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佛陀传记

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历史(8)——度化释种

2013-04-29 13:19:13 分类:佛陀传记 253次浏览

  就这样佛世尊现证圆满佛陀后,同憍陈如等五比丘及耶输陀罗等五近传弟子前往王舍城,摄受舍利弗及大目犍连与其徒眷五百人,与及大迦叶等难以数计的大德尊者。


  由此美誉传遍大地一切方隅时,净饭王听得这般情况,心中无量欢喜!极思谒见佛面,屡次遣使请佛返迦毗罗卫城。


  佛世尊观察已临到度化净饭父王,及姨母众生主母,与甘露饭王、斛饭王、罗睺罗、阿难等很多释种的时候。于是对来使优陀夷说,可应允前往迦毗罗卫,但是如来同比丘僧众不住王宫中,都得住在最胜城寺廟里。这样吩咐后,遣返来使。


  于是佛世尊吩咐大目犍连道:“比丘们,薄伽梵前往迦毗罗卫城中,父子相见时,你们将见到父子相见而生欢喜,大家都披着法衣吧!”诸比丘遵照佛所吩咐而做后,佛世尊也就同比丘一千二百五十人,一起来到若嘿迦河畔。


  邻近迦毗罗卫大城时,净饭王听得这样消息,于是将从若嘿迦河到尼拘卢陀林之间的道路都庄严起来。在宽广的处所,满设各种光彩夺目的座位,清除了迦毗罗卫城地基上的一切碑石、砖瓦、沙砾等后,遍洒沉檀香水,布置香气芬香的香炉,悬挂很多悬彩。


  净饭王吩咐诸释种道:“你们准备起你们的一切美妙骑乘吧!什么原因呢?由于今天我们将瞻仰最尊薄伽梵的美妙尊容。”诸释种答道:“大王,太好呀!遵命照办。”诸释种也就很快地准备起了美妙的车乘。
  于是净饭王再将从迦毗罗卫城至尼拘卢陀林园之间的去路,平整后铺净沙,满布香花,高挂悬彩,布置很多舞蹈者、歌唱者、武卫力士,捧持瓶鼓等人。


  净饭王乘坐车乘,有八万释迦青年从而围绕,具足德威,浩浩荡荡而来。


  有一类释种所乘的车是蓝色,而拖车的马及其装饰小铃网鬘也都是一律蓝色,并以身着蓝色服饰的侍眷从而围绕。甚至伞、剑、头巾、宝拂、鞋靴等也都是一律蓝色。身披整方蓝布、手持蓝色饰具的诸仆役们作诸服役,有很多饰蓝色装的执鞭者从而前导,高竖蓝色幢,每一车乘复有饰蓝色装者一百人从而围绕。


  如像这样有一类释种饰黄色,一类饰红色,一类饰白色,一类饰杂色。而每一车马等都随其饰色而为庄严。


  在每一车乘之后,有饰金的大象八万匹,其上竖金幢,覆以金璎珞,置有七宝小亭亦共有八万座。象队后面,复有金饰马队八万匹,饰以金铃网络,及七宝饰具亦有八万,这样列队前来。


  就这样诸释迦种如众星拱月般,从而围绕净饭王浩浩荡荡而来时,佛世尊一见这种情形对比丘众说道:“诸释种从迦毗罗卫而来,好像前往三十三天乐园那样的盛况。”


  于是佛世尊有善妙五比丘,及耶输陀罗、优陀夷、优楼频螺迦叶、迦耶迦叶、那提迦叶、大迦叶、舍利弗、大目犍连等首要大弟子等比丘一千二百五十人从而围绕;复有前来集会的四大天王,及阿修罗主妙织等神,总之,所有欲色二界的诸天子,大力神等也都齐来佛前。


  佛世尊知净饭王有极大贡高我慢,如果徒步前往迦毗罗卫城时,诸释种对佛将生不敬。这样想后,示现四方出火、放光、出水等神通来作调伏。于是佛世尊腾升虚空约七多罗树高处而安住,诸比丘腾升虚空约六多罗树高处后,也就御空而来到净饭王迎佛的会场。


  顷刻间佛世尊在约一人多高的空中向前而来,右有梵天王,左有帝释侍佛两旁;仆从中四种欲界天神撑伞执拂;东西方隅,四大天王合掌恭敬而向佛;诸天神以七宝楼阁遍布虚空中,并供香花及香末,齐唱赞歌,天乐齐鸣,从各种香云中,降下濛濛香雨。


  净饭王见得这样多的比丘,及这些神变,昏昏然不知谁是佛世尊,向正在为他服役的侍从优陀夷问道:“这样多的披着袈裟的出家众中,谁是太子呢?”优陀夷指佛世尊说道:“这位即是薄伽梵。大王请看吧!”


  由于佛的神力,令人天交接,两两相见。净饭王见佛,同时也见到供养佛世尊的诸天神,及诸天神所布满天空的七宝楼阁,叹道:“以薄伽梵来说,其为稀有!他在太子时代,我对这一法王曾作管理。那时的太子,看啦!就是前面的薄伽梵。我不过权威人众,而以人众为侍从而已,薄伽梵德威人天,人天二众都成为他的侍从。”


  住居在迦毗罗卫城的诸释种,由善根的驱使,都齐来想看是国王向太子顶礼,或许是太子向父王顶礼。


  于是净饭王身著无价珍衣,以右膝著地,他的宝髻及宝冠接触佛足,俯首顶礼而作颂道:“广大智慧薄伽梵,威仪足下礼三遍,佛诞生时地大震,身光照除赡洲暗。”


  就这样净饭王敬礼于太子足下时,诸释种怪而说道:“这是什么誓约?”都不生信。


  净饭王对诸释种说道:“具智的亲属们,我刚才不是顶礼在太子的足下,而是我和太子作了三次礼节。”


  他这样通知诸释种后,佛世尊运用神通来作调伏,于是在比丘僧众那里,由欲界诸天子陈设八万狮子座,敷以各种天衣而请安坐;诸欲界天神于座上升起天界宝盖,并在大会场中改铺各种天衣。


  于是净饭王声嘶心急,泪水盈眶地作偈问道:“此诸无量庄严宫,从父王我居国中,如何尽是彼兰若,有威可畏诸人住?”


  佛世尊答道:“人王欲问为何颦,皆从俗家解缠缚,得入十种圣者位,此诸能者各安住。”


  父子两人作了这般谈论后,由此净饭王也才心中欢悦,复在佛前顶礼而说道:“如来是一切遍知的。”说时净饭王心中想到,我的太子获得这般功德,这也算是我很好的收获。


  于是佛世尊当即在尼拘卢陀林园中,宣说适合这般眷属根机的正法,由此白饭王等所有七万七千释种,皆获得见谛。


  第二天佛世尊前往“梵众围绕园林”中说法,由此斛饭王等所有七万六千释种,皆得见谛。


  释迦甘露饭王的太子阿难(义为庆喜),满六岁时,相师们记别说,这位太子将是承事薄伽梵的侍者。以此甘露饭王无论如何不想使他去到薄伽梵的眼前,而将太子送到毗舍离城与迦毗罗卫城的中间地方。


  佛世尊预知此情,为阿难而前往迦毗罗卫。甘露饭王将阿难藏在一间小屋中,佛世尊运用神通,使屋门自开,阿难突然出来,手持尘拂,为佛世尊拂尘。他紧跟在佛世尊之后,谁也阻拦不了。


  以此甘露饭王只好择吉设宴,备好骑乘之象,饲象以优昙花束,令阿难坐于象背,然后遣送他到尼拘卢陀林园中佛世尊的座前去。这样做的时候,有相师记别说,这位殿下将成为持闻第一。佛命从十力迦叶尊者前出家,阿难从此以后仍随侍佛前,恭敬承事,喜受佛教。


  第二天,佛世尊也就在若嘿达迦林园中说法,令甘露饭王等释种七万五千人,获得证果。而提婆达多(义为天授)却对佛口出不敬之语。


  继后,净饭王迎请佛世尊进午餐,佛受午餐后,净饭王捧奉金沙瓶,并将尼拘卢陀林园供佛。佛世尊当即回向其所供功德后,而往林园,也就在尼拘卢陀林园中安居修夏。净饭王与诸释种围绕佛前,每日三时在佛前听佛说法。


  那时,净饭王由于心中还存在着怯弱和极喜的心情,以此未得证果。佛世尊为了净治净饭王只想我的儿子是唯一大神通,而生极喜的心情起见,命大目犍连前往净饭王宫中,示现各种神通。


  王为设座请坐后问道:“大目犍连,其他声闻弟子中,还有你这样的大神通吗?”答道:“其他声闻弟子中,还有很多有大神通的。”由此净饭王知道不仅是我太子有大神通,其他也有大神通,而扫除了极喜的心思。


  佛世尊复为了净除净饭王见佛往日有人、天、非天等众前来供养,而现在只有人众来供养,由此而生的怯弱心情起见,因而想为天众说法。


  帝释知道此情,当即命令天子毗首羯座,在尼拘卢陀林园中布置了四宝楼阁,陈设各种宝座。林园四门有四天王把守。于是迎请佛世尊到园中,有欲色二界诸天子,及龙王、药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大鹏王、紧那罗等神从而围绕,诸声闻大弟子也随在佛前,复有六万罗刹众集在外围。


  那时,佛世尊坐在七宝庄严座上,正想宣说《父子相见菩提萨埵三摩地真实性胜义经教》,长老大目犍连引导净饭王从国迦毗罗卫城,来到天神幻变无量宫殿的处所。


  大目犍连当即进入宫殿中,净饭王从宫殿东门刚一进入时,有护国天王把守门外阻拦道:“你不能入内,在这里站着吧!因为薄伽梵正为诸天神众说法,那里面凡夫俗人是无权进去的。”


  国王道:“请问你是哪位贤者?”答道:“大王,我是东方护国天王。”净饭王复从南、西、北三门而入,其余三位天王仍如前阻挡。


  于是净饭王惊叹道:“盛哉!薄伽梵为诸天神众说法,我想观此盛况。”顿时生起意乐,以此除去了怯弱的心情。


  佛世尊心念父王净饭如不见我,恐将急吐热血而致死。于是将大宝楼阁变现为透明晶体,以此净饭王无阻碍地得见佛世尊。他见佛后,喜而生起敬意,顶礼于世尊双足前,就在一旁坐下。


  于是佛世尊暗示阿修罗主妙织进行供事。阿修罗主妙织乘七宝车,为到佛前作供,车马都以诸宝而为庄严,周边有很多阿修罗女围绕,手捧各种供品,陈设在光体夺目的宝殿中,十分恭敬地在佛前作赞而供献。


  像这样继续有非天主具力,及罗睺等神,与鸟王妙翅诸神都作供已;复有诸龙女齐献宝伞,及喜海龙王与近喜海龙王(两兄弟)捧满红色珍珠,及七宝妙室中,满列生焰流露各种宝品,以作供献;又有诸鸠槃荼及四大天王供诸宝盖;诸乾闼婆在天神大象背上载满池莲花,以作供献;紧那罗王树光供献宝伞严饰的七宝妙宝;帝释供献宝室,及神象所载小宝池等;其他欲色二界一切天子也都在佛前作供而赞佛。


  以此佛世尊现示微笑时,阿说示(即马胜尊者)问佛原因,佛为彼等授记菩提,并为诸罗刹也各各授记。那时,由于净饭王对太子仍有爱执牵缠,佛世尊运用调伏三摩地宣说《父子相见经》,由此净饭王获得大乘预流果,后来他同七万释种一起证无生法忍。


  佛世尊微笑时,由阿说示尊者问佛原因,佛世尊对净饭王及诸释种授记将证菩提,并嘱大目犍连尊者宣传这一《父子相见经》。


  如果能很好地研究父子相见时那样的一些清净妙行、贤善传记的话,也就能知修学清净正法时,必须不贪恋于此生亲眷。不管他是自己怎样亲爱的近亲和侍眷,真正对他想作饶益时,应当是使他不粘连于此生方便,及世间荣华,从俗家中摆脱而出家,持清净戒律,住寂静处所,精勤修道。这样才能对于
修行次第初、中、后三行中诸要义,生起定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