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藏经阁

【学修】【译经苑】沙门剃头是否违圣人之语?

2013-05-26 10:41:00 分类:藏经阁 251次浏览
  ——《牟子理惑论》05
  原典:
  问曰:云佛有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,何其异于人之甚也?殆富耳之语,非实之云也!
  牟子曰:谚云,少所见,多所怪,睹馲驼马肿背。尧眉八彩①,舜目重瞳子,皋陶②马喙,文王③四乳,禹④耳参漏,周公背偻⑤,伏羲⑥龙鼻,仲尼反頨⑦,老子日角月玄、鼻有双柱、手把十文、足蹈二五,此非异于人乎?佛之相好,奚足疑哉!
  问曰:《孝经》言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。”曾子⑧临没,“启予手,启予足”。今沙门剃头,何其违圣人之语,不合孝子之道也。吾子常好论是非、平曲直,而反善之乎?
  牟子曰:夫讪圣贤不仁,平不中不智也。不仁不智,何以树德?德将不树,顽嚣之俦也,论何容易乎!昔齐人乘船渡江,其父堕水,其子攘臂捽头颠倒,使水从口出,而父命得稣。夫捽头颠倒,不孝莫大,然以全父之身。若拱手修孝子之常,父命绝于水矣。
  孔子曰:“可与适道,未可与权。”所谓时宜施者也。且《孝经》曰:“先王有至德要道。”而泰伯⑨短发文身,自从吴越之俗,违于身体发肤之义,然孔子称之“其可谓至德矣”,仲尼不以其短发毁之也。由是而观,苟有大德,不拘于小。
  沙门捐家财、弃妻子、不听音、不视色,可谓让之至也,何违圣语不合孝乎?豫让⑩吞炭漆身,聂政⑾皮面自刑,伯姬⑿蹈火,高行⒀截容,君子为勇而有义,不闻讥其自毁没也。沙门剃除须发,而比之于四人,不已远乎?

  注释:
  ①尧眉八彩等句:此处说的尧眉八彩、舜目重瞳子、皋陶马喙(一作鸟喙)、文王四乳、禹耳参漏、周公背偻、伏羲龙鼻、仲尼反頨、老子日角月玄,都是指这些圣贤有不同于平常人的异相。其中多为神话传说,并且有些异相是有所象征的。例如尧眉八彩,据说象征着尧通晓历法,善于观测日月等天体。又如禹耳参漏,据《淮南子》说这表示“大通”,象征着禹能够兴利除害,疏导江河。
  ②皋陶:一作咎陶、咎繇。传说中的东方夷族首领,偃姓。曾被舜任命掌管刑法,后来被禹选为继承人,因早死,未继位。
  ③文王:即周文王,商末周族领袖,姓姬,名昌。商纣时为西伯,又称伯昌。在丰邑(今陕西西安西南漕水西岸)建立国都。
  ④禹:传说中古代部落联盟领袖。姒姓,也称大禹、夏禹、戎禹,一说名文命。奉舜之命治理洪水,舜死后担任部落联盟领袖。
  ⑤周公背偻:《荀子·非相》中说,周公的身形像断苗一样。植物枯死叫作“苗”,身如断苗,形容背驼得厉害。
  ⑥伏羲:一作宓羲,又称皇羲。中国神话中的人类始祖。传说他和女娲兄妹相婚,产生人类。并教人民渔猎、畜牧,制作八卦。相传他生着龙身、牛首、龙唇、龟齿。一说伏羲即太噑,风姓。古代传说中的部落酋长。
  ⑦仲尼反頨:反頨又作“反宇”。反宇是指与屋宇相反。屋宇(屋顶)是中间高,四周低,反宇则是中间低,四周高。仲尼反頨说的是孔子的头顶是中间低,四周高。见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。
  ⑧曾子:春秋末鲁国南武城(今山东费县)人,名参,字子舆。孔子的学生。以孝著称,相传《大学》是他作的。
  ⑨泰伯:一作太伯,春秋吴国的始祖。周太王的长子。太王欲立幼子季历,于是泰伯与弟弟仲雍同避江南,改从当地风俗,断发文身,成为当地君长。
  ⑩豫让:春秋战国间晋国人。晋卿智瑶的家臣。赵、韩、魏共灭智氏后,他改名换姓,用漆涂身,吞炭成哑,暗伏桥不,一再谋刺赵襄子,没有成功。被捕后,求得赵襄子衣服,用剑击衣后自杀。
  ⑾聂政:战国时韩国轵(今河南济源东南)人。严仲子与韩相侠累争权结怨,求聂政刺杀侠累。政因母在,未许。后母死,乃独行仗剑刺杀侠累,然后毁坏自己的容貌而自杀。
  ⑿伯姬:《列女传》中说,伯姬是鲁宣公的女儿,鲁成公的妹妹。嫁给宋恭公。她住的地方夜晚失火,身边的人劝她离开。她说,按照规矩,保傅(辅导王侯子弟的官员)和保母(在宫廷中抚养王侯子女的女妾)没有来到时,“妇人”在夜晚不能离开房间。后来保傅和保母终于没来,伯姬也宁死不肯破坏“妇人”的行为规范,烧死在屋子里。
  ⒀高行:战国时魏国人,寡居,貌美。达官贵人争着要娶她,她一概不答应。后来魏王要聘她,于是自割其鼻毁掉容颜。魏王因此“大其义,高其行”,尊称她为“高行”,故有此名号。见《列女传》十四。
  译文:
  问:据你所说,佛的相貌超凡脱俗,有三十二种显着特征、八十种细微特征,为什么他和平常人相差这么远呢?恐怕是说得动听,并非真有那样的事吧!
  牟子说:俗话说得好,少见者多怪,看见骆驼就说是马肿了背。尧的眉毛有八种彩色,舜的眼睛有双重瞳孔,皋陶长着马一样的嘴,周文王有四个乳房,禹的耳朵生着三个耳穴,周公驼背弓腰,伏羲长着龙一样的鼻子,仲尼的头顶是四周高、中间低,老子的额角高高突起,生有双鼻梁,手心和脚心都长着十种纹路,这不也都和平常人不同吗?对佛的相貌又有什么好怀疑的呢?
  问:《孝经》上说,身体、毛发和皮肤,都是父母给的,岂敢毁坏或损伤。曾子临终时仍念念不忘“看看我的手,看看我的脚”。现在沙门却剃掉头发,这是多么不合圣人的训示和孝子的行为规范啊!你一向喜欢辩白是非、评论曲直,怎么反而赞成他们呢?
  牟子说:嘲讽圣贤是不仁,评论的不准确是不智,不仁不智,怎能树德?德树不起来,就属于顽固愚蠢一类了,评论是非曲直谈何容易呀!以前有齐国两父子坐船过江,父亲掉进江里,儿子抓住父亲的手臂,揪住父亲的头发,把他的身体倒转过来,使水从口里流出,从而父亲的生命得以复苏。如此地又揪头发又颠倒身体,没有比这更不孝的了,然而这样做可以保全父亲的性命。如果儿子拱着手,按照孝子的规矩去做,这个父亲一定被淹死了。孔子说,可以一起学到道的人,未必可以一起通权达变。这话的意思就是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地运用道。《孝经》又说,先王传下了普遍适用的道德规范。而泰伯却留短发、文了身,追随吴国和越国的习俗,违背了圣人关于“身体发肤”的训戒。可是孔子仍然称赞泰伯说:“那可以说是品德极崇高了。”仲尼不因他留短发而批评他,由此看来,如果一个人有高尚的道德,可以不纠缠他的小节。
  沙门抛弃家财,舍弃妻子,杜绝声色,可以说是谦让到极点了,怎能说沙门的行为是违背圣贤的话、不合乎孝道呢?豫让吞炭成哑,又用漆涂遍全身;聂政剥掉自己脸上的皮;伯姬宁死也不离开起火的房间;高行割掉了鼻子,自毁容颜。有德的人都认为他们勇敢而又侠义,没有谁讥讽他们的自残举动。与这四人相比,沙门剃除须发不是差得远了吗?(梁庆寅 注释、译白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