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学习心得

【四众文选】【四众文选】解开包袱

2016-12-08 11:59:29 分类:学习心得 90次浏览


山东居士 宗云

     每一年的春节法会,都是我心中最重要的期待。我远在山东,俗务缠身,不能时常亲近师长三宝,只有在春节放假期间才有机会去多宝讲寺,听受师长的教诲,所以倍感珍贵。临近春节时,我便常常妄想:天气会不会变坏?妈妈的病体会不会突然变差?公婆会不会对我的出行不满?孩子会不会生病让我无法起程……种种担心,使自己在期待中充满了焦虑,如饥饿之人得了热食,急于下咽又吃不下。但是日子并不因为我的妄想而变快,它依然如常,慢慢临近。终于到了起程的那天,天气很好,公婆没有阻止我,孩子很平安,妈妈的身体也很稳定,丈夫为了我订了行程的车票……之前的种种忧虑都是多余的,这一切都是师长的慈悲加持。于是我无牵无挂地踏上了春节法会之旅。背上的行李简单轻便,心中的包袱却沉重地压着我,我只有祈求师长来为我解开包袱。每次都是这样,当多宝讲寺进入我的视线时,心中便生起感动的潮涌,「师长,我回来了!」心中念罢,眼睛就开始湿润。无始以来,也许我曾是师长足前爬过的蚂蚁,在师长的慈悲注视下匆匆而过;也许我曾久劫煎熬于地狱之中,令师长为我落泪;也许不知多少次,我自己放弃师长慈悲的摄受,「义无反顾」地去轮回。在三有大海中,师长一刻不停地寻觅我、救拔我,终于在今生今世,我得到了这个暇满的人身,再一次得到师长慈悲的摄受,如同走失的孩子见到慈母,这让我如何不喜极而泣?进入寺里,放下行李,但仍觉沉重,因为,心中那个装满烦恼的大包袱一直在左右着我。它都是些什么呢?我也说不清楚包袱里都装了什么,反正我不快乐,烦,看谁都不顺眼。我觉得自己很聪明,因为我能很快地识破别人的想法,尽管她(他)嘴上说着一套,但我却能猜测到她(他)内心的想法。我明亮的双眼像照妖镜一样照遍了身边所有的人,他们都是贪瞋痴的化身,越来越让我厌烦。身处在这样的生活中,我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。在网上共学小组里,同修们热烈的讨论也让我烦。我问他们,你们真的快乐吗?你们学佛后很快乐吗?你们整天法喜充满,真的吗?我觉得他们是在盲目地快乐,是可怜悯的;而我,当然不同,我是清醒的,我认识苦,要不然我怎么会如此烦恼呢?我觉得自己生起了对世间的厌离心,这应该就是相似的出离心。难道不是吗?我简直厌烦了一切:邋遢的公婆总是把家里弄得又脏又乱,我烦透了他们;孩子不听我的话,不管我如何告诉他暇满人身难得,他仍然沉迷于网络游戏,浪费时间;丈夫虽然对我很好,但是一直不肯皈依,太没善根了;个别同事总是喜欢凑在一起嘀咕,这不是两舌是什么?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在说我?领导对我信佛虽持宽容态度,但是言语中也有不满,因为他看到我上班时间在看佛教书籍。哼,别看他当官,不过是世间小福报。对于他们,我只有一句话,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?」我变得沉默,平静的外表掩盖着波涛汹涌的内心。我懒得跟人打招呼,看见熟人装作没看见,打招呼又能怎样?无非是家长里短,评头论足罢了。不过,我今年一定要买件漂亮的新大衣,我可不能让别人看不起我。当然这都是小事,我本可以不去想,但是它们会没来由地突然跳进我的脑海,让我越想越烦。最让我烦恼的是没时间修行,真的是这样。从早上起来,就忙碌着打发孩子吃饭、上学;给妈妈做好饭,匆匆赶着去上班;进了办公室就开始工作,与那些令人生厌的凡夫同事们和不会说话的计算机打交道;偶尔闲着,也会「随顺众生」聚众聊天,他们总是不能理解我的满口佛教,太没慧根了!下班后当然还是做饭、吃饭;吵着叫着催孩子不要看电视,快点写作业;公婆又不用上班,一整天在家里,什么都不干,光知道把家弄乱,真是气人!干脆我也不收拾,就让它乱好了。等孩子睡下,已经九点多了,这才开始修行,拿起念珠做简单的功课,一天的事情不时地跳进脑子,我盘算着,思索着,嘴里急急地念咒,好多次发现念错了咒子,还得从头开始;要么就打瞌睡,或者干脆坐在那里睡一会儿。打发完功课,对,就是打发,我实在太累了,只等着念完功课早点睡觉,躺进温暖舒适的被子里,才觉得这一天,也只有这个时候是轻松的,一点力气也不用使。天不要亮得太早,让我多睡一会吧,最好再做个美梦……我好想面见师长,把心中的感受倾诉出来,我觉得师长一定会加持我,如甘露加持,迅速消除我的烦恼,令我得到无烦恼的轻松快乐。可是太多人想见师长,大家排着长长的队,接受师长的加持,由于人太多,没有跟师长单独说话的机会。但是看到了大宝恩师久违的慈颜,我非常激动,师长的微笑如同冬日的阳光,温暖地照在每一个人身上,我突然觉得好委屈,眼泪奔涌,不能自抑。出了方丈楼,我脑子里只剩下师长的慈颜,使劲地祈求师长加持。第二天,我随着众法友师兄,来大师殿听师长讲法,开示的内容是《论》中的业果教授。这些内容之前为了考试我学过一遍,觉得很简单,思总业果分四,思别业果分三,很好背。可是当聆听师长的讲授时,才发现自己全错了,以前觉得死的法相原来全没入心,我正是心外求法啊!所学的知识没有深入地对照自己内心去如理地思惟,更没有按照教授去修正自己的身口意业。正如师长说的,学过的法变成观照别人的照妖镜,变成培养我执的借口,如何不生烦恼?原来我从来没有从心底里相信业果,我所谓的信心,其实只限于口信,根本没有生起任何定解,我一直都在对境起心,造作种种恶业,成就十种黑业道。我所谓的修行,是多么的可怕,我正在往恶趣里修啊!师长的甘露法雨一下子熄灭了我的烦恼火,我回头反观,看到了自己的可憎可怜,我一直抱怨的种种遭遇之苦,不正是自己往昔恶业所感之苦报吗?怨谁呢?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说的话没有人相信,我的工作建议得不到领导和同事的重视,不都是自己绮语恶业做得太多,且不知悔改的异熟果报吗?若要离苦,只有从当下开始改过,不但如此,我更应该感谢所遇的一切,让我结束恶业的偿报,成全我的忍辱修行。师长说「莫向外求」不正是在说我吗?所谓修行,不是从外面得到一个东西,强加在自己身上,而是在内心依教授对照自己的三业,依法改过。沉重的包袱被师长的善巧法语层层打开,我看到了它狰狞的真实面目,我要厌倦的不是公婆、同事、俗务生活,而是无明我执,是它带着我在轮回,让我烦恼无穷。法会结束那天,我觉得很轻松,心中有了斗争的力量和方向,我想这应该才是法喜,而不是外来的快乐,是信心的增长,对正法的意乐,对修行的向往,对解脱的渴求。而这一切,都是师长三宝给予的。师长三宝的恩德纵经千万劫供养也不能报答,唯有依教修行,令师欢喜,早证菩提,弘法利生方为究竟报恩。至尊师长三宝,祈求您长久住世,慈悲哀悯我这愚钝的弟子,摄受我,加持我,与师永不分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