后后皆七倍增。谓七极微为一微量。积微至七。为一金尘(一解云。尘向金上住。又解尘透金。过至下。水尘皆有两释也)。积七金尘为一水尘。积七水尘。为一兔毛尘(一解兔毛上住。一解量如兔毛端。乃至牛毛。皆有两释)。积七兔毛尘。为一羊毛尘。积七羊毛尘。为一牛毛尘。积七牛毛尘。为一隙游尘。积七隙游尘。为一虮。积七虮。为一虱。积七虱。为一[麸-夫+广]麦。积七[麸-夫+广]麦。为一指节。三节为一指。二十四指。横布为一肘。竖积四肘。为一弓。谓寻。竖积五百弓。为一俱卢舍。一俱卢舍者。计是从村。至阿练若(此云无喧杂)中间道量。说八俱卢舍。为一踰缮那(解云。计一肘。有一尺八寸。一弓有七尺二寸。乃至一俱卢舍。计有二里。一踰缮那。有十六里)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年等。就中一明剎那至年。二明诸劫数。且初明剎那至年者。论云。如是已说踰缮那等。今当辨彼年等量别。颂曰。

  百二十剎那  为怛剎那量

  腊缚此六十  此三十须臾

  此三十昼夜  三十昼夜月

  十二月为年  于中半减夜

  释曰。剎那百二十。为一怛剎那。六十怛剎那。为一腊缚。三十腊缚。为一牟呼栗多。三十牟呼栗多。为一昼夜。三十昼夜。为一月。十二月。为一年。于一年中。分为三际。谓寒热雨。各有四月。十二月中六月减夜。以一年内夜总减六。云何如是。故有颂曰。寒热雨际中。一月半已度。于所余半月。智者知夜减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劫量。就中一明劫数。二明劫中人。三明劫中灾。且初明劫数者。论云。如是已辨剎那至年。劫量不同。今次当辨。颂曰。

  应知有四劫  谓坏成中大

  坏从狱不生  至外器都尽

  成劫从风起  至地狱初生

  中劫从无量  减至寿唯十

  次增减十八  后增至八万

  如是成已住  名中二十劫

  成坏坏已空  时皆等住劫

  八十中大劫  大劫三无数

  释曰。劫有四种。一坏。二成。三中。四大。言坏劫者。谓从地狱有情不复更生。至外器都尽。坏有二种。一趣坏。二界坏界。坏复有二种。一有情坏。二外器坏。谓此世间。过于二十中劫住已。从此复有等住二十。坏劫便至。若时地狱。有情命终。无复新生。为坏劫始。乃至地狱。无一有情。尔时名为地狱已坏。诸有地狱定受业者。业力引置他方狱中。由此准知傍生鬼趣。然各先坏本处住者。人天杂居者。与人天同坏。若是时人趣。此洲一人。无师法然。得初静虑。从静虑起。唱如是言。离生喜乐。甚乐甚静。余人闻已。皆入静虑。命终并得生梵世中。乃至此洲有情都尽。是名已坏赡部洲人。东西二洲。例此应说。北洲命尽。生欲界天。由彼无能入定离欲(北洲不入定显。不生色界也)。乃至人趣无一有情。尔时名为人趣已坏。若时天趣四大王天随一法然。得初静虑。乃至并得生梵世中。尔时四大王天。有情都尽。是名已坏四大王天。余五欲天。例此应说。乃至欲界。无一有情。名欲界中有情已坏。若时梵世。随一有情。无师法然。得二静虑。从定起已。唱如是言。定生喜乐。甚乐甚静。余天闻已。皆入彼静虑。命终并得生极光净天。乃至梵世。有情都尽。是名已坏有情世间。唯器世间。空旷而住。余十方界。一切有情。感此三千大千世界。业尽于此渐有七日轮现。诸海干渴。众山洞然。州渚三轮。并从焚燎。风吹猛焰。烧上天宫。乃至梵宫。无遗灰烬。自地火焰。烧自地宫。非他地灾能坏他地。由相引起。故作是言。下火风飘。焚烧上地。谓欲界火。猛焰上升。为缘引生色界火炎。余灾亦尔。如是始从地狱渐坏。乃至器尽。总名坏劫(已上释初行颂) 所言成劫。谓从风起。乃至地狱始有情生。谓此世间。灾所坏已。二十中劫。唯有虚空。过此长时。次应复有等住二十。成劫便至。一切有情。业增上力。空中渐有微细风生。是器世间。将成前相。风渐增盛。成立如前所说。风轮水金轮等。然初成立大梵王宫乃至夜摩天宫。后起风轮等。是谓成立外器世间。初一有情。极光净没。生大梵处。为大梵王。后诸有情。亦从彼没。有生梵辅。有生梵众。有生他化自在天宫。渐渐下生乃至人趣。北俱卢。西牛货。东胜身。南赡部。后生饿鬼傍生地狱。法尔后坏。必最先成。若初一有情。生无间狱。二十中成劫。应知已满(已上释第五第六句) 此后复有二十中劫。名成已住。次第而起。谓从风起造器世间。乃至后时。有情渐住。此洲人寿。经无量岁。至住劫初。寿方渐减。从无量劫减。至极十年。即名为初一住中劫(已上释第七第八句) 此后十八。皆有增减。谓从十岁增至八万从八万岁减。至十年第二十劫唯增无减。谓从十岁。增至八万。名第二十劫。一切劫增。无过八万。一切劫减。唯极十年。十八劫中。一增一减。时量方等初减后增。故二十劫。时量皆等。此总名为成已住劫(已上释第九乃至第十二句也) 所余成坏。及坏已空。虽无增减。二十差别。然由时量与住劫同准住各成二十中劫(已上释第十三第十四句也) 成中初劫。起器世间。后十九中。有情渐住。坏中后劫。坏器世间。前十九劫。有情渐舍。如是所说。成住坏空。各二十中劫。积成八十。总此八十成大劫量。问劫性是何。答谓唯五蕴。时无别体。依法而立也。问经说三劫阿僧祇耶(此云无数)积何劫。成三劫无数。答累前大劫为十百千。乃至积成三劫无数。问既称无数。何复言三劫。答非无数言显不可数。解脱经说六十数中。阿僧祇耶。是第五十二一数 问云何六十。答如彼经言。有一无余数。始为一。一十为十。十十为百。十百为千。十千为万。十万为洛叉。十洛叉为度洛叉。十度洛叉为俱胝。十俱胝为末陀。十末陀为阿庾多。十阿庾多为大阿庾多。十大阿庾多为那庾多。十那庾多为大那庾多。十大那庾多为钵罗那庾多。十钵罗那庾多为大钵罗那庾多。十大钵罗那庾多为矜羯罗。十矜羯罗为大矜羯罗。十大矜羯罗为频跋罗。十频跋罗为大频跋罗。十大频跋罗为阿蒭婆。十阿蒭婆为大阿蒭婆。十大阿蒭婆为毘婆诃。十毘婆诃为大毘婆诃。十大毘婆诃为嗢蹭伽。十嗢蹭伽为大嗢蹭伽。十大嗢蹭伽为婆喝那。十婆喝那为大婆喝那。十大婆喝那为地致婆。十地致婆为大地致婆。十大地致婆为醯都。十醯都为大醯都。十大醯都为羯腊婆。十羯腊婆为大羯腊婆。十大羯腊婆为印达罗。十印达罗为大印达罗。十大印达罗为三磨钵耽。十三磨钵耽为大三磨钵耽。十大三磨钵耽为揭底。十揭底为大揭底。十大揭底为拈筏罗阇。十拈筏罗阇为大拈筏罗阇。十大拈筏罗阇为姥达罗。十姥达罗为大姥达罗。十大姥达罗为跋蓝。十跋蓝为大跋蓝。十大跋蓝为珊若。十珊若为大珊若。十大珊若为毘步多。十毘步多为大毘步多。十大毘步多为跋逻欃。十跋逻欃为大跋逻欃。十大跋逻欃为阿僧祇耶。于此数中。忘失余八。若数大劫。至此数中阿僧祇耶。名劫无数。此劫无数。复积至三。经中说为三劫无数。非诸算计不能数知。故得说为三劫无数。问何缘菩萨发愿。长时精进修行。方期佛果。答无上菩提。甚难可得。非多愿行。无容得成菩提。菩萨要经三劫无数。修大福德智慧资粮。六波罗蜜多。百千苦行。方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是故定应发长时愿。问若余方便。亦得涅盘。何用菩萨久修苦行。答为欲利乐一切有情故。求菩提发长时愿。云何令我具大堪能。于苦海瀑流。济诸含识故舍涅盘道。求无上菩提。问济他有情。于己何益。答菩萨济物。遂己悲心。故以济他。即为己益。问谁信菩萨。有如是事。答有怀润己。无大慈悲。于如是有情。此事实难信 无心润己有大慈悲。于如是有情。此事非难信 如有久习无哀愍者。虽无益己。而乐损他。世所同悉。如是菩萨。久习慈悲。虽无利己。而乐益他。如何不信。又此菩萨。由种性异有此志愿起。于他苦为己苦。用他乐为己乐。不以自苦乐为己苦乐事。不见异他益。而别有自益。依如是义。故有颂曰 下士勤方便 恒求自身乐 中士求灭苦 非乐苦依故 上士恒勤求 自苦他安乐 及他苦永灭 以他为己故。

  此言上士。谓菩萨也。意说菩萨观他如己。故见他乐。即为己乐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劫中人。就中一明佛独觉。二明轮王出现。三明劫初有王。且初明佛独觉者。论云。如是已辨劫量差别。诸佛独觉。出现世间。为劫增时。为劫减时。颂曰。

  减八万至百  诸佛现世间

  独觉增减时  麟角喻百劫

  释曰。从此州人寿八万岁。渐减乃至寿极百年于此中间。诸佛出现。问何缘增位。无佛出耶。答有情乐增。难教厌故。问何缘减百年。无佛出耶。答五浊极增。难可化故。言五浊者。一寿浊。二劫浊。三烦恼浊。四见浊。五有情浊。劫减将末。寿等鄙下。如滓秽故。说名为浊。谓寿浊损命也。劫浊损资具。烦恼与见。衰损善品也。由烦恼浊。耽欲乐故。由其见浊。自苦行故。或烦恼浊。损在家善。或由见浊。损出家善。若有情浊。衰损自身身量色力。念智勤勇。及无病故。多病损无病也 独觉出现。通劫增减。然诸独觉。有二种殊。一者部行。谓有部党。二者麟角。唯一出世。如麟一角。部行独觉。先是声闻。前三果人。后得无学。不由他悟。转名独胜。有余师说。先是异生。曾修声闻顺决择分。今自悟道。得独胜名。由本事中说。一山中有五百苦行外仙。有一猕猴。曾与独觉。相近而住。见彼威仪。后时猕猴。至外仙所。现先所见独觉威仪。诸仙覩之。咸生敬慕。须臾皆证独觉菩提。若先是圣人。不应修苦行。麟角喻者。要百大劫。修菩提资粮。然后方成麟角果也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轮王出现。论云。轮王出现。为在何时(一问)几种(二问)几俱(三问)何威(四问)何相(五问)。颂曰。

  轮王八万上  金银铜铁轮

  一二三四洲  逆次独如佛

  他迎自往伏  诤阵胜无害

  相不正明圆  故与佛非等

  释曰。初句答初问。次两句答第二问次一句答第三问。次两句答第四问。后两句答第五问。从此洲人寿无量岁。至八万岁。有轮王出。此王由轮旋转应道。威伏一切。名转轮王。金银铜铁轮应别故。谓铁轮王。王一洲界。铜轮王。王二洲界。银轮王。王三洲界。金轮王。王四洲界。轮王如佛。无二俱生。唯一出现。依萨婆多。十方世界。唯有一佛。依经部宗。十方世界。许十方佛。论有相破。烦而不叙。此四轮王。威定诸方。亦有差别。谓金轮王。诸小国王。各自来迎。作如是请。我等国土。安稳富乐。多诸人众。唯愿天尊。亲垂教勅。我等皆是天尊翼从。若银轮王。自往彼土。彼方臣伏。若铜轮王。至彼国已。宣威竞德。彼方推胜。若铁轮王。亦至彼国。现威列阵。克胜便止。一切轮王。皆无伤害。令伏得胜已各安其所居。劝化令修十善业道。故轮王死。定得生天。经说轮王有七种宝。一者轮宝。二者象宝。三者马宝。四者珠宝。五者女宝。六者主藏臣宝。七者主兵臣宝 如诸轮王。非唯七宝与余王别。亦有三十二。大士相与余王别。问若尔轮王。与佛何别。答佛大士相处。正明圆王相不然。故有差别。

  从此第三。明劫初有王。论云。劫初人众。为有王为无。颂曰。

  劫初如色天  后渐增贪味

  由堕贮贼起  为防雇守田

  释曰。劫初时人。皆如色界。诸根无缺。形色端严。身带光明。腾空自在。饮食喜乐。长寿久住 有如是类。地味渐生。其味甘美。其香欝馥。时有一人。禀性耽味。嗅香取食。余人随学。竞取食之。尔时方名初受段食。资段食故。身渐坚重。光明隐没。黑闇便生。日月众星。从兹出现 由渐耽味。地味便隐。从斯复有地皮饼生。竞耽食之 地饼复隐。尔时复有林藤出现 竞耽食故。林藤复隐。尔时有非耕种。香稻自生。众共取之。以充所食 此食麁故。残秽在身。为欲蠲除。便生二道。因斯遂复有男女根生 由二根殊形相亦异。宿习力故。便相瞻视。因此遂生非理作意。欲贪鬼魅。惑乱身心。失意猖狂。行非梵行。人中欲鬼。初发此时 尔时诸人随取香稻。无所贮积。后时有人。禀性懒惰。长取香稻。贮拟后食。余人随学。渐多停贮。由此于稻生我所心。多收无厌。故随收处。无复再生。遂共分田。虑防远尽。于己分田。生悋护心。于他分田。有怀侵夺。劫偷过起始于此时 为欲遮防。共聚评议。佥量众内一有德人。各以所取六分之一.雇令防护。封为田主。因斯故立剎帝利名大众钦承恩流率土。故复名大三末多王(此云共许王也)。自后诸王。此王为首 时人或有情厌居家。乐在空闲精修戒行。因斯故得婆罗门名(此云净志) 后时有王。贪悋财物。不能均给国土人民。故贫匮人者。多行贼盗。王为禁止。行轻重罚。为杀害业。始于此时。时有罪人。心怖刑罚。覆藏其罪。异想发言。虚诳语生。此时为首。

  从此第三。明劫中灾。就中一明小三灾。二明大三灾。且小三灾者。论云。于劫减位。有小三灾。其相云何。颂曰。

  业道增寿减  至十三灾现

  刀疾饥如次  七日月年止

  释曰。从诸有情起虚诳语。诸恶业道。后后转增。由恶业增。故此洲人寿量渐减。乃至极十。小三灾现。故诸灾患二法为本。一耽美食。二性懒惰。此小三灾。中劫末起。言三灾者。一刀兵。二疾疫。三饥馑。十岁时人。为非法贪相续增盛。不平等爱映弊其心。瞋毒增上。相见便起猛利害心。随手所执。皆成利刀。互相杀害 又中劫末十岁时人。由具如前诸过失。故非人吐毒。疾疫流行。遇辄命终。难可救疗 又中劫末。十岁时人。亦具如前。诸过失故。天龙忿责。不降甘雨。由是世间多遇饥馑。既无支济。多分命终。由饥馑故。便有聚集白骨运筹。有二聚集。一人聚集。谓彼时人。由极饥羸。聚集而死。二种聚集。为益后人。辍其所食。置于小箧。拟为种子 白骨亦二。一彼时人。命终未久。白骨便现。二彼时人。饥馑所逼。聚集白骨。煎汁饮之。运筹亦二。一由粮少。行筹食之。谓一家中。从长至幼。随筹至日。得小麁飡。二谓以筹。挑故场蕴。得少谷粒。多用水煎。分共饮之。以济余命 然有圣教说治彼方。谓若人有能一昼一夜。持不杀戒。决定不逢刀兵劫起。若能以一诃黎怛鸡。起殷净心奉施众僧。决定不逢疾疫劫起。若有能以一抟之食。起殷重心。奉施众僧。决定不逢饥馑灾起 刀兵劫起。极唯七日。疾疫灾起。七月七日。饥馑灾起。七年七月七日。过此便止。人寿渐增。东西二洲。有似灾起。谓瞋增盛。身力羸劣。数加饥渴。北洲总无。

  从此第二。明大三灾。论云。前说火灾焚烧世界。余灾亦尔。如应当知。何者为余。今当具辨。颂曰。

  三灾火水风  上三定为顶

  如次内灾等  四无不动故

  然后器非常  情俱生灭故

  要七火一水  七水火后风

  释曰。三灾火水风者。此大三灾。逼有情类。令舍下地集上天宫。初火灾兴。由七日现。次水灾起。由雨霖霔。后风灾生。由风相击。此三灾力。坏器世间。乃至极微。亦无余在。上三定为顶者。第二静虑。为火灾顶。此下为火。所焚烧故。第三静虑。为水灾顶。此下为水所浸润故。第四静虑。为风灾顶。此下为风。所飘散故。如次内灾等者。谓初静虑。寻伺为内灾。能烧烦恼心。等外火灾故。第二静虑。喜受为内灾。与轻安俱润身如水。等外水灾故。第三静虑。动息为内灾。息即是风。等外风灾故。下三静虑。有如是内灾。遭是外灾坏 问何缘不立地亦以为灾耶。答以器世间。即是地故。但可火等。与地相违。不可说言地还违地。问第四静虑。何为外灾耶。答颂言四无不动故。彼无外灾。离内灾故。由佛说彼。名不动地故。内外三灾。所不及故。问若尔彼地。器应是常。答颂言然彼器非常情俱生灭故。谓彼天处。无总地形。但如众星居处各别。彼天生时。天宫随起。彼天死时。天宫随灭 问所说三灾。云何次第。答颂言要七火一水七水火后风。要先无间。起七火灾。其次定应一水灾起。此后无间。复七火灾。还有一水灾。如是乃至满七水灾。复七火灾。后风灾起。如是总有八七火灾。一七水灾。一风灾起。应知八七火灾中间。有七水灾。次第八七火灾后。有一风灾。计数总有六十四灾 问何缘七火灾后有一水灾。答谓顺极光净天寿八大劫故。谓缘水灾坏第二禅。既极光天寿。八大劫故。第八灾方有水灾。坏第二禅也。问何缘八七火灾后。方有一风灾。答谓顺遍净天。寿六十四大劫故。谓风灾起。坏第三禅。既遍净天。寿六十四劫故。第六十四灾。方是风灾。坏第三禅也。故论云。由彼有情所修定因于上渐胜。故感身寿。其量渐长。由是所居亦渐久住。由此善释施设足文遍净天寿。六十四劫。

  俱舍论颂疏论本第十二

  【经文资讯】大正藏第 41 册 No. 1823 俱舍论颂疏论本

  【版本记录】CBETA 电子佛典 2014.04,完成日期:2014/04/26

  【编辑说明】本资料库由中华电子佛典协会(CBETA)依大正藏所编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