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学僧文稿

回家的感觉

2016-06-20 13:40:37 分类:学僧文稿 332次浏览

 

  2005年7月10日,我有幸参加了多宝讲寺组织的暑期佛教学习班。在学习讨论过程中,反省自己以前的行为,我感到非常惭愧,更深地觉察到自己过去的愚痴。同时,我也深深体会到佛陀的慈悲智慧和师长的恩德,真是百感交集。因而产生一种冲动,想把自己学佛前后的感受和变化写下来,希望大家能从我的经历当中得到一些收获。

 

  我从小就对人的来历感到困惑,看到有老人去世就会感到恐惧。在成长过程中,看到人有生有死的现象,引起我很多思考,人到底为什么活着?当一个人慢慢长大时,他的父母也同时变老;然后,他娶妻生子,他的儿子慢慢长大时,他自己又变老,随后他的父母离开人世,周而复始。难道每个人都必须这样公式化地生活吗?有没有一种方法能让自己掌控自己不用这样生活呢?

 

  1987年,正是气功热潮开始的时候。带着上面的疑问,我加入学练气功者的行列,以为这就是究竟解脱的办法,能让自己免于公式化的生活。我练功非常刻苦,每天早上5点起床,去公园站桩。中午休息时静坐,晚上接着静坐,很少看电视。开始觉得自己身体很轻松,时间久了,并没什么大的变化。1992年,我遇到一些学佛的人,他说起地藏王菩萨慈悲发愿,不度尽地狱道的众生,永不成佛。我当时不以为然地说,那是高尚的自私,是为自己发的愿做事。对出家的僧人,我错误地以为他们是不敢面对现实,用一道红墙把自己的生活与世间隔离开来,是害怕自己经历不起世间的诱惑。因为这些错误的认识,当时没有深入学佛。在生活中,我一直很开朗,很少有让我不开心的事。但内心深处,我一直有种不踏实的感觉。虽然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我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也越来越强,但这些并不能让我感到轻松。总觉得生活很茫然。在静坐时,我能暂时压抑住这种恐慌,但不静坐时,这种不安的感觉并未减轻。随着气功的习练,我发觉自己的记忆力开始减退,想学的知识都记不住,无论什么书都看不进。一看书就像吃了安眠药,马上打瞌睡。几乎每天都要睡十多个小时,睡醒后全身酸胀,身体感觉沉重,像没睡过一样。

 

  2004年正月,我遇到了在多宝讲寺皈依并修学多年的居士,与他们接触后,我发觉他们没有现在社会上其他人那种躁动。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平和、很清静。当时,我想他们的师父一定很有成就,所以决定前往多宝讲寺参访。当年农历二月初六,我终于来到讲寺。由于我到过很多寺庙,对比之下,我觉得讲寺的物质条件很差,很陈旧。但看到出家师父们那种洒脱飘逸,那种与世无争的潇洒让我彻底折服,内心油然升起一种找到家的感觉。初七亲眼见到师长时,我觉得老人家如此慈祥,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,泪水止不住地流。我与父母的感情一直很好,但无法与见到师长的感觉相比。这难道就是居士们所说的师长慈悲摄受力在起作用吗?在世俗生活中,再苦再累再艰难再不如意的事情,都没让我流过眼泪啊。

 

  我以前一直有股傲气,我的朋友和与我接触过的人都觉察不出来。只有我的妈妈说我傲慢,自以为了不起。见到师长后,我傲不起来了。当时我的感觉就是,无论你在世间有多么巨大的财富、有多高的地位、有多大的能力,在师长和出家师父们面前,都显得一文不值。

 

  我内心那种不安和恐惧的感觉突然消失了。就这样,我开始静下来修学佛法。

 

  对于出家僧众出家修行是积极还是消极这一问题,通过观察、学习,有了明确有答案,答案是肯定的——积极的。僧众师父们秉承佛陀的教言,出世修行直接面对生死的问题,这是世间人不敢也没有考虑的问题。效彷佛陀,发广大誓愿为度众生而成佛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途苦。首先报父母恩。

 

  我们只知道这一生生我养我的父母,佛陀告诉我们,无始以来所有的有情众生都曾经做过我们的父母。出家修行是为度所有的众生。这种悲愿,足令我们感慨。那么出家要离开亲人。放下名利,忍受弧独,承受修行的劳苦。这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。这一切都说明出家僧众是积极的。还有在他们用功对治自己贪、嗔、无明烦恼,积极的面对人生的问题,消除这些烦恼,世间人不认识贪;嗔、痴诸烦恼相,被其左右。

 

  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,人们都沉溺在酒色财名利的追求和享乐上,认为这是最美好的东西,男人们认为多几位美女相伴是身份和能力的象征。女人们则想着怎么打扮自己来取得男人们的欢心。这样沈伦颠倒却认为是时尚。如果你不与他们为伍就认为你老土,跟不上潮流,思想有问题。把人所应具有的美德逐渐遗弃。相比之下,谁积极谁消极一看便知。

 

  那么师父们有消极的一面吗?有,他们对酒色远离,并断除,对名利放下不执着,是这一方面的消极。世间人拼命想争得的,出家僧众们却全部放下。这是智慧的体现。很多不学佛的人可能至死也不懂这是为什么?

 

  去年我皈依求法后,加紧修‘加行’。身体越来越壮,睡眠也逐渐渐少。基本上最多睡六小时,但睡醒不再有疲感。对世间的名利也渐渐地不再执取。内心感到安宁,我有很大收益。并且在工作中为他人治疗时还经历了一次奇特现象。二00四年七、八月份,时间我记得很模糊,亲戚介绍一位脚部骨折的病人,52天骨没有愈合迹象,患者家人都很着急。因为我以前曾学过一点接骨的技术,但临床实践不多,治疗也没底。患者家人一再请我帮忙。我说只能试试。结果如何我不敢保证。我曾经看过一些现代因果实录的书,让病人一心念佛,有不可思议加持力,有很多疑难病症痊逾。我相实验一下,是否有效。我就让患者专心默念佛号。不要注意脚。我用手法将筋舒理,又简单做骨的复位手法。患者回去第三天感觉脚部断骨处有一股很强相互吸引力,五天后去拍X光片,诊断结果很好。有骨痂形成。并能下床走路了。经过实验更增强我对师长三宝的信心。通过学习法相,让我感触到,我们治疗只能暂时解除病人身体上的痛苦。佛陀却能让众生彻底离苦得乐。佛是最大的医王。越深入学习,越后悔为什么没早来学佛,走上这究竟解脱之路,同时也感恩师长三宝的恩惠,让我有机缘学佛感激之情无以言表,只有精进修学以谢师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