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藏经阁

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卷下

2014-04-26 15:33:40 分类:藏经阁 313次浏览

  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45 册 No. 1856 鸠摩罗什法师大义

  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卷下

  宋国庐山慧远法师。默问常安草堂摩诃乘法师鸠摩罗什。大乘经中深义。十有八途。什法师一一开答。分为上中下三卷。上卷有六事。中卷有七事。下卷有五事。

  次问答实法有 次问答分破空 次问答后识追忆前识 次问答遍学 次问答经寿。

  问实法有并答

  远问曰。大智论以色香味触。为实法有。乳酪为因缘有。请推源求例。以定其名。夫因缘之生。生于实法。又问实法为从何生。经谓色香味触为造之色。色则以四大为本。本由四大。非因缘如何。若是因缘。复如何为实法。寻实法以求四大。亦同此疑。何者。论云一切法各无定相。是故得神通者。令水作地。地作水。是四大之相。随力而变。由以慈观。故知四大与造色。皆是因缘之所化明矣。若四大及造色非因缘。则无三相。无三相。世尊不应说以非常为观。非常则有新新生灭。故曰不见有法无因缘而生。不见有常常生而不灭。如此则生者皆有因缘。因缘与实法。复何以为差。寻论所明。谓从因缘而有异。于即实法为有二者。虽同于因缘。所以为有则不同。若然者。因缘之所化。应无定相。非因缘之所化。宜有定相。即此论神通章中说四大无定相。定相无故随灭而变。变则舍其本。色香味触出于四大。则理同因缘之所化。化则变而为异物。以此推。实法与因缘未为殊异。论意似旨有所明。非是穷崖本极之谈。故取于君。

  什答曰。有二种论。一者大乘论。说二种空。众生空法空。空者。小乘论说众生空。所以者何。以阴入界和合假为众生。无有别实。如是论者。说乳等为因缘有。色等为实法。又以于诸法。生二种着。一者着众生。二者着法。以着众生故。说无我法。准名色为根本。而惑者于名色取相分别。是众生是人是天。是生是舍是山林是河等。如是见者。皆不出于名色。譬如泥是一物。作种种器。或名瓫或名瓶。瓫破为瓶。瓶破为瓮。然后还复为泥。于瓫无所失。于瓶无所得。但名字有异。于名色生异相者亦如是。若求其实当。但有名色。闻是说已。便见一切诸法。无我无我所。即时舍离。无复戏论。修行道法。有人于名色不。或众生相。或于法相。贪着法故。戏论名色。为是人故。说名色虚诳。色如幻如化。毕竟空寂。同如众生因缘而有。无有定相。是故当知。言色等为实有。乳等为因缘有。小乘论意。非甚深论法。何以故。以众生因此义故。得于解脱。若言都空。心无所寄。则生迷闷。为是人故。今观名色二相无常苦空。若心厌离。不待余观。如草药除患。不须大药也。又令众生离色等错谬。若二相若异相。若常相若断相。以是故说色等为实有。乳等为假名有。如是观者。即知众生缘法。非有自性。毕竟空寂。若然者。言说有异。理皆一致。又佛得一切智慧。其智不可思议。若除诸佛。无复有人。如其实理。尽能受持。是故佛佛随众生所解。于一义中三品说道。为钝根众生故。说无常苦空。是众生闻一切法无常苦已。即深厌离。即得断爱得解脱。为中根众生故。说一切无我安稳寂灭泥洹。是众生闻一切法无我。准泥洹安稳寂灭。即断爱得解脱。为利根者。说一切法从本已来。不生不灭毕竟空。如泥洹相。是故于一义中。随众生结使心错便有深浅之异。如治小病。名为小药。治大病名为大药。随病故便有大小。众生心有三毒之病。轻重亦复如是。忧恚力等。愚痴则漏。所以者何。爱小罪而难离。恚大罪而易离。痴大罪而难离。以爱难离故是恶相。以小罪故非恶。以恚大罪故是恶相。易离故非恶相。是二力等故。遣之则易。所谓不净慈悲无常苦观。痴心若发。即生身见等十二见。于诸法中。深堕错谬。为此病故。演说无我。众缘生法。则无自性。毕竟常空。从本以来。无生相。是故佛或说众生空。或说法空。言色等为实法。乳等为因缘有。无咎。

  次问分破空并答

  远问曰。大智论。推叠求本。以至毛分。唯毛分以求原是极微。极微即色香味触是也。此四味触有之。色香味触则不得。谓之寄名。然则极微之说。将何所据。为有也为无也。若有实法。则分破之义。正可空叠。犹未空其本。本不可空。则是天捶之。堕于常见。若无实法。则是龟毛之喻。入孚断见。二者非中道。并不得谓之寄名。设令十方同分。以分破为空。分焉诎有。犹未出于色。色不可出故。世尊谓之细色非微尘。若分破之义。推空因缘有不及实法故。推叠至于毛分尽。而复智空可也。如此后不应以极微为奇名。极微为奇名则空观。不止于因缘有可知矣。然则有无之际。其安在乎。不有不无。义可明矣。

  什答曰。佛法中都无微尘之名。但言色若粗若细。皆悉无常。乃至不说有极微极细者。若以极细为微尘。是相不可得。而论者于此多生过咎。是故不说。又极细色中。不令众生起于爱缚。若有缚处。佛则为缚说解之法。又大乘经中。随凡夫说微尘名字。不说有其定相。如极粗色不可得。极细色亦不可得。如优楼迦弟子。说微尘品。谓微尘定相有四。色香味触。水微尘有色味触。火微尘有色触。风微尘但有其触。是人离四法别有。以地大故。四法屈地。极小地名为微尘。一切天地诸色之根本。是不可坏相。佛弟子中亦有说微尘处。因佛说有细微色。而细中求细极细者。想以为微尘捊。为破外道邪见及佛弟子邪论故。说微尘无决定相。但有假名。何以故。如五指和合。假名为拳。色等和合。假名微尘。以佛法中常用二门。一无我门。二空法门。无我门者。五阴。十二入。十八性。十二因缘。决定有法。但无有我。空法门者。五阴。十二入。十八性。十二因缘。从本以来无所有毕竟空。若以无我门。破微尘者。说色香味触为实法。微尘是四法和合所成。名之假名。所以者何。是中但说我空。不说法空故。若以法空者。微尘色等。皆无所有。不复分别是实是假。又不可谓色等为常相。所以者何。以从众因缘生。念念灭故。为阴界入摄故。亦不得言无。凡和合之法。则有假名。但无实事耳。如色入触入。二事和合。假名为火。若以二法和合。有第三火法者。应别有所作。然实无所作。当知一火能烧。造色能照。无别法也。但有名字。是故或说假名。或说实法无咎。又佛法圣观有四种。一无常。二苦。三空。四无我。佛或以无我观度众生。或以空观度众生。若说无我。则有余法。若说空则无所有。若以空法破微尘者。则人不信受。何以故。汝乃言无粗色。何独说无微尘也。若以无我法无微尘者。人则易信。若无实法。则龟毛之喻。入于断见者。是事不然。何以故。或有言我同于身。若身灭者。我即同灭。亦复无有至后身者。若无微尘。不在此例也。又不以我为断常见。所以者何。我我所见。名为身见。五见各别故。或言五阴。因变为果。名之为常。或以五阴是有为法。因灭更有果生。名之为断。而智者分别。寻求微尘理极。本自无法。则无所灭。如我本来自无。虽复说无。不堕断灭之见。如是以无我门。说破微尘。不堕灭中。又摩诃衍法。虽说色等。至微尘中空。心心数法。至心中空。亦不堕灭中。所以者何。但为破颠倒邪见故说。不是诸法实相也。若说无常。破常颠倒故。若说心心数法念念灭。破众缘和合一相故。常不实。不常亦不实。若合相不实。离相亦不实。若有相不实。无相亦不实。一切诸观灭。云何言断见。断见名先有今无。若小乘法。初不得极粗色乃至极细色。若大乘法毕竟空。现眼所见。如幻如梦。决定相尚不可得。况极细微尘也。极粗极细。皆是外道邪见戏论耳。如外道微尘品中师云。微尘是常相。何以故。是法不从因生故。问曰。其云何可知。答曰微尘和合粗色可见。当知粗色是微尘果。果粗故可见。因细故不可见。是故有因必有果。有果必有因。又无常遮常故。当知空有常法。所以者何。与无常相违故。以无明故。定有常法。令无常明故。当知无明中有常法。粗物多和合故。色在其中。而可明见。微尘中虽有色。以无余故。而不可见。设多风和合。色不在中。则不可见。如一二寸数法量法。一异合离。此彼动作等。因色如故则可见。若数量等。于无色中者。则不可见。如是等外道戏论微尘。是故说微尘。如水中月。大人见之。不求实事。如是若粗色若细色。若远若近。若好若丑。若过去若未来。悉是虚妄。皆如水中月。不可说相。但欲令人心生厌离。而得涅槃。受想行识亦如是。又众生无始世界以来。深着戏论故。少于有无中。见有过患。直至涅槃者。是故佛意欲令出有无故。说非有非无。更无有法。不知佛意者。便着非有非无。是故佛复破非有非无。若非有非无。能破有无见。更不贪非有非无者。不须破非有非无也。若非有非无。虽破有无。还戏论非有非无者。尔时佛言。舍非有非无。亦如舍有无。一切法不受不贪。是我佛法。如人药以治病。药若为患。复以药治。药若无患则止。佛法中智慧药亦如是。以此药故。破所贪着。若于智慧中。复生贪著者。当行治法。若智慧中无所贪著者。不须重治也。

  次问后识追忆前识并答

  远问曰。前识虽冥传相写。推之以理。常断二非故。除之而无间。求相通利则有隔。何者。前心非后心故。心心不相知。前念非后念。虽同而两行。而经有忆宿命之言。后识知前识之说义可明矣。大智论云。前眼识灭生后眼识。后眼识利转有力。色虽暂有不住。以念力利故能知。推此而言。则后念可得追忆前识。若果可追忆。则有所疑。请问前识后念为相待而生。为前识灭而后念生。为一时俱耶。若相待而生。则前际其塞路。若前灭而后生。则后念不及前识。若生灭一时。则不应有利钝之异。何以知其然。前识利于速灭。后念利于速生。利既同速。钝亦宜然。若其间别有影迹相乘则令玄于文表。固非言缘所得。凡此诸问。皆委之于君。想理统有本者。必有释之。

  什答曰。有人言。一切有为法。离无常想。念念生灭有念力。名为心法。此念生时。自然能缘身所经来。相自尔故。如牛羊生时自趣乳。譬之如铁自趣磁石。如是念有大力。所经虽灭。而能智之。譬如圣智者。能知未来事。虽未生来。有圣智力故而能知之。念过去事。亦复如是。又念与心义同。不相离故。是故说念则说心。后有人言。诸法实相若常。虚妄颠倒。无常亦如是。如般若波罗蜜中。佛须告菩提。菩萨若常。不行般若波罗蜜。若无常。亦不行般若波罗蜜。是故不应难无常是实法灭。云何后心。能知前心也。是故如品中。佛说现在如即是过去如。过去如即是未来如。未来如即是过去现在如。过去现在如即是未来如。如是等际三世相。际三世相故。云何言后心为实有。以过去心为实无耶。后有人言。心有二种。一者破裂分散。至念念灭。似如破色至于微尘。二者相续生故。而不断灭。若念念灭。生灭中不应以后心知前心事。若相续不断中。则有斯义。如佛告诸比丘。心住者当观无常相。以心相续不断故。名为心住。相续中念念生灭故。当观无常相。如灯炎。虽有生灭。相续不断故。名有灯炷。而有其用。若炎中生灭故。则无灯用。心亦如是。有二种义故无咎。虽念念灭。以不断故。而有其用。能以过去未来之事。设心异缘。但以后心。缘于前心者。不须缘彼所缘。若以前心。则能通其所缘。

  次问遍学并答

  遍学菩萨。虽入二道。悉行悉知。而不决定取泥洹证。所以者何。本有不证之心。不舍一切故。理穷则返。如入灭尽定。先期心生。设复暂灭。时至则发。

  远问曰。如菩萨观诸法空。从本以来。不生不灭。二乘道者。观法生灭。何得智及断。是菩萨无生法忍。

  什答曰。二乘虽观生灭。不别于不生不灭。所以者何。以纯归不异故。如观苦生灭。观尽不生不灭。但为尽谛。而观三谛。是以经言。苦谛知已应见。如恶如贼。皆为虚妄。集谛知已应断。道谛知已应修。灭谛知已应证。又声闻言。入泥洹时。以空空三昧等。舍于八圣道分。以是故言尽谛。为真无上之法。若三谛是实。不应有舍。舍故则非实也。经言实者。欲为颠倒故。于实法相。则非谛也。若不受不着。而不取相。则为真谛。不生不灭。其相亦然。二皆同归无相解脱门。又声闻经言。无常即是苦。苦即是无我。若无我则无我所。无我所者。则为是空。不可受着。若不受着。则是不生不灭。

  问曰诸佛虽非我所。云何则不生不灭耶。

  答曰不然。若实生灭。应可受着。又不应用空空三昧。如佛常云一切不受心得解脱。得泥洹。是岂虚言。若生灭可取著者。则是分别。非为实相。若非实相。不得以不生不灭为虚。生灭为实。但为生死粗观念心厌故。说言生灭。如人远见青气。近无所睹。如是一切贤圣。皆应一道。无有异耶。而大小之称。致有利钝。观有深浅。悟有难易。始终为异。非实有别。如人食面。精粗着品。而实不异。前答云遍学者。菩萨虽入二道。悉行悉知。而不决定取泥洹证。所以者何。本有不证之心。心不舍一切故。理穷则返。如入灭定。先期心生。设复暂灭。时至则发。

  问曰。无漏圣法。本无当于三乘。二乘无当。则优劣不同。阶差有分。分若有当。则大乘自有其道。道而处中。其唯菩萨乘平直往。则易简而通。复何为要迳九折之路。犯三难以自试耶。又三乘之学。犹三兽之度岸耳。涉深者。不待于假后。假后既无功于济深。而徒劳于往返。若二乘必是遍学之所迳。此又似香像。先学兔马之涉水。然能蹈涉于理深乎。如其不尔。遍学之义。未可见也。

  答曰。菩萨欲成一切智智故。于不善无记法中。尚应学知。何况善法耶。外道神通诸善之法。亦当学知。况贤圣道法乎。如人目见一切好丑之事。须用则用。若不用者。见之而已。菩萨如是。以慧眼见知一切法。直入大乘。行者而行之。余二乘法。唯知而已。或有人言。佛说遍学。为以导二乘人故。如佛本为菩萨时。虽知六年苦行非道。但为度邪见众生故。现行其法。既成佛已。毁訾苦行。说言非道。闻者即皆信受。以佛曾行此法。实非道也。若菩萨但学大乘法者。二乘之人谓。菩萨虽总相知诸法。而不能善解二乘法也。又二乘法。是菩萨道。所以者何。用此二道。度脱贪着小乘众生。取之则易。又如人密知是道非道。便离非道行正道。菩萨亦如是。明知二乘行法。不能至佛。即离其法。行于大道。道然者虽学二乘之法。而不失其功。以成佛乘故。而小乘人。钝根不能通达大乘法故。迂回为难。大乘之人。利根智力强故。不以为离也。如能浮人。虽入深水。不以为难。九折三难者。此皆毕竟空。智慧之分。不得以之为难。虽不能度。不期成佛为异耳。以诸菩萨从发意以来所行之道。与毕竟空智和合。如般若波罗蜜初品中说。施者受者物不可得。是故非为难也。言三兽者。如兔不能及象马之道。马不能及象所蹈。如马要先迳兔道。然后自行其道。香象要先迳兔马之道。后乃自倒其地。菩萨亦如是。先洗二乘之地。然后自到其道也。

  又问声闻缘觉。凡有八辈。大归同趣。向泥洹门。又其中或有次第得证。或有超次受果。利钝不同。则所入各异。菩萨云何而学般若耶。心利者。不可挫之为钝。钝者不可锐之令利。菩萨利根。其本超此。而甫就下位之优劣。不亦难乎。若云能者为易。于理复何为然。其求之于心。未见其可。而经云。遍学必有深趣。

  答曰。学者善分别。谛知其法。如有大德之人。往观杀生法。其弟子问之何故。答言。我未得道。靡所不更。或至此处。知彼要脉。不令众生受诸苦。若以三解脱门。观涅槃法。知断如是结使。得如是涅槃。三结尽得涅槃分。谓无为须陀洹果。乃至罗汉。得漏尽涅槃果。又如人眼见坑堑。终不堕落。假令入其法者。于法不证。不受信行法行之名。以诸菩萨利根故。超出二乘。于大菩萨。有所不及。了如师子。虽处于百兽为胜也。如国王行百里。应中道宿。见有大臣住处。王虽在中入出。观者而无宿意。作是念言。此虽为妙。自知别有胜处。菩萨亦如是。若入道慧时。分别观知外道禅定五神通法。及二十七种贤圣法。所谓十八种学法九种无学法。及辟支佛。分别观已。续行菩萨道。得二种利益。一者自了了知其法用。度众生时。无所疑难。二者所度众生。知彼体行此法。则便信受。若不尔者。同在生死。彼我无异。便不信受。

  又问。若菩萨遍学。为从方便。始为顿入无漏一道也。若从方便。始以何自验其心。知必不证。而入无漏也。若不先学方便以自验。则是失翼而堕空。无相酬可自反。若先学沤和般若心平。若称一举。便可顿登龙门。复何为遍学乎。

  答曰。是事佛于般若已说。菩萨入三解脱门。要先立愿。学观如己心则厌离。虽不取其证。我学观时非是证时。以如是之心。入无漏者。终不证也。又人言。菩萨先以二因缘故。不取其证也。一者深心贪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二者于众生中。大悲彻于骨髓。不欲独取涅槃。虽知一切法中涅槃无为。但以时未至故。是名菩萨。于众生中。大悲之至。所谓得涅槃味。而不取证也。复有人言。菩萨无量劫来。修习福德利根故。入三解脱门时。即深入无漏法。以此势力。不能自反。譬如大鱼随顺恒河。入于大海。不能得反。以水力牵故。尔时十方诸佛。现其身相语言。善男子。当念本愿。度一切众生。莫独入涅槃。汝但得一法门。我等如是无量阿僧祇法门。怜愍众生故。犹住世间。何况于汝。时菩萨信受佛语故。不取果证。菩萨遍学义如前说。是故不得以乘平直住为难。

  又问。经云四道与辟支佛智及灭智。皆是菩萨之忍辱。意似是学彼灭智。以成此忍。彼学本自不同。法忍云何而成。若必待此而不证。即诸佛世尊。大会说法。其中应不俄尔之顷。顿至法忍者。推此而言。反覆有疑。

  答曰。经云须陀洹乃至阿罗汉辟支佛。若智若断。皆是菩萨无生法忍者。智名学人四智。无学人六智。断名学人有余断。无学人无余断。是皆以诸法实相为已用。但二乘钝故。须以六智。菩萨利故。唯用一智。所谓如实智。如钝斧伐树数下乃断若以利斧一斫便断。是一树一断。但功用有异耳。诸贤圣如是断诸结树。以小乘智慧钝故。分为分智。凡夫所想颠倒。往来生死。受诸苦恼。说名为苦。以无漏智慧。深厌此苦。厌已即舍。苦无自性故。所以者何。是毕竟不生性。如是知已。结使自然不生。是名集灭道智。修此行已。增其尽智无生智。菩萨利根故。知苦谛一相。所谓无相。但以凡夫颠倒之心。分别有苦有乐。又此苦因于爱等。亦是一相。因同果故。此中无所断。亦无所证。于其观中。善能通达。是故当知。声闻智慧钝故。先习此道。后乃得力。以菩萨深入故。观四谛为一谛。如思益经中。说四谛为一谛。又般若波罗蜜中。说声闻所有智所有断。皆在菩萨无生法忍中。声闻人以四谛。入诸法实相。菩萨以一谛。入诸法实相。声闻智慧钝故。多以厌怖为心。菩萨智慧利故。多以慈悲为心。同得诸法实相故。名为所有智所有断。皆是菩萨无生法忍。如以苏作种种食。名虽有异。而苏是一也。或有人言。众生或爱多。或见多。爱多者。以无作解脱。能入涅槃。无作解脱者。所谓诸法无常。若见多者。以空解脱门。能入涅槃。空解脱门者。所谓空无我。若观无常苦者。化之则易。若观空无我者。所行之道。转深转微。所谓诸菩萨。深爱乐佛法。亦未断结使。生诸戏论分别常无常。苦非苦。空非空。我非我。有无非有非无。生不生。非生非不生等。灭此戏论故。佛为说无生法忍。如人服散除病。散复为患。覆以下散药为希有也。无生法忍亦如是。观诸法性故。得名为深。以除细微之病故。药名为妙。复有人言。有人谓。菩萨不得声闻辟支佛道功德之利。是故说菩萨无生法忍中。悉得其利。又此章中不言学彼以成此用。先云遍观十地者。名之为学耳。又答云。如入灭定。先期心生。设复暂灭。时至自发。

  问曰。若菩萨不证。必同此喻。以此则凡造遍学。不应有退转。岂非失位于龙门乎。若未经遍学。便云退转。此犹未涉险而顿驾。而本自不行。复何所论。

  答曰。菩萨有二种。有退有不退退亦有二种。一者直行五波罗蜜。如舍利弗等。持头目施。而生厌退。二者无方便。行般若波罗蜜。入三解脱门。观涅槃时。以深妙药故。即便取涅槃证。取涅槃证有二种。一行菩萨道。以无方便。入三解脱门。证于涅槃。二者菩萨闻佛说。菩萨应学声闻辟支佛道。度脱众生。虽是菩萨。而用声闻辟支佛法。入三解脱门。是人无方便。慈悲心薄。深怖畏老病死苦。取涅槃证。如人若能乘马不随马也。不善乘者。便随马力。诸菩萨亦如是。起无漏心。入解脱门。随顺无漏。不能自拔。如是退转菩萨优劣不同。若久行菩萨道者。成就方便力。虽起无漏心。而不随之。以慈悲方便力故。不令堕落。如是者。则同灭定为喻也。又退转者。虽有本愿。以福德智慧力用薄故。不能自出。如入贼陈。皆愿欲出。其身力方便者。乃能得出。无力者。虽有其意。不能得出。又如说法华经毕竟空。设有退转。究竟皆当作佛。佛说退者。意欲令菩萨当得直道。始终无退。如般若波罗蜜不退品中说。又须菩提言。世尊。菩萨退为以何法退。色阴退也。受想行识退也。佛言不也。离五阴有退也。佛言不也。须菩提言。若不尔者。云何有退。佛为须菩提。渐以明法华经义。

  问曰。声闻辟支佛智及灭。则是菩萨忍。菩萨于智灭中不证时。为是无生灭观力也。为是度人心力也。若是无生灭观力。则遍学时不得并虑。若不并虑。则无生灭之观。玄而不微。以其无微。菩萨便应随至取证。若是度人心力。时至则反。凡为菩萨。以僧那自誓。此心岂不必欲度人。而中退转者何也。又云。大智论云。得忍菩萨。解诸法实相。廓然都无时。犹如梦中乘筏渡河。既觉无复度意。若尔者。先期其有。何功用有。得忍大士。已起阴路。犹尚若兹。况未至者乎。君来喻虽美。吾喻是其舍也。

  答曰。无生观力劣。而去有同。何以故无生。各一切法。从本以来。不生不灭。以不灭法故。灭故灭诸观行。菩萨如是。智力虽二道。不应为证。何以故。证名第一直实。更无胜法。而菩萨以利智慧。深得法性。不应以法为证也。然虽心不并虑。因见小乘法卑陋故。深发本识。知非所乐。但为度小乘人故。观其法耳。譬如大鸟常有甚深清净之池。以小缘故。暂住浊水。事讫便去。不乐久也。此亦如是。随大力所牵。不为小力所制。度人心力者。诸菩萨虽入无漏禅定。而能不舍慈悲之心。小乘则不然。以其力劣故。心在无漏。则不应复有心所念。又菩萨以小乘法。观泥洹时。有乐小乘道者。因用其法。而度脱之。此则是度人心也。凡言善学小乘法者。皆是得忍无生忍菩萨。所以者何。以彼谤言。尚不则此法。何能以是度人也。是故学者。以有殊妙之事故。如富楼那。过去无量佛所。于弟子众中。第一法师。今佛弟子中。亦为第一。是故当知。是大菩萨。现行小法。又小菩萨等。得甚深大乘之法。行五波罗蜜。若入小乘空法者。不知般若波罗蜜。无方便力。慈心弱。不能自拔。尔时随至而证。佛若教如是等菩萨遍学者。则生厌心。失菩萨道。如人有咒火之力。能入大火。若无咒力。则不堪任。又人言。菩萨利根故。知涅槃寂灭相真实之法。虽有慈悲之力。不能自制。但以十方诸佛。现其妙身。而教化之。譬如身大者。堕在深坑。一切绳用不能令出。唯有大士。以金刚琐。尔乃出之。菩萨亦如是。深见生死过患。涅槃寂灭安稳之处。唯有诸佛。乃能令出。更无余人也。

  又问。遍学以何为始终。从发意生得忍。其中住住皆是遍学。不若初住遍学。于二乘智灭中。已得无生法忍。则不应复住住遍学。若果不住住遍学。则其中无复诸住阶差之名。若初住不得忍。即住住皆应遍学。若住住遍学。则始学时漏结不尽。如其不尽。则虽学无功。想诸菩萨。必不徒劳而已。又问十住除垢经说。菩萨切住中遍学。虽入圣谛。不令经灭。亦不令起。此语似与大智论异。亦是成答所不同。是乃方等之契经。于理者所共信。若不会通其趣则遍之说。非常智所了之者。则有其人。

  答曰。此义前章已明。要大菩萨。现作声闻。为度小乘人故。学大乘法。如富楼那等。或有人言。有三种慧。闻慧思慧。未得无生法忍菩萨。以闻思慧。学二乘法。何以故。是人福德智慧。未深厚故。若用修慧。则便作证。是故唯无生法忍菩萨。三慧遍学诸道。又新发意菩萨慧。诵读思惟大乘经法。虽学亦不为成无生法忍也。而得忍菩萨。同体实相之利。但深浅有异。是故观智而已。此因缘先已说。又十住断结说。未见此经。不得玄以相答。

  又问证与取证。云何为证。菩萨为证而不取。为不证不取也。若证而不取。则证与取证宜异。若以尽为证。尽不先期而设至。云何为不取。若谓既证而不取。则须菩提。不应云是处不然。若以尽为证。三结尽时。则是须陀洹。下分尽时则那含。二分尽时则是阿罗汉。若三处皆尽。而非三道。则有同而异者矣。其异安在乎。若先同而后异。直是先小而后大耳。若先异而后同。直是先大而后小耳。若都不同不异。则与来答趣。而永后会此所望也。

  答。经直云证。欲令易解故。说言永证。证与所证。无有异义。般若波罗蜜中。佛为须菩提解之。菩萨欲入三解脱门。先发愿不住证。即今是学行时。非是证时。以本愿大悲。发愿生故。虽入三解脱门。而不作证。如王子虽未有职。见小职位。观知而已。终不贪乐。当知别有大职故。菩萨亦如是。虽入小乘法。未具足六波罗蜜十地菩萨事故。而不作证。证名已具足。放舍止息。所观第一。更无有胜。不复畏受三界苦恼。是名为证。譬如人有事相言。未得可信重人为证者。则生忧怖。种种方便。求自勉济。若得证已。心则安稳。不复多言也。诸贤圣如是。知世间可厌离。无所贪着。即见无生无灭无作无相常法。此法无为不生不灭故。不可在心。不可在心故。不名为修。以无漏故。不名为断。但以为证耳。此理真实。第一可信。若于是法。贪欲修行。即是戏论。生法烦恼。是故应证。而不应修。如热金丸虽好。正可眼见。不可手捉。如是证涅槃已。不复须厌断修道。凡证说有四种。一者有人欲得诸法实相。修行其道。见涅槃相。即以为殊妙。发大欢喜。而生相着。因涅槃故。有所戏论。此人之心。自谓得微妙法。名为智慧中戏论烦恼也。二者见涅槃法。厌离心薄通钝故。不能信一切烦恼。或为须陀洹。或为斯陀含。或为阿那含。名为学涅槃者。不名得证也。三者厌情休息智慧心。则见涅槃已。不生爱着。不生戏论。舍诸烦恼。名阿罗汉辟支佛。四者发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为度众生故。欲与众生第一之利。所谓涅槃利。生死中厌离心厚。世世修习种种法门。无量福德。利根第一。虽见涅槃。不生爱着。不生戏论。舍一切凡夫结使。知一切法同涅槃。无生无灭。但未具足菩萨之道。本愿未满。唯断凡夫结使。未断菩萨细微结使故。不名为证。证名所作已办。不复更有所作得证者。唯有三人。阿罗汉辟支佛佛。三学人。虽断结使。不患尽故。但假名为证。非实证也。如因得道人故。余学道者。通名道人。此中得无生菩萨。知诸法实相涅槃。自利已足。三界苦断。为教化成就众生故。出于涅槃无为之法。还修有为福德。净佛国土。引导众生。是故不名为证也。

  次问住寿义并答

  远问曰。经云知四神足。多修习行。可得住寿一劫有余。又须菩提请世为住寿恒沙劫。既有此法。即宜行之。有人请问。诸佛菩萨。竟有住寿者。不若果有者。为是法身。为是变化身乎。若是法身。法身则有无穷之算。非凡寿所及。不须住寿。若是变化身。化身则灭时而应时。长则不宜短时。短则不宜长。以此住寿。将何为哉。又问寿有自然之定限。寿之者与化而住。目应无陈。时不可留。云何为住。若三相可得。中停则有为之相。暂与涅槃同像。不知胡音中竟住寿不。若以益算为住寿。则传译失旨。又得灭尽三昧者。入斯定时。经劫不变。大火不能焚。大海不能溺。此即是三昧力。自在寿住。今所疑者。不知命根。为何所寿。为寄之于心。为寄之于形。为心形两寄也。若寄之于心。则心相已灭。灭无所寄。若寄之于形。即形随化住。时不可留。何以时之。力士移山经云。非常之变。非十力所制。制非十力。则神足可知也。此问已备之于前章。若一理推释。二亦俱解。

  什答。若言住寿一劫有余者。无有此说。传之者生。如长阿含大泥洹经。阿难白佛乘现证。从世尊闻。若善修习四如意是人。若欲寿一劫。若减一劫则成耶。摩诃衍经曰。若欲寿恒河沙劫者。此是假言。竟不说人名。用此法者。如宾头卢颇罗堕阿罗汉。善修习如意故。寿命至今不尽。因现神足力。取栴檀钵故。佛以此治之。唯闻此一人。行其法用。余者未闻。又诸阿罗汉。观身如病如痈。如恶怨贼。如退法阿罗汉。今有自害。况当故欲久寿也。以体无我心故。深拔贪着根本故。以涅槃寂灭安稳之利。以不乐久住。虽住先世因缘身尽则止。又法身变化身。经无定辨其异相处。此义先已说。声闻人中。说变化之无心意识寒热等慧。性是无记。正可眼见为事故。现事证则灭。如是之身。无有根本。则无久寿之为义。法身二种。一者三十七品等诸贤圣故。二者三藏经等。此皆非身非命。亦不得有久寿之为义。当是先世行业。所得之身。为大因缘故。欲久住者。便得随意。摩诃衍中法身想。先已具说其因缘。今者略说菩萨法身。有二种。一者十住菩萨。得首楞严三昧。令菩萨结使微薄。是人神力自在。与佛相似。名为法身。于十方现化度人之身。名为变化身。随见变化身者。推求根本者。以为法身。是故凡小者。名为变化身。如此之人。神力无碍。何须善修四如意足也。二者得无生忍已。舍结果身。得菩萨清净业行之身。而此身自于分忆。能为自在。于其分外。不能自在无碍。是菩萨若欲善修习如意。亦可有恒沙劫寿耳。如人有力。不假大用。若无力者。乃有所假。初入法身菩萨亦如是。神通之力。未成就故。若修如意者。便得随意所作。又修如意章中言。若人欲劫寿者。便得如意。不言住寿也。如阿毗昙中说。有阿罗汉。以施得大福德愿力。转求增寿。便得如愿。所以者何。是人于诸禅定。得自在力。愿智无诤三昧顶禅等。皆悉通达。以先世因缘寿将尽。为利益众生故。余福因缘。转求长寿。便得如愿。如檀越欲施比丘多种食之物。而是比丘有游行因缘。不须此物。善喻檀越言。汝以好心见施。可贪此食。为衣物而得如愿。又善修如意者。亦如是。虽不先世福德求寿。以得无漏法故。专修有漏甚深善根。修有漏甚深善根力故。便得增寿果报。无漏虽无果报。能令有漏清净。小而获大果。又灭尽三昧力因缘故。令余行增寿。若入灭尽三昧时。过于生理。身则毁坏无复身因。起是即无。若入余定。则无此事。如一比丘欲入灭尽三昧。作起心因缘。愿力打挞推得。当从定起。有贼来破坏僧坊。十二年中。无楗槌音。此比丘犹在定中。后檀越还修立僧坊打楗槌。比丘便觉时即死也。

  鸠摩罗什法师大义卷下(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