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学僧文稿

梦幻泡影的尘世

2013-05-27 13:46:28 分类:学僧文稿 872次浏览


  

  又一次看到这些枯凋的落叶和花瓣,园中叶绿叶黄、花开花落,枯萎衰残的花叶随风落下,混迹尘土泥浆,枕地长眠。树枝梢头,又绽新绿,各色花蕾,渐渐清秀满眼,姹紫嫣红,乃至婀娜多姿,争芳斗艳。又复归于衰败枯残、零落成泥。光移物迁,两相隔越,这也是无言的说法,如云: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


  我在小的时候曾经问过奶奶:人死了要去哪里?奶奶说,人死了回去天上,变成一颗闪闪的星星。也许是吧,因为我看到了她那双湿润且发红的眼睛。我仰望着璀璨的星空,寻索着故去不久的她……


  出家前的我,恨这个变幻多端的世间,我企图把“恨”字用一个较为慈悲的词来替代,但这并不能反映我真实的心声。每到夏季我总是喜欢上下学时路过一条并不宽阔的林荫小道,抬头望着那被树叶分割的星星点点的阳光,闻着那泥土夹杂着绿色植物的纯朴的香气。直到有一天城建局的规划将它们变成一堆堆废弃的建筑垃圾时,我的鼻子发酸,站在毛毛细雨中,分辨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。


  夜晚,空气闷得要发酵了,我聆听着飞鸟的哀鸣,它是否也对这虚幻无常的世间渲泄着不满呢?


  奥运会开幕的前夕,准备出家的我踏上了离家的火车,列车狂奔在这破晓的故土,划破了这座震后崛起的城市的宁静。我将头探出窗外,这些建筑群就这样消失在车轮与铁轨的摩擦碰撞声中……  


出家后的我对这个五浊恶世的恨渐渐模糊,我要思维出家后应当做些什么?在家时,我总是做自己想做的,而很少做自己应该做的;而如今的我换了着装,更要净化这颗被烦恼习气所覆盖的凡夫的心。这颗心会时常翻开记忆中的影集,我想将它由彩色变为黑白,然后再将其转变为灰暗,进而让它慢慢腐蚀得不留一丝痕迹,可有时还是会对原本虚幻无常的往事追忆。其实想来想去,将财色名食睡充当苦涩生活的调味剂不会使其变得甜美,即使是甜的,那也是如同在刀刃上的蜂蜜,毕竟是有漏的,而不是究竟的。以前有位法师举过一个例子:如同一个麻风病人,他拼命地在身上抓痒,抓的过程中觉得很舒服,可以暂时缓解痛痒,但是要想获得最终的快乐,还是要根治,可就是有很多人拼命地在自己身上抓痒,他们不知道该去根除这种病。伟大的心灵导师释迦佛陀为了寻求解脱,舍弃了世间的享受。正如师长所说:释迦佛所舍弃的正是现今大部分世间人所追求的。是的,要房子,要汽车,要美丽漂亮……完全不顾及后世。他们真的应该好好的反思,应该去静静地凝视着湖面上被雨点击起的水泡,看它们在淡淡的雾霭之中刹那间显现,又刹那间破灭。这些可怜的人啊,他们不停地忙碌着,拼命地在自己身上抓痒,完全没有理会到自己的脸正在渐渐地被时间勾画出沧桑的痕迹,这一道道皱纹在他们的脸颊上悄悄地衡量着生与死的距离,任其在脸上拼命地涂抹,在镜子前拼命地整饰这具皮囊,但还是敌不过生命的无常。


 其实人们并不应该笑话一群猴子去捞水中的圆月,应该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偷偷笑话自己。不知道将世人跟猴子相比,是否侮辱了世人,但太多的世人都只顾着往欲望里钻,很少思维生命的价值,乃至何时会死,死后又去往何方?而是拼命地想:今天穿什么,吃什么,头发要不要染烫,要不要拉直,怎么样才能变成童话里的天使……欲望是一个无底的洞,很难将其填满,而寿命却是如此的短暂和有限,在短暂的有暇身中为了许许多多临终带不走的东西,为了这些事情成办诸恶趣因,值得吗?如大论中所说的:“如是若见须往他世,尔时亲友极大怜爱而相围绕,然无一人是可随去,尽其所有悦意宝聚,然无尘许可得持往,俱生骨肉尚需弃舍,况诸余法……”


 又看到这些枯凋的落叶与花瓣,随风飘散,枕迹泥土,这是无言的说法……园中树上,叶绿叶黄,花开花落……


(学僧宗空 选自《多宝通讯》95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