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宝讲寺 讲寺活动 > 多宝讲坛第十九期:读书的境界

多宝讲坛第十九期:读书的境界

2018-06-16 16:06:41 分类:多宝讲坛 5次浏览


多宝讲寺  4月19日


01.jpg


在当今这个快节奏、数字化的信息时代,如何从书籍这一“人类进步的阶梯”更好地获取收益?4月14日,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老师做客多宝讲坛,作为第十九期主讲嘉宾,和大家分享他多年对读书境界的心得,也对当今时代如何读书提出了自己的思考。


詹馆长是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成员、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规划与评审委员、国家教育咨询委员、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,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、文学理论教学及研究。


02.jpg


詹馆长首先解读了目前国人阅读的状况,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均读书较少的国家之一,这与中国悠久的文明史、深厚的文化底蕴很不相符。同时,阅读的功利化也很成问题,当升学和就业成为一种主要追求,学生就形成了一种“有用的书就读,无用的书不读”的功利阅读观,把读书当成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,而不是对读书本身感兴趣,更谈不上忘机的境界了。


03.jpg


因何当前中国国人陷入“阅读危机”?詹馆长分析有以下一些原因:


首先,从传统上说,我们的阅读往往停留在精英层面,没有形成全民阅读的传统。其次,即时的在线浏览正在取代传统青灯黄卷式的经典阅读,以快餐式、跳跃性、碎片化为特征的“浅阅读”正成为阅读新趋势,人们越来越习惯于将阅读当成是获取信息的途径。这种阅读方式虽然有较为快速、及时等优点,但也存在容易令人产生思维惰性、缺乏系统思考和判断能力等弊端。再次,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压力,让人心变得浮躁,很难静下心来去思考书中的要义,也很难有兴致去探索书中的精神世界。  


阅读量的大小还与我们对阅读的意义和价值的理解相关——如果认为阅读与自己的生存状况关系不大,他就没有阅读的需求和积极性。进而,詹馆长提出了他心目中的读书的三个境界,并引经据典加以阐述。


04.jpg


第一境界是功利读书。功利的读书常常是非自愿的苦读。比如古代的头悬梁锥刺股。功利的读书不高尚,但这种阅读也会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。韩愈说,“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,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”。考上大学,升官求职,从白丁变成知识分子读书人,也会产生成就感,但这个境界仍是初级的。


第二境界是鲁迅所谓“嗜好的读书”。每个人经历不同、学养不同、阅历不同,这都会形成阅读趣味。老舍说最不喜欢三字经千字文,梁漱溟一生喜欢读报刊,梁启超一生喜欢训诂书……阅读趣味对人的一生都会有很大影响,但这仍然不是最高的读书境界。


第三境界是理想的读书境界。孔夫子读《易经》“韦编三绝”,听了《韶》乐“三月不知肉味”。理想的读书境界,第一个特征是忘我,人和书融为一体。按照德国学者伽达默尔的阐释学来看,读书是双向的,读书是人和书的对话交流,它不是一种主客体的关系,也就是说人塑造了书,书塑造了人。书真正的作用是一种陶冶,在忘我的状态里,达到人和书的双塑造。理想境界的第二特征是使人的精神达到一种大自在、大解放、大自由,获得一种真正的身心愉悦。第三特征是使人获得一种创造性的、发现的愉悦。比如卡尔维诺认为经典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陌生性,“每次重读都像初读”。当人与书合二为一,就会获得发现与创造的乐趣。



 

05.jpg



最后,詹馆长提出了达到理想境界的三个条件:第一是无功利阅读;第二是无障碍阅读;第三是无限制阅读。读书的自由精神是最根本的,当然对少年儿童除外,他们心智还没有成熟,需要引导哪些是“少儿不宜”的。有了这三个条件,才能达到忘机的境界。


讲座结束后,多宝讲寺住持宗宙上师向詹馆长赠送了讲寺推出的《法幢文集》和《佛典漫画》,詹老师则把自己的著作《论经典》《俯仰流年》赠给多宝图书馆作为纪念。

 

06.jpg

宗宙上师向詹馆长赠送书籍纪念