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藏经阁

【学修】【译经苑】不要因为某些人的行为而否定佛教本身

2013-05-23 11:54:00 分类:藏经阁 268次浏览
  ——《牟子理惑论》08
  原典:
  问曰:佛道崇无为,乐施与,持戒兢兢,如临深渊者。今沙门耽好酒浆,或畜妻子,取贱卖贵,专行诈给(一作诡),此乃世之伪,而佛道谓之无为邪?
  牟子曰:工输①能与人斧斤绳墨,而不能使人巧;圣人能授人道,不能使人履而行之也。皋陶能罪盗人,不能使贪夫为夷齐;五刑②能诛无状,不能使恶人为曾③闵④。尧不能化丹朱⑤,周公不能训管蔡。岂唐教之不着、周道之不备哉?然无如恶人何也。
  譬之世人学通七经而迷于财色,可谓六艺⑥之邪淫乎!河伯⑦虽神,不能溺陆地人;飘风虽疾,不能使湛水扬尘。当患人不能行,岂可谓佛道有恶乎!
  问曰:孔子称:“奢则不逊,俭则固。与其不逊也,宁固。”叔孙⑧曰:“俭者德之恭,侈者恶之大也。”今佛家以空财布施为名,尽货与人为贵,岂有福哉?
  牟子曰:彼一时也,此一时也。仲尼之言,疾奢而无礼。叔孙之论,刺严公⑨之刻楹,非禁布施也。舜耕历山⑩,思不及州里;太公屠牛,惠不逮妻子。及其见用,恩流八荒,惠施四海。饶财多货,贵其能与;贫困屡空,贵其履道。许由不贪四海,伯夷不甘其国,虞卿⑾捐万户之封,救穷人之急,各其志也。
  僖负覉⑿以一餐之惠,全其所居之闾;宣孟⒀以一饭之故,活其不赀之躯。阴施出于不意,阳报皎如白日。况倾家财,发善意,其功德巍巍如嵩泰,悠悠如江海矣。怀善者应之以祚,挟恶者报之以殃。未有种稻而得麦,施祸而获福者也。

  注释:
  ①工输:即公输班,春秋时鲁国人,古代著名的工匠。又称公输般,俗称鲁班。
  ②五刑:中国古代的五种刑罚。商周时期指墨刑、劓刑、荆刑、宫刑、大辟。隋以后指笞刑、杖刑、徒刑、流刑、死刑。
  ③曾:即曾参。
  ④闵:即闵子骞,春秋时鲁国人,名损。孔子的学生,在孔门中以德行高尚著称。
  ⑤丹朱:传说为尧的儿子,名朱,因居于丹水,故称丹朱。傲慢荒淫。尧因其不肖,因而传位于舜。
  ⑥六艺:即六经,指《礼》、《乐》、《书》、《诗》、《易》、《春秋》。古代学校所教授的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也称六艺。
  ⑦河伯:古代神话中的黄河水神。又叫冯夷。
  ⑧叔孙:鲁桓公之孙,叔牙之子。名兹。
  ⑨严公:即鲁庄公。这里称严公,是为了避汉明帝刘庄的讳。春秋鲁庄公二十四年(公一兀前六七○年)三月,庄公刻桓宫桷,也就是雕刻宫殿屋檐的方形椽子。叔孙为此进谏,认为这样做过于奢侈。“严公刻楹”指的就是这件事。
  ⑩历山:山名。相传舜曾在历山耕作。处所甚多,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河北等地都有历山,并且都流传说是舜的耕作之地。
  ⑾虞卿:战国时人,善于游说。因进说赵孝成王,被任为上卿,后又得封一城。当时魏相魏齐与秦应侯有仇,泰国急欲得到魏齐。魏齐求助于虞卿,虞卿为解救魏齐,放弃了官位和封地,与魏齐悄悄出走。见《史记·虞卿传》。
  ⑿僖负羇:春秋时曹国人。晋国公子重耳避难到曹国时,曹恭公听说重耳的胁骨是连在一起成为一块骨头的,就很不礼貌地观看重耳洗澡。僖负羇的妻子对僖负羇说:我看晋公子周围的人一定能帮助他得到国家,他登上王位后一定会因为曹恭公的无礼而讨伐曹国。你应当亲近晋公子,向他表示敬意。于是僖负羁就送饭给重耳,重耳接受了。后来果然重耳即位,举兵讨伐曹国。由于重耳受过僖负羇一饭之恩,就传令军队不得侵犯僖负羇和他的邻里。曹国人听说后,纷纷投奔僖负羇,于是保全了七百多家。见《左传·僖公二十三年》、《韩非子·十过》。
  ⒀宣孟:即赵宣子,名盾。春秋时晋国人,赵衰之子。在晋襄公时任中军元帅,执掌国政。后来晋灵公要杀他,就请他喝酒,暗暗埋伏下了甲兵。这时一个名叫灵辄的甲士反戈一击,帮助赵盾逃脱了。赵盾问他为什么要出手援助,灵辄说,我就是当年那个饥饿的人啊。以前赵盾曾在桑阴居住,碰到已经饿了三天的灵辄,就拿饭给他吃,并送饭食给灵辄的母亲。灵辄感戴赵盾的恩德,才有了保护赵盾逃脱的事。见《左传·宣公二年》。
  译文:
  问:佛道崇尚无为,乐於施舍,遵守戒律小心翼翼,如临深渊。而沙门却沈迷于酒浆,或者畜养妻子,贱买贵卖,专做那些欺蒙哄骗的事情,这乃是世间的恶劣勾当,难道佛道把这叫作无为吗?
  牟子说:工输班能给人斧头和绳墨,但是不能使人成为能工巧匠;圣人能够向人们传授道,但不能保证人们一定遵循道来行动。皋陶能把盗贼治罪,但不能使贪婪者成为像伯夷和叔齐那样谦让的人;五刑能诛灭罪不可言的恶棍,但不能使恶人变成曾子和闵子那样的贤者。尧不能感化丹朱,周公不能训导管叔鲜和蔡叔度,并不是唐尧的教导无方,也不是周代的典章制度不完善啊!然而用在恶人身上是不会有效果的。
  这就好比世上的人学通了七经却仍然沈迷在财色之中,能够因此就说六艺是淫邪的吗?河伯虽然神通广大,但是他不能淹死在陆地上的人;狂风虽然迅疾,但是它不能使清湛的水面扬起灰尘。应当忧虑的是人们不遵守、不施行佛道,怎么能说是佛道本身包含邪恶呢?
  问:孔子说:“奢侈就显得不谦逊,俭朴就显得寒伧,与其不谦逊,宁可寒伧。”叔孙说:“俭仆是奉行德的表现,奢侈是很丑恶的行为。”而佛家认为,尽散家财广为布施是一种光荣,把财货都送给别人是崇高行为。这样做怎么能有福气呢?
  牟子说:彼一时此一时啊:仲尼说这些话,是对那种奢侈而又礼节失度的做法表示不满。叔孙发这样的议论,是指责鲁庄公大肆铺张、雕刻厅堂前的柱子那件事,并不是主张禁布施。舜在历山耕田度日的时候,即使是他的乡亲邻里,也得不到他的恩惠;姜太公靠宰牛过活的时候,连他的妻子都照顾不了。可是在他们被起用以后,其恩泽遍及四面八方。有丰富的资财,贵在能施舍帮助别人;经常处于贫困中的人,贵在能遵循道德。许由不贪图占有天下;伯夷不贪求继承王位;虞卿为了帮助面临危难的人,甘愿放弃高官和封地,这是人各有志啊!
  僖负羇当年赠送饭食的举动,使所有的街坊在后来的战乱中得到保全;宣孟当年施舍饭菜给一个饥饿的人,使自己在以后身处险境时得以逃脱。无意中的小小施舍,尚且得到感恩戴德的厚重回报,更何况佛家倾尽家财,广施善心呢!其功德不是比嵩山、泰山还高,比大江、大海还深吗?心怀善意的会得到善报,心存恶念的会得到恶报。没有种下稻子却收获麦子的,没有做坏事而得到幸福的。(梁庆寅 注释、译白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