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资讯列表 > 藏经阁

【学修】【译经苑】为什么偏偏相信佛道能够使人脱离尘世呢?

2013-05-18 12:35:00 分类:藏经阁 282次浏览
  ——《牟子理惑论》12
  原典:
  问曰:为道之人,云能却疾不病,弗御针药而愈。信有之乎?何以佛家有病而进针药邪?
  牟子曰:《老子》云:“物壮则老,谓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”唯有得道者,不生亦不壮,不壮亦不老,不老亦不病,不病亦不朽。是以老子以身为大患焉。
  武王居病,周公乞命。仲尼有疾,子路请祷。吾见圣人皆有疾矣,未睹其无病也。神农①尝草,殆死者数十。黄帝稽首,受针于岐伯②。此之三圣,岂当不如今之道士乎?察省斯言,亦足以废矣。
  问曰:道皆无为,一也。子何以分别罗列,云其异乎?更令学者狐疑,仆以为费而无益也。
  矣子曰:俱谓之草,众草之性不可胜言;俱谓之金,众金之性不可胜言。同类殊性,万物皆然。岂徒道乎?昔杨墨塞羣儒之路,车不得前,人不得步,孟轲辟之,乃知所从。
  师旷弹琴,俟知音之在后③;圣人制法,冀君子之将睹也。玉石同匮,猗顿④为之于悒;朱紫相夺⑤,仲尼为之叹息。日月非不明,众阴蔽其光。佛道非不正,众私掩其公。是以吾分而别之。臧文⑥之智,微生⑦之直,仲尼不假者,皆正世之语。何费而无益乎?
  问曰:吾子讪神仙、抑奇怪,不信有不死之道,是也。何为独信佛道当得度世乎?佛在异域,子足未履其地,目不见其所,徒观其文而信其行。夫观华者不能知实,视影者不能审形,殆其不诚乎?
  牟子曰:孔子曰:“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,人焉瘦哉?”昔吕望、周公问于施政⑧,各知其后所以终;颜渊乘驷之日,见东野车⑨之驭,知其将败;子贡观邾鲁之会⑩,而昭其所以丧;仲尼闻师旷之弦,而识文王之操⑾;季子⑿听乐,览众国之风。何必足履目见乎?

  注释:
  ①神农:传说中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。
  ②岐伯:传说中的名医。曾与黄帝讨论医道。见《太平御览·帝王世纪》。
  ③师旷弹琴:俟知音之在后:《吕氏春秋·仲冬纪》中说:晋平公铸大钟,让人们听钟的音调正不正。别人都说音调正,师旷则说不正,应当重新铸一口钟。平公说:大家都说音调正啊!师旷说:后世有懂得音律的人,将会知道这口钟的音调不正,到那时我都会替您感到羞耻!后来出了个叫师涓的人,果然指出了这口钟的音调不正。所以说师旷想调准音调,是担心以后有懂音律的人指出错误。
  ④猗顿:春秋时鲁国人。原本贫穷,经营畜牧业成为豪富(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一说经营盐业而发家)。
  ⑤朱紫相夺:春秋时候,诸侯原以朱色作为衣服的正色。后来被紫色衣服代替了。孔子因此说:紫色夺去了大红色(朱色)的地位,可憎。见《论语·阳货》。
  ⑥臧文:即臧文仲,又称臧孙辰。春秋时鲁国大夫。他替一种叫作“蔡”的乌龟盖了一间屋,雕刻着山形的斗拱。孔子对此不以为然,说:这个人的“聪明”怎么是这样的呀!见《论语·公冶长》。“臧文之智”,“孔子不假者”即指此。
  ⑦微生:即微生高。姓微生,名高。春秋时鲁国人。以直爽著称。但是孔子不以为然,说:谁说微生高直爽?有人向他讨一点醋,他却向邻居讨了醋转给人家。见《论语·公冶长》。“微生之直”,“孔子不假者”就是指这件事。
  ⑧吕望、周公间于施政:吕望受封于齐,周公受封于鲁。他们二人一向交好,互问对方将如何治理国家。吕望说;我将尊重贤士,崇尚功绩。周公说:我将讲究仁义,崇尚德惠。吕望说:如果这样,鲁国自此就会削弱了。周公说:鲁国虽然会削弱,可是按你的办法治国,齐国就会被旁姓篡夺,不再是吕家的天下了。后来,齐国果然日益强大,进而称霸,但是传到二十四世时,田成子占有了齐国。鲁国也果然渐渐削弱,传到三十四代时就亡国了。见《吕氏春秋·仲冬纪》。
  ⑨东野车:姓东野,名毕。或作东野稷。春秋时鲁国人。善于驾车。东野车之称可能因其善驾车而得,又或许“车”是“毕”之误。《孔子家语》卷五载:鲁定公问颜回:你也听说过东野毕善于驾驭吗?颜回说:他虽然善于驾驭,但是我看他的马肯定会跑伤的。定公听了不高兴。一二天后,东野毕驾车的马果然跑垮了。定公急忙把颜回请来求教。颜回说:我见他让马一路急跑,马的力气快用尽了,仍然催马不止,所以知道会有这种结果。
  ⑩子贡观邾鲁之会:邾隐公在春天来朝见鲁定公,邾隐公进献礼品时抬着头,仰着脸,鲁定公接受进献时却低着头。子贡看到了这一情景就说:根据生死存亡的道理来看,这两个人都快死了。高仰说明邾隐公骄傲,卑俯表明鲁定公衰弱。骄傲就离动乱不远了,衰弱就快要生病了。鲁定公是主人,他将先一步死去。果然,到了这一年的夏天鲁定公就死了。孔子说:赐(子贡)不幸而言中啊!见《左传·定公十五年)。
  ⑾仲尼识文王之操,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说:孔子向师襄子(春秋时卫国乐官,本书记为师旷,并非同一人)学琴,有一天忽有心得说:我从琴曲中知道作者的为人了。面孔黯黑,身材颀长,高视远望,犹如统治了四海,除了周文王还能有谁呢?师襄子听了肃然起敬,说:这支曲子正是周文王所作的<文王操>啊!
  ⑿季子:即季札,又称公子札。春秋时吴国人。吴王诸樊的弟弟。因曾经封于延陵(今江苏常州),又称延陵季子。他出使鲁国时,欣赏到周代各地的传统音乐,根据乐曲,他就预见到了周朝和各个诸侯国的盛衰大势。(见《左传,襄公二十九年)
  译文:
  问:道家术上自称不会生病,即使生了病也是不用吃药针灸就能自愈的,有这样的事吗?为什么佛家有病却要吃药针灸呢?
  牟子说:《老子》说过:“事物壮大了,必然走向衰老,这就不合乎道了,不合乎道,必然很快死亡。”只有得了道的人,不生长也不壮大,不壮大也不衰老,不衰老也不生病,不生病也不腐朽。所以老子才认为有身体是人的大祸患。
  周武王病了,周公为他向神明乞求宽宥生命。仲尼患病,子路请求仲尼允许他向鬼神祷告。我看到圣人都会生病,未见过他们不会生病的记载。神农尝百草,有数十次几乎死掉;黄帝敬重岐伯的医道,接受他的诊治。这几位圣人,难道还不如今天的道士吗?考察道士不会生病这一说法,足以知道那是荒诞不经之谈了。
  问:道都讲究无为,在这方面各种道是一致的。你为什么却把它们区别开来,大谈它们的差异呢?这会使学道的人产生更多疑惑,我认为是多此一举,有害无益的。
  牟子说:同样叫作草,但是各种各样的草有着数不完的特性;同样都叫作金属,但是众多金属的特性也不可胜数。同属一类事物而特性不同,万物都是如此,难道只有道才是这样的吗?过去杨朱和墨翟曾拦住儒生进行辩论,使车子不能过去,人也走不动。孟轲驳倒杨朱和墨翟,儒生们才知道了应该何去何从。
  师旷弹琴,期待以后碰到知音。圣人制定法典,希望仁人君子能够读到。宝玉被混放在石头里,猗顿为此哽咽。紫色夺去了红色的光彩,仲尼为之叹息。日月并非不明亮,日月暗淡时是因为乌云遮住了它的光芒。佛道并非不正确,佛道被误解是因为受到左道旁门的连累和影响。所以我要把它们区别开来。仲尼不认为臧文是聪明的,对微生的率直也不以为然,仲尼对臧文的“智”和微生的“直”所作的分析,都是具有匡世正人作用的言论,能说是多余而又无益的吗?
  问:你嘲讽神仙,贬抑怪诞,不相信有长生不死的方法,这是对的。但是你为什么偏偏相信佛道能够使人脱离尘世呢?佛在别的国家,你没有到过那里,更没见过佛,仅仅看过佛所写的经文就相信了他。然而看外表是不能知道真实内容的,看影子是不能知道真实形状的,你不担心佛的事迹不真实吗?
  牟子说:孔子说过:“看一个人交些什么朋友,了解他的生活经历,观察他安心做什么事情,那么这个人的品性怎么还能隐蔽得了呢?”当年吕望和周公互相询问对方打算如何治理国家,从对方的回答中,他们就都知道了对方国家的以后结局;颜渊乘车外出,看到了东野毕驾车的情形,就断定了东野毕将要出车祸;在邾隐公朝见鲁定公的仪式上,子贡根据公和定公的神情举止,就预言了他们将不久于人世;仲尼听了师旷弹的琴曲,就感受出曲子是周文王所作,并从中了解了周文王的为人;季子听了周代的传统音乐,就剖析了周朝和各诸侯国的盛衰大势。要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,何必非要亲临其境、亲眼目睹呢?(梁庆寅 注释、译白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