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佛陀传记

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历史(4)——在王宫中

2013-04-27 10:57:11 分类:佛陀传记 162次浏览

  继后,太子菩萨年至七岁时,选择良辰,当留发髻。择吉在胜星降临时,开始严装。先是净饭王为装饰太子,以所有装饰饰太子身,诸种装饰却都显得暗淡无光。


  后来宫苑中的女神名叫无垢,她现出身相来说:“太子菩萨是自性相好而为庄严,人工造作的饰具,是不能美饰的。”说后顿时不见。


  此后太子菩萨,欲以工巧明诸艺术来利益有情时,由净饭王发动太子先入学书学堂,特为太子设备极为精美的学舍。教授学童的教师名普友,别名罗刹铠,是一位精通一切文字书本的教师。他来到学堂,一见太子菩萨的威光,也就骇倒俯伏在地。


  兜率天子支贤现身出来将他牵起来,对净饭王及所有人们说道:“太子菩萨之上,实无其他可以作师者。为了成熟有情起见,入此学书学舍中。”说后即时不见。


  于是净饭王及侍从等回宫,太子菩萨与王侍从等的孩童万名,及其中最聪慧的五百孩童同入学堂中。所持练习书法木板,是以蛇心栴檀做成,涂绘虹彩,悬挂金环,边端饰诸珍宝。教师罗刹铠从第一字写到五百字而止。


  太子菩萨说:“这些我都知道,请为他人说吧!”教师说:“世间文字,只有这些,除此再没有他种可以觅得。”


  这样说时,太子菩萨当即宣说梵文等为空前未闻的无量无数种类文字,并开示根本字“阿”字义说:“诵阿字时,念一切法性空等空义及无我义,与一切行皆为苦之自性等出离法音,无量传播。”


  太子作了这样的文字教师,令无数孩童及其他动物二万二千多众,趣向无上菩提成熟道路。


  如同这样,在宣说数学师有修(传称为帝释之子,是太古著名数学家)的算数法时,太子菩萨说出为数学师有修过去从未听得的多种数学。宣说“极微尘数”时,开示能知这三千大千世界,有若干极微尘数的算法。一切人天大众,都叹为稀有!令无数有情皆得趣向菩提成熟道。


  类同这样宣说了射艺、跳跃、角力等一切技术,每种都是空前未有的。由这些善巧方便,令无量人天大众,皆得趣向菩提成熟与解脱大道。


  此后,太子纳受“持名女”(即耶输陀罗)等六万嫔妃。太子菩萨自身非贪欲所能驱使,而是由勇行三摩地幻变力,能显见太子与六万嫔妃,一一皆有太子安住。由这些善巧方便,令嫔妃们及无量有情皆得趣向菩提成熟解脱道。


  那时,以太子菩萨本身来说,虽是决知往昔无量劫前,发心为利有情,愿于人寿百岁时,出现于世作众生依怙,持此宏愿,何时当得成佛。


  但是十方诸佛及护善诸天神,念太子菩萨若久同嫔妃共住,将延误度化无量众生时机。以此再三劝请太子菩萨出离俗家,迅速示现成佛事业。


  由诸佛神变力所有歌音及诸乐器音中发出颂说:“由观众生受诸苦,愿作依怙及皈处,成利众生与亲属,此为菩萨往昔愿。请忆往昔善勇行,与及为利有情愿,现今正是缘熟时,祈请大仙出俗家。”由这些颂音而作劝请。


  又众嫔妃音乐声中,也发出菩萨往昔生中事迹的歌唱声道:“三有老病苦炽燃,极炽不灭无救怙,轮回众生常愚痴,如入瓶中旋转蝇。三有不固如秋云,等观众生生死戏,众生寿命如空电,如山瀑布迅速逝。”


  又道:“祈请忆念往昔行,对痴无明所蔽众,赐无烦恼诸垢染,智慧光明正法眼。”这样广作劝请时,太子菩萨也思念已到迅速出离俗家的时候。


  于是太子菩萨出外游观园林,出城东门时,净居天神化现为老人,太子观见其衰老不堪,被老苦所迫诸过患,问侍从道:“距车不远有一人,衰弱肉枯筋皮裹,头白齿脱身羸瘦,扶杖蹒跚是何人?”


  侍从答道:“殿下此人被老迫,根衰苦迫力微弱,亲眷轻蔑成无怙,不能作事如弃薪。”


  太子问道:“此族法耶唯彼有?抑或众生皆如是,当速答我正理语,闻而如理思其义。”


  侍从答道:“此非族法非方俗,众生至壮被老毁,尊之父母及亲族,皆无解脱老苦方。”


  太子复道:“少小诸人不善巧,受邪慧惑骄饱醉,故不见老我将老,速还为何作戏游!”说后也就回到宫中。


  不久复出城南门,见病者,问侍从道:“侍者此人身色恶,诸根衰退呼吸难,四肢枯槁腹瘿瘦,站便溺中此何人?”


  侍从答道:“殿下此人患重病,由病垂危接近死,神彩全无力气失,将无救怙失亲属。”


  太子说道:“无病亦等梦嬉戏,如是病畏极难忍,智者观此何嬉戏?当生苦难悲剧想。”说后仍旧还宫。


  继复出城西门见死者,问侍从道:“舆中此人众肩抬,残发头上散土灰,诸人杂嚷随哭泣,围绕高抬是何人?”


  侍从答道:“殿下此人辞世死,以后亲属成永别,抛弃家眷并受用,与世长辞无见机。”


  太子说道:“不老(苦)青春何可复?无病(苦)康乐何可复?离死(苦)快活何可复?离贪明智何可复?若欲成无老病死,然执五蕴为剧苦,以此老病死常随,当思善后谋解脱。”说后也就仍旧回宫。


  继复出城北门,见比丘,问侍从道:“此士心情极调柔,一轭距离注视行,身著缁衣行极静,持缽无骄是何人?”


  侍从答道:“殿下此人为比丘,离贪行持律仪戒,勤求寂灭出俗家,远离贪瞋行乞食。”


  太子说道:“此言极善我意乐,出家智者所常赞,于我有利亦利他,顺乐度命解脱果。”说后也就还宫。


  
(选自《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》云增•耶喜绛称大师著 郭和卿居士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