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出家功德

决疑——《南传弥兰王问经》选

2015-04-28 09:39:24 分类:出家功德 247次浏览

 

  若居士在家也能证果出家有何意义?

  (注:比库即比丘)

  “尊者龙军,世尊亦曾作此说:‘诸比库,我称赞居士及出家者的正行。诸比库,若居士或出家者修正行,因其正行彼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。’尊者龙军,若居士着白衣享受爱欲,与妻子拥挤,安处卧室,习惯于巴拉纳西国的檀香,花环,香水,涂香,享用金银,其巾冠以种种珠宝黄金镶嵌。因修正行,他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。若出家者削发,着黄袈裟,从他人得食物,完满行持四戒蕴,奉行一百五十条戒,遵行十三头陀行之全部。若他修正行,他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。尊者,于此,居士及出家者有何区别?若苦行是无果,出家是无益,守护学处是徒劳,行持头陀行是空虚,为何要追随这些苦恼?何不只以欢乐求得欢乐?”

  

  “大王,世尊亦曾作此说:‘诸比库,我称赞居士及出家者的正行。诸比库,若居士出家或出家者修正行,因其正行他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。”大王,如是,修正行者为最胜,大王,若想出家者想:‘我是出家者’。但不修正行,那他距沙门位甚远,距婆罗门位甚远,何况是着白衣的居士?大王,一位修正行的居士,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亦然。大王,一位修正行的出家者于真理及善法获得成就亦复如是。大王,虽然如此,唯出家者在沙门位中为上首及领导。大王,出家有诸功德,有多功德,不可量功德。若计算出家的功德实不可能。大王,譬如如意摩尼宝珠不能以钱货计价而说:‘摩尼宝之价钱为如此数目。’大王,出家有诸功德,有多功德,不可量功德。若计算出家的功德实不可能亦复如是。”

  

  “复次大王,譬如大海波浪不能计算而说:‘大海波浪是如此如此数目。’大王,出家有诸功德,有多功德,不可量功德。若计算出家的功德实不可能亦复如是,大王,凡为出家者应作之事,皆得效果迅速。何以故?大王,出家者少欲、知足、孤寂、绝交游、勤精进、无家室、无住所、完成戒行、善修头陀行。以此理由,凡为出家者应作之事,皆得效果迅速。大王,譬如放射一无节、平滑、洁净、笔直、无垢之箭则迅飞顺适。大王,凡为出家者应作的事,皆得效果迅速亦复如是。”

  

  “尊者龙军,萨度,其事如是,我接受它。”

  是否应该成为阿罗汉后再出家?以免因为返俗而遭世人讥嫌?

  “尊者龙军,如来的教言伟大、扼要、优胜、最上、最胜、无匹、清净、无垢、明显、无暇,只因是居士而出家则不相应,若此居士既经训练于一果位而不退转始可出家。何以故?若有坏人于此清净教言出家,既经退转而返俗,因其退转,此诸民众会作此想:‘这些人既退转,沙门苟答马(Gotama)的教言一定是徒然。’此即是其中的理由。”

  “大王,譬如池塘满贮清净、无垢凉水,若有污秽者蒙尘垢污泥来到此处,不洗浴而返,污秽如故。于此人们呵责谁,此不洁者抑或池塘?”

  “尊者,应呵责不洁者说:‘此人既到池塘,不洗浴而返,池塘岂能[247]洗浴一不愿洗浴者?池塘有何过咎?’”

  “大王,如来建立优胜正法池塘,其中满贮优胜解脱之水,心想:‘彼诸含识有情,但被烦恼尘垢所玷污者,能洗浴于此,一切烦恼尘垢皆得洗濯洁净。’但若有人往诣此优胜正法池塘,不浴而返,有垢如故,既而返俗。人则呵责:‘此人在胜者之教出家,于该处立足未稳而又返俗。胜者之教岂能自己洗濯不愿修行者?胜者之教有何过咎?’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譬如有人身患重病,往视一位善知病因,疗治效验的医师,既至其处,不治而返,其病如故,于此人们应呵责谁?病人抑或医师?”

  “尊者,人们应呵责病人说:‘此人虽见一善知病因,治疗效验的医师,而又不治而返,其病如故。医师岂能自己医治不愿接受医疗的人?医师有何过咎?’”

  “大王,如来以那缓解镇定诸烦恼的不死之药置其教言匣中,心想:‘若彼含识有情为烦恼所逼者饮此不死之药,彼即缓解减轻一切烦恼病。但若有人不饮不死之药,让诸烦恼而归,既又返俗。人们只应呵责他说:‘此人在胜者之教出家,于该处立足未稳而又返俗,胜者之教自己岂能洗净不愿修行者?胜者之教有何过咎?’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譬如饥饿者往诣福德大会施食处所,未吃食物,饥饿如故而返。于此人们应呵责谁?饥饿者或福德食?”

  “尊者,人们应呵责饥饿者说:‘此人为饥饿所逼,既得福德之食,不吃而返,饥饿如故,食物岂能自己入其口中?食物有何过咎?’”

  “大王,如来以最胜和平,吉祥,殊妙,不死,至为甘美与身有关之至念置其教言匣中,心想:‘含识有情,但被烦恼困扰于内,其心为渴爱所征服者,愿其食此而逐一切欲有,色有、无色有之渴爱。’但若有人不摄此食,恋着渴爱如故而返俗,胜者之教自己岂能洗净不愿修行者?胜者之教有何过咎?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大王,若如来只让居士既经训练于一果位的居士出家,则此出家不名为摧毁烦恼或得清净,则此出家是无用处。大王,譬如有人令数百工人掘池,当众如此宣布说:‘诸友,莫使任何蒙垢者下降此池,只让那洗尽灰尘,清净无垢的人下降池中。’大王,该浴池对彼已得清净无垢的人是否有任何用处?”

  “尊者,否。他们已于他处获得来到此池的利益,该池于他们复有何用?”

  “大王,若如来只让既经训练于一果位的居士出家,则他于此中所作已办,于他出家更有何用?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又如一真性仙人侍者,忆持所闻秘典辞句,其人敏慧,善知病因,为治疗效验的医师。彼搜集诸种药草而当众宣布说:‘诸友,莫使任何患病者来我跟前,只让那些无疾病者来我跟前。’大王,该医师对彼无疾、健全、欢乐众生是否有其作用?”

  “尊者,否。彼诸众生既已获得其他医师的利益,于此该医师复有何益?”

  “大王,若如来只让既经训练于一果位之居士出家,则彼于此所作已办,于他出家复有何用?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又如有人备办数百盘牛乳饭而当众宣布:‘诸友,莫使任何饥饿者来此施食场,只让彼已饱食、满意、满足、餍足、饱餐、饱满者来。’大王,是否该食物对于那些饱食、满意、满足、餍足、饱餐、饱满者有任何益用?”

  “尊者,否,彼等既已从他处获得此施食场的利益,于此,该施食场于他们复有何用?”

  “大王,若如来只让既经训练于一果位的居士出家,则彼于此所作已办,于彼出家复有何用?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彼诸返俗者显示胜者的教言有无匹敌之五德,何等为五?彼等显示基地的伟大性,显示清净无垢性,显示不与恶人共住性,显示难通达性,显示守护多种律仪性。”

  “如何为显示基地的伟大性?大王,譬如有人贫穷,低贱、不殊胜、缺觉慧,虽摄取极大权势,不久即倾堕毁灭而声望衰灭,彼不能保持[250]权势。何以故?因主权之伟大。大王,任何人不殊胜,未修福德,缺觉慧而在该极胜最上胜者之教中出家,不久彼等即倾堕毁灭,衰落而返俗亦复如是,何以故?因胜者之教基地的伟大。大王,此即为显示基地的伟大性。”

  “如何为显示清净无垢性?大王,譬如莲叶上水珠离散、滚落、消散、消灭而不凝着。何以故?因莲花清净无垢故。大王,那些奸诈、欺骗、歪曲、恶见的人依胜者之教出家,不久彼等即从清净无垢、无棘、白净、最胜、极胜的教言中离散、消散、消灭、不安立、不凝着而返俗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因胜者之教是清净无垢,大王,此即为显示清净无垢性。”

  “如何为显示不与恶人共住性?大王,譬如大海不与死尸共住。任何海中死尸,它迅速将其运送岸边或推置陆地。何以故?因大海是巨大生物的住处。大王,任何邪恶、不精进、疲倦、腐朽、污秽及坏人于胜者之教中出家。不久离开漏已除尽的伟大有情的无垢秽之阿拉汉住处,不与之共住而返俗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因胜者之教不与恶人共住。此即为显示不与恶人共住性。”

  “如何为显示难通达性?大王,譬如彼等笨拙、未训练、不合格、不专心的射手不能射穿鬘尖遂委弃而去。何以故?因鬘尖细微,精致、实难射穿。大王,彼诸弱慧、愚蠢、聋哑、愚痴、迟钝的人于胜者之教出家,彼既不能通达透徹微妙精细之四圣谛,遂委弃胜者之教言而去,不久即返俗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因最微妙精细的真谛实难通达。此即为显示难通达性。”

  “如何为显示守护多种律仪性?大王,譬如如有人诣临广大战场,敌军四面逐处包围,既见队伍,手执兵刃向其逼来,彼即恐怖气馁退却而逃跑。何以故?因恐怕不得保全其头面,大王,彼诸邪恶、无摄制、无惭愧、冷漠、无忍耐、转移、不稳定、不安定及愚蠢之人于胜者之教出家。但彼等不能守护多种学处遂堕落、退却而逃跑,不久即返俗亦复如是。何以故?因胜者之教守护多种律仪性。此即为显示守护多种律仪性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于陆生的花丛中,双瓣茉莉花为最殊胜。其有被虫损害的花朵,枯芽遂倾坠。但双瓣茉莉花丛不因其倾坠遭轻视。他们中尚存留的花朵以妙香弥漫四方。大王,那些既在胜者之教出家又返俗的人,有若被虫害的双瓣茉莉花失去色香,其戒行因无色相不能圆满。但彼之返俗不能使胜者之教遭到轻视--彼诸仍存留的比库以殊胜的戒香弥漫人天世界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赤稻中之壮健者有时生出一种稻名叫迦龙拔迦,彼在中途萎谢。但其萎谢不使赤稻遭受轻视。稻中之存留者将为国王的御米。大王,彼诸既在胜者之教出家而后返俗的人,其如迦龙拔迦在赤稻中一样,在胜者之教中既未达到成长圆满,中途返俗亦复如是。彼之返俗不曾使胜者之教遭轻视,其仍存留的比库实适宜于阿拉汉位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若使如意摩尼宝珠呈现粗恶一面,并不因其粗恶摩尼宝珠遂遭轻视,宝珠之洁净处仍令人欣笑。大王,彼诸在胜者之教出家又返俗之人,即是胜者之教中的粗恶碎片,彼之返俗并不使胜者之教遭轻视,那些仍存留的比库令人天世界欣笑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复次大王,若最优良之赤檀的一面成为腐朽无香,但不因此赤檀遂遭轻视,其中之新鲜、妙香处逐处散播弥漫。大王,那些在胜者之教出家又返俗之人,有如赤檀中的腐朽部分,于胜者之教中应被舍弃,胜者之教不因彼诸返俗者遂遭轻视,彼诸仍存留的比库以最胜戒旃檀香薰涂人天世界亦复如是。”

  “尊者龙军,萨度!你逐一地以适当的譬喻道理,令我通达胜者之教的无咎并解释其最胜性,甚至于彼诸返俗之人也显示胜者之教的最胜性。”

  出家之目的是什么?

  尔时尊者龙军赴弥林达王宫。既达,坐于预设之座位。弥林达亲手以精美可嚼可饮之食物奉献,满足尊者龙军及侍从;又各以一袭衣服披着每一比库,以三衣披着尊者龙军。复向尊者龙军如此说到:“尊者,你与十位比库同坐此处,余者遣去。”时弥林达知尊者龙军饭食已毕,已洗手及钵,他取一矮凳坐于一面。既坐于一面,他向尊者龙军说到:

  “尊者龙军,对论何事?”

  “大王,我等先要有目的,且对论目的。”

  国王说:“尊者龙军,你等出家为何目的?什么是你等的最高目的?”

  长老说:“大王,为什么呢?为此苦将灭,他苦不生。大王,我等出家是为此目的,而我等的最高目的,是无取着涅槃。” [32]

  “尊者龙军,是否一切出家皆为此目的?”

  “大王,否。有为此目的而出家,有迫于王政而出家,有迫于盗贼而出家,有迫于负债而出家,有迫于生活而出家。但彼正出家者,乃为此目的。”

  “尊者,如是,你为此目的而出家?”

  “大王,我出家时是一幼童,我尚不知为此目的而出家。但我曾想:彼沙门释子是智者,他们将令我修学。现今,我已得他们教训,我已知己见,出家是为此目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